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九寨溝4.7萬人大撤離

九寨溝4.7萬人大撤離

這一天,焦灼、溫暖、不安,各種情緒蔓延在大撤離的人群中。

全文3340字,閱讀約需5分鐘

▲2017年8月9日,滯留在九寨溝的旅客在九寨溝客運站排隊等候救援車輛,由縣政府組織的應急救援車隊將滯留的旅客運送至廣元等地,一輛前往重慶大巴滿載乘客駛出客運站。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新京報記者 賈世煜 覃澈 王翀鵬程 陳景收 高敏 宋超 孫瑞麗 實習生 陳卓瓊 孫青

地震發生后的整個長夜,躺在酒店門口空地上的山東人張明清晰地記得,每一次餘震來臨時,身下那塊大地的顫抖與晃動。

夜裡的九寨溝,十幾攝氏度,清冷、漆黑。二十多公裡外的公路上,天津美術學院的大學生尋覓,在車輛遭遇滾石擊中后,和她的同伴在車中窩了一宿。

被困遊客焦急等待的同時,政府和民間的救援力量漸次集聚,朝九寨溝奔涌而來。

今日下午,四川省政府新聞辦發布消息稱,接九寨溝縣應急辦書面報告,據初步統計,截至8月9日17時,災區滯留遊客已基本轉移疏散完畢,共計將遊客4.7萬餘人從地震區域疏散轉移。

這一天,焦灼、溫暖、不安,各種情緒在蔓延在大撤離的人群中。

▲直擊九寨遊客撤離:景區打地鋪過夜,機場打地鋪候機。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

地震來了

8日晚上9時19分,地震發生了。

那一刻,張明剛到房間,手裡攥著電視遙控器;重慶的導遊徐照勤帶團趕在路上,正叫醒在車上昏昏沉沉的旅客,向他們介紹不遠處的酒店;廣西白領陳子逸則拿著手機,和老婆通過視頻聊天。

突然間,張明房間桌子上的水杯和茶葉盒摔到了地上,徐照勤所乘的車子開始劇烈地左右搖擺,陳子逸的手機面面也忽然中斷了。

滾石從山上砸向尋覓所乘的車輛,與她同行的當地司機尕讓休下意識地猛踩剎車。一個急轉彎,車子開向了道路一旁的草坪。擋風玻璃、車燈和車蓋,都被石頭砸得面目全非。

導遊徐照勤目睹了一塊巨石的落下,「石頭有55寸電視那麼大,砸在酒店的門口。」他曾在9年前經歷了汶川地震,但這次依然出了一身冷汗。

車裡的遊客大都下意識地抱住了頭。小塊的碎石砸在車頂,發出砰砰的聲音。兩側行李架上的大包小包,像下雨一樣砸下來。徐照勤扭著身子,一隻手捂著頭,一隻手上下揮動著朝遊客們大喊「坐下、坐下」。

武漢的徐先生一行12個人,正想著不到半個小時就可以吃氂牛肉了。車突然顛簸起來,像走到了坑窪不平的路上,又像行船在浪中。還是當地司機警覺,立馬靠邊緊急剎車,「地震!」

所有人都意識到了危險。

張明穿著拖鞋,拉起老婆和女兒,向酒店外衝去。遙控器還在手中攥著,他已經顧不上丟掉了。張明的女兒剛滿15歲,忍不住啜泣起來。他們剛剛在四川的另一個景點看了熊貓,順道來這裡遊玩。

他們住在九寨溝半山月舍酒店,毗鄰的還有另外一家酒店。大約300人在空地上聚集。

求生的本能,讓來自北京的羅鑫躲在了酒店房間的桌子下面。燈光再次亮起時,她拉起母親往外跑。她記得,有遊客從酒店的溫泉中穿著泳褲便往外跑了出來。

陳子逸的老婆馮曉璐慌了。她一遍遍地撥打丈夫的電話,但總是信號中斷,無法接通。

「我也沒那麼害怕了,也有點經驗了,比如囑咐遊客盡量不要下車,盡量不要靠著車窗。」徐照勤說。車裡的遊客拿著手電筒,下車尋找空曠地帶。

▲徐先生一行撤離的路上隨時有碎石滑落。受訪者供圖

━━━━━

一夜等待

從酒店逃出的人們,選擇在酒店外的空地上度過夜晚。

這是一個漫長又清冷的夜。從酒店倉促跑出來的人,沒有可以禦寒的衣物。在人們的要求下,酒店決定,每家派出一個代表,由工作人員帶著回房間拿東西。

於是,便有了網路上傳出的一幕。坐在空地上的人們,身披白色浴巾,或是床單被褥,圍坐在一起。

也有人點起篝火取暖。火光照在人們的臉上,發出溫暖的光芒。

▲遊客在路外裹著被子過夜。圖/視覺

還有當地的酒店老闆搬出發電機,為人們的手機補充一些電量,向外界傳達信息。

晚上11時30分左右,陳子逸借別人的手機給老婆馮曉璐發了個微信,告訴她,「安全了。」

「大家就在那塊空地上休息了一夜,實際上都沒睡著。"羅鑫告訴新京報記者,當夜時不時有餘震,遠處不斷傳來放鞭炮一樣的聲音,"估計是山體滑坡,聽著嚇人。」

▲8日晚至9日清晨,九寨天堂的廣場上有幾百人打地鋪睡覺。受訪者供圖

徐照勤和旅行團找到了九寨溝一個林場附近的停車場。有些遊客在大巴車上睡覺,不敢待在車上的,就倚靠在大巴車兩側稍作休息。靠著車上準備的礦泉水和零食、速食麵挨過了一夜。

