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3年幫原創音樂人創收5億」,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為何有底氣說這句話?

「3年幫原創音樂人創收5億」,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為何有底氣說這句話?

導讀

整合旗下6大平台,為原創音樂人提供作品宣發、音樂培訓、版權管理、增加收益等服務,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將如何實現這個「小目標」?

刺蝟公社 | 楊雨晨

7月26日,陳粒27歲生日,這天凌晨,她發行了全新LIVE專輯《陳粒「在蓬萊」in Blue Note Beijing》。

作為在互聯網上成長起來的原創音樂人,這次發行新專輯,她一改以往免費發行至網易雲音樂的慣例,轉而以數字專輯售賣形式,在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旗下的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上發行。

24日,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encent Music Entertainment Group,簡稱TME)在京舉行「你的不凡,讓世界聽見」支持原創音樂人發布會。

會上TME公布了「騰訊音樂人計劃」,旨在整合旗下六大平台(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全民K歌、酷狗直播、5Sing),為原創音樂人提供作品發行、宣傳推廣、數據管理、作品收益、演出支持、版權管理與權利維護、教育培訓等七項服務。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CEO彭迦信甚至直接承諾,未來3年希望為原創音樂人創造5億收入

在各大音樂平台紛紛針對原創音樂人推出自己的扶持計劃時,TME拿什麼完成這個目標?

原創音樂人窘況:掙不到錢,歌沒人聽

「超過60%的原創音樂人,每月在音樂上的收入不足2000元;很多音樂人超過80%的作品,發布到不同的平台從未被用戶聽到過。」彭迦信在發布會上提及的這兩組數據,展現了行業的窘境。

音樂行業在發生變化,一方面,大家都能明顯地感覺到,近兩年國內的音樂行業在逐步變好,正版化和音樂付費的普及,讓版權的價值不斷凸顯。

但另一方面,不可否認的是,優質資源依然在向大公司、頭部藝人傾斜,而大多數原創音樂人沒有公司、團隊,他們只是藉助互聯網上傳音樂作品,如此一來,他們的作品可能永遠石沉大海。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CEO彭迦信

當已有版權趨於穩定后,原創音樂內容成了差異化競爭的重要武器,所以各大音樂平台開始發力爭搶。隨之而來的,是多個音樂人扶持計劃相繼出現,各平台都說要為原創音樂人提供推廣、演出、發專輯等服務。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在這塊早有涉獵。5Sing網是國內較早的原創音樂基地,可上傳、分享原創作品,還可眾籌專輯、演出項目。

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酷狗直播推出了各自的音樂人扶持計劃,歌手庄心妍便是從酷狗直播走出去的。

全民K歌通過翻唱、直播彈唱等形式,開啟了平台參與者從翻唱達人到歌手的演變之路。

歌手劉瑞琦的全民K歌主頁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公布的數據顯示,已經有6萬多原創音樂人入駐這六大平台,他們發布了超過10萬張數字專輯。

但在此前,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旗下各平台各自為政,沒有形成合力。2016年7月15日,騰訊旗下的QQ音樂業務與音樂集團(CMC)進行合併, 通過資產置換股權成為新的音樂集團之大股東。2017年1月24日,新的音樂集團正式更名為騰訊音樂娛樂集團。

成立統一的集團后,政策統一勢在必行。所以,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推出「騰訊音樂人計劃」。不論對集團本身,還是原創音樂人的發展,似乎都是最好的時機。

騰訊想挖好內容池

在彭迦信看來,原創音樂人即千里馬,「騰訊音樂人計劃」便是幫這群千里馬儘快找到自己的伯樂。

統一入駐、上傳平台是第一步。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發布的騰訊音樂人開放平台,可以讓音樂人一鍵入駐、上傳作品至六大平台。同時音樂人還可在後台看到完整的用戶數據,如所有歌曲的播放數據、未來的收入、冬粉的具體情況等。音樂人可通過實時數據反饋,了解自己作品的市場價值,獲得對未來創作的參考。

