search
我們真正想要的智能助手 它至少要做到這樣

我們真正想要的智能助手 它至少要做到這樣

正如上文所說,數字助手要能真正得到人們的喜愛,「自然」和「善解人意」是不可或缺的。Siri 團隊核心成員離開蘋果后開發了 Viv 助手,開發者表示它未來能夠僅憑用戶一句「我醉了」就知道主動叫車將他送回家。這,距離我們理想中的人工智慧和數字助手開始接近了。有一種所謂的「恐怖谷效應」,指的是當一個擬人物體變得越來越像人的時候,人類對它的好感度會突然從一個高點跌至感到詭異可怕的程度。擬人物體那種很像人但明顯不是人的狀態給人們帶來難以言說的恐懼。這種理論挪用到數字助手領域,它現在那種試圖模擬人類卻一點都不自然的互動方式讓人們感到無比生硬和彆扭。與此相比,反倒是人去遷就機器的那種交互方式因為和人人交互完全不一樣,不會給我們彆扭的感覺。因此,數字助手需要做到的不僅僅只是聽懂人類給它的清晰指令,它還需要學會理解人類的情緒,做到在人類那種特有的模糊混亂的表述方式里正確理解其需求,這樣才能夠達到初步被人類所接受的地步。那麼人工智慧要嘗試去理解的就不僅僅是話語了,還有用戶的身體狀態、姿勢、步態、面部表情、語氣等信息。此外,要理解人類一段話中的上下文聯繫,人工智慧還需要去學習更多的人類對話,把握那些隱藏的東西。還有一點很重要,即使是人和人之間也不總是一直在用語言提出需求的,那麼支持一定的文字輸入、手勢識別、隱蔽的小動作指令,這些都很重要。未來可期

事實上沈向洋對人工智慧技術的發展相當樂觀,他認為只需 5 年計算機就能獲得比人類更全面的語言理解能力,只需 10 年其視覺處理能力就將勝過人類。人工智慧真的是計算平台的未來嗎?應該說答案是肯定的。事實上人類並不排斥和人工智慧交流,否則微軟小冰這個機器人在國內也就不會那麼人氣高漲了。在純粹的「調戲」之外,我們也確實並不討厭和具有一定信息處理和回饋能力的機器人交流。電影《鋼鐵俠》里斯塔克和智能管家賈維斯閑聊式的交互,只要技術能夠做到這一點,那麼尷尬生硬感就會消失 —— 哪怕對方其實本質上並不能明白你的情感,只是深度學習的體現。可能會有人擔憂人工智慧給人類帶來的威脅,因為沒有感情的機器人會選擇的完成任務的方式和人類預期的可能並不一樣。關於這一點,我們就必須得把控好給予它們的許可權範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