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白鹿原》復播,豆瓣評分9.1,她的攝影美學我打十分

《白鹿原》復播,豆瓣評分9.1,她的攝影美學我打十分

1940年,沃爾特•本雅明在生平最後一篇著作《哲學歷史論綱》中描繪了「歷史天使」的形象:背對未來,面向過去,被進步的風暴吹向天際。1988年,陳忠實開始書寫自己的「歷史天使」:白鹿躍過莽原,歷史在紙上徐徐展開。《白鹿原》問世25年後,這部「民族的秘史」終於以電視劇的形式——也是陳忠實先生認為的最理想的改編形式——重新出現在觀眾的視野中。

《白鹿原》原著素有史詩巨著之稱。因此,想要評價電視劇《白鹿原》的「史詩」呈現成功與否,解讀劇中所呈現的影像美學就顯得非常重要。

「反漸進歷史觀」的視覺呈現

國內其它同類型家國歷史題材劇往往試圖「以小見大」,將歷史的厚重浸漫於個人命運之中,用革命的線性發展邏輯——從一個黑暗的奇點進步到一個光明的未來——解釋個體的掙扎和無奈。這些影視作品往往將目光聚集在戲劇化的個體關係身上,用情感的共鳴將現時的觀眾和彼時的歷史連接,打破歷史封閉的邊框,彌合歷史的裂縫,如同本雅明筆下的歷史天使一樣,試圖「把破碎的世界修補完整」。

陳忠實先生的《白鹿原》本身已經摒棄了這種宏大敘事的漸進歷史觀。陳先生並沒有將個體的命運與國族的興衰同步,而是試圖找出革命宏大敘事背後的殘缺和矛盾。像本雅明歷史天使眼中所看到的一樣,「在我們認為是一連串事件的地方,他看到的是一場單一的災難」。

在這點上,電視劇《白鹿原》用恰如其分又極具創意的鏡頭語言對應了原著的歷史觀,從而脫穎於同類型題材的影視劇作品。劇中大量出現的廣袤荒野,空中浮雲,確立了全劇宏大、超然的影像美學氣質。

其中最為鮮明的無疑是無邊無垠的金色麥田。這個鏡頭中,麥田向四周不停擴展,消解了中心也消解了源頭,消解了進化也消解了發展。麥田中心的人物不再是歷史車輪下螳臂當車的螻蟻,也不再是馬車上奮馬揚鞭的勝利者,而成為了無限擴展的宇宙中浮遊的一點,也成為了原著中白嘉軒在仙草死後對於人生的頓悟:逝者如同斷裂的車軸,而剩餘的車軸仍舊在循環中被進化裹挾,毅然向前。

「反戲劇化」的攝影呈現



劇中大量使用了航拍、俯拍、鳥瞰鏡頭。這些精彩的鏡頭不僅僅為電視劇提供了一種所謂的「歷史蒼茫感」,也是在用「上帝視角」重新審視這片土地、這段歷史中的蒼生百態。藉助攝影機的幫助,觀眾離開庸常的平視視角,重新審視劇中的人物和情節。同時大面積運動鏡頭的不斷推拉,不斷打破視角的定式,產生新的視覺體驗,來對應劇中的情節。

上圖↑ 圓形擴展的人群和同樣構圖的麥田形成自然呼應

另一方面,和國內其他同類型作品採用單機或雙機拍攝不同,《白鹿原》的攝製過程使用了一種「全景記錄」的方式,通過多機位捕捉記錄流動的生活。單機或雙機拍攝的方式無疑是符合傳統線性歷史觀的:用「戲劇化」的表演將歷史用邏輯串聯起來。而《白鹿原》的攝製則反其道而行之,將演員從有意識的鏡頭表演中解放出來,進入「反戲劇化」的自然表演。



顯然,多機位拍攝從視覺角度實現了演員們長達一個多月體驗生活的目的。這種浸入式的攝製方式將本真的生活帶給觀眾,同時也將包裹這種生活的歷史環境最大化地呈現在銀幕上。



同時,做為首部以4K技術攝製播映的電視作品,技術所帶來的革新除了讓《白鹿原》擁有電影級別的畫面質量,也將這種「真實感」和「包圍感」做到了極致。奇妙的是,和《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所呈現出的效果相似,這種極度的真實並沒有產生自然主義式的「舞台幻覺」,反而讓觀眾抽離齣劇中人物情感和生活,對所謂的真實產生陌生和間離,形成一種布萊希特式的「反戲劇化」和「史詩感」——而布萊希特的美學觀點,又對本雅明的思想有著巨大的影響。在這點上,電視劇《白鹿原》用影像的方式,傳承並統一了哲學、戲劇、文學三者相近的歷史美學觀念。



寫實與寫意並存的構圖呈現

作為文學作品的視覺呈現,劇中不少畫面的構圖同樣精巧,採用斐波那契螺旋線、黃金分割、黃金三角形等構圖方式在寫實的基礎上完成對簡單寫實的寫意性超越。

比如此鏡頭中,畫面主體戲台呈現出傳統的中式對稱結構,給觀眾一種穩定而壓迫的觀感。但巧妙地通過一道陰影將畫面切割為黃金三角形構圖,打破了戲台的沉重和不變,為畫面增加動力感。這種穩定與變動構成強烈的對比,隱喻白鹿原的守舊頑固和外部環境的風雲激蕩。而且,將正處於命運谷底的白嘉軒、鹿子霖置於畫面明亮一側的底端,更加突出個體命運在歷史光暈面前的無力和渺小。另一方面,此段一改劇集前半段畫面和服飾飽滿濃烈的色彩風格——比如田小娥艷麗的紅色——用灰黑色凸顯白鹿原的衰敗和人物命運的低沉,用色彩的隱喻性達成寫實基礎上的寫意。

又如此構圖中,畫面借用又有黃金螺旋之稱的斐波那契螺旋線構圖方式,將人物置於螺旋線的最深處。隨著螺旋的發展,最深處成為過去的象徵;而觀眾的視線隨著螺旋移動,從死人的墓碑發展到站立的活人;同時遠景畫面將觀眾的目光從具體的人物情感抽離,而去注視人物所處的環境——這樣的構圖本身就講述了歷史,觀眾的目光成了本雅明筆下的歷史天使:背對未來,面向過去。

在電視劇《白鹿原》中,影像語言通過精巧編排,刺激著當代觀眾對歷史業已麻木的觀感,產生新的視覺感受。而這些影像語言又和演員強烈深刻的表演互為表裡,相輔相成,共同完成陳忠實先生對於「秘史」二字的構想。陳先生用巴爾扎克之「小說,是一個民族的秘史」為自己的寫作定下基調,而電視劇《白鹿原》則用跳出庸常的鏡頭語言忠實回應著陳先生的宏願:「秘」字之於「秘史」並非「隱而不宣」,而在於「以非常之角度重看歷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