這就像企鵝媒體平台的功能,自媒體人把內容傳至企鵝號里,騰訊用自己的平台進行內容分發。企鵝媒體平台成了內容池,騰訊音樂人開放平台也是內容池。

搭建好基礎后,「『騰訊音樂人計劃』要解決三件事:第一,讓作品更好地傳播出去;第二,提供一些基礎服務建設,讓音樂人沒有後顧之憂;第三,實實在在幫音樂人拿到收益。」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戰略發展部總經理羅羿說。

傳播上,六大平台將聯合推出原創音樂人榜單,基於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的平台數據以及專業評審,為每部作品找到更合適的呈現方式。此外,直播、音樂自製節目也在規劃中,讓音樂人與冬粉能更頻繁地交流互動。

而基礎建設,是此前的音樂人扶持計劃少有提及,但極為重要的部分。

此次計劃不僅在音樂培訓、宣發製作等方面給原創音樂人支持,還會在法務層面對其作品進行版權管理和權利維護。正如Mr. Miss(內地爵士樂演唱組合,由劉戀和杜凱組成)在發布會提到的:「我們大多數不管寫歌還是唱歌的人,是有點法盲的。」

3年幫原創音樂人創收5億元,是此次「騰訊音樂人計劃」給自己定下的目標。

「騰訊音樂人計劃」公布了一組規劃:未來三年,集團將投資至少100張原創數字專輯,舉辦或協辦至少500場音樂人專場演出、500場小型巡演、3場音樂節。同時,三大音樂平台的常規商業模式,包月、打賞等完全向音樂人開放。全民K歌的伴奏分成、酷狗直播的「啟航計劃」、5Sing網的眾籌功能均能成為音樂人收益的來源。

彭迦信直言挑戰不小,但他看中整個行業的潛力和爆發力。「就像前兩年我們音樂市場經歷了正版化和音樂付費的普及,行業走上正軌之後,音樂市場在全球的排名從2014年的第19名到2015年的第14名,而去年到了第12名。」

幫音樂人完成從0到1的積累

雖然挑戰不小,但對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來說,機遇也不小。

據QuestMobile發布的《移動互聯網2017年Q2夏季報告》,從今年6月移動音樂App用戶規模上看,酷狗音樂、QQ音樂、酷我音樂、全民K歌佔據前四。而酷狗直播和5Sing網在各自垂直領域,也同樣保持著領先。

相比其他音樂人計劃的單一平台推廣,TME聯合六大平台,不論是在用戶規模上還是作品的曝光機會上都佔據著優勢。而其他方面,不論是版權管理與保護,還是舉辦大小型演唱會、音樂比賽,各種模式他們也都在嘗試怎麼跑通。

那此次音樂人計劃能否理解為另一種形式的音樂選秀?

TME相關負責人告訴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二者有著本質不同。音樂選秀的傳播影響力顯而易見,但從選秀出來的音樂人屈指可數,而音樂人計劃,則是希望解決大部分音樂人在傳播推廣、商業價值上的缺失,「更符合純粹的音樂性」。

「騰訊音樂人計劃」或能幫助原創音樂人完成從0到1的積累畢竟這中間已經簽約唱片公司成為歌手的極少,大多音樂人更需要一個發行作品、積累冬粉的渠道。

而在此過程中,更優秀的音樂人會凸顯出來,平台也會根據作品熱度、人氣變化值等指標給予其不同程度的支持。「更優秀的音樂人和作品,值得更好的推廣。」上述負責人說。

發展到一定程度后,若是唱片公司有需要,團隊也會為其推薦平台上優秀的音樂人。除此之外,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會繼續挖掘音樂人的其他魅力,聯合騰訊全平台一起,給音樂人提供更廣闊、更大的舞台。

除「騰訊音樂人計劃」,網易雲音樂的「理想音樂人扶持計劃」、蝦米音樂的「尋光計劃」等也在進行當中。與前兩年音樂版權正規化相似,作為音樂人的助力者,各大音樂平台的參與,有利於催生原創音樂的發展乃至爆發。

期待這一次,拿著可憐的收入仍在追夢的原創音樂人們,等到了自己的春天。

楊雨晨

刺蝟公社是聚焦內容產業的垂直資訊平台,關注領域包括紙媒和數字出版、互聯網資訊和社交平台、視頻音頻平台、影視文娛、內容創業和自媒體、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慧等未來內容發展方向。

內容產業報道第一媒體

合作、轉載事宜請聯繫微信號yunlugong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