被困在九寨溝第二道拐的尋覓等人,在車上度過了難熬的一晚。

與災難共同到來的,還有人性的溫暖。尋覓說,因為害怕出現突髮狀況,作為司機的80后小伙兒尕讓休,獨自在車外守了一整晚。期間,怕她們著涼,尕讓休還去撿拾了一些樹枝木柴給她們升火取暖。

這個夜裡,消防、武警、公安,各個隊伍的戰士迅速集結起來,趕赴災區救援。

張明睡得很輕。地震后的每次餘震,他都感受到身旁的土地在晃動。而他的耳旁,一直迴旋著救護車的聲音,「一晚上救護車沒斷」。

━━━━━

離開災區

實拍九寨溝震后次日:西部戰區直升機赴災區,遊客領免費早餐。新京報動新聞出品(ID:xjbdxw)

9日上午11時15分,四川交警發布九寨溝震區及沿線道路交通情況,九寨溝景區遊客撤離共三條線路,其中東邊的九寨至綿陽平武、九寨至甘肅文縣兩條路暢通,西邊的九寨經川主寺至松潘因滑坡出現巨石阻擋,導致沿線道路中斷,目前正在搶通。另外,這條路上,茂縣地段也於8月6日因山體滑坡,路被中斷。

9日早上六點多,張明一家提著行李朝演藝廣場的方向走。他見到了九寨溝縣分管旅遊的副縣長,這位官員告訴大家,政府出資安排的車輛將陸續抵達。

帶來疏散消息的同時,政府也帶來了物資。張明領了個麵包,礦泉水,還有一包火腿腸。

羅鑫也領到了食物。讓她感到溫暖的是,儘管第二天食物供給有限,但現場並沒有發生搶食,「大家都是有序領取。」

▲9日清晨,九寨天堂的廣場上早晨免費發放稀飯、快餐面等食物。

根據張明的介紹,最早離開的是隨旅行社出遊的人們。他們乘坐包車而來,也就在9日的清晨坐包車離開。

張明這樣的散客則需排隊等車。在政府的調派下,觀光的中巴、長途大巴,一輛輛趕來。與此同時,民間力量也參與到救援中來。

▲2017年8月9日,在九寨溝縣城客運站,滯留在九寨溝縣城旅客由縣政府組織十幾中巴車將遊客運送到廣元等地。 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從9日早上7點開始,綿陽平武龍州客運公司開始陸續啟動應急救援車,奔赴九寨溝災區現場撤離滯留乘客。

據綿陽平武龍州客運公司總經理王成介紹,截止9日下午17時,該公司共出動43輛應急運輸車,通過近60次往返運輸,共撤離近3000名災區遊客。

9日12時左右,武漢的徐先生從九寨天堂也設法撤離。但他們沒法像絕大部分遊客一樣通過東邊的兩條路。他們所在的位置,向北的路段被滑坡的巨石阻斷,只能選擇西邊「正在搶修」的到川主寺的路。到達川主寺后,可選擇九寨黃龍機場坐飛機或坐汽車回家。

羅鑫的撤離路線和徐先生一樣。在此之前,人群有過短暫的騷動。羅鑫告訴新京報記者,昨天早上10點多開始有大巴車過來疏散遊客。但當大家排好隊準備上車時,卻被告知,團隊遊客先乘大巴撤離。「很多散客就表示不滿,現場差點發生衝突。」

到川主寺的這條路不可預料。徐先生一邊走,一邊的山上就有灰煙,隨即有碎石滑落。路的另一邊就是懸崖,路旁隨時就會出現塌口,導致車輛陷落。

所有車都緩緩走著,並且不時遇到堵塞,下車一問,前面幾公里處有坍塌。等到路過塌方地時,他們看到路旁有一塊比他們車還大的石頭,車裡所有人都驚呼「哇塞」。

▲徐先生一行等到路過塌方地時,看到路旁有一塊比他們車還大的石頭。受訪者供圖

一路上,他們看到,小的崩塌點有4、5個,大的1個。還有很多當地的志願者,在路邊擺好攤,免費提供礦泉水、速食麵、熱水等。

在武警官兵的協調下,羅鑫一家輾轉多個車輛,最終於下午兩點半左右抵達川主寺。

「一路上可以看到很多塌方的碎石頭,萬幸的是,撤離過程還算平穩,遊客也很平靜。沿途也有很多食物供應點。」羅鑫告訴新京報記者,遊客撤離到川主寺后就安全了,可以坐大巴前往成都,或從九寨黃龍機場飛離九寨溝。

下午5時許,徐先生一行12人3輛車到了黃龍機場附近的遊客聚集點。在那裡原有400多人已基本撤離完畢。此前,因為前方路段未修通,並且有一些遊客還想通過乘坐飛機撤離,選擇在此等待。

▲九寨黃龍機場附近一家酒店最多滯留400名遊客,酒店設置遊客聚集點,免費為遊客發放速食麵、礦泉水。

此處,也有當地政府派來的車輛接走遊客。有酒店工作人員稱,政府要保證9日下午6點前景區滯留的遊客全部疏散。

徐先生一行在此休息20多分鐘,此後,他們於5點40分許就到達川主寺。這段近70公里的路程,他們開車走了5個多小時。

在東部撤離的路線上,上午11點,張明和家人終於登上一輛可以乘坐40多人的大巴,朝九寨溝縣城趕去。40多公里的路程,走了兩個小時。

張明記得,路上已沒有私家車往景區開,上行的車輛多是消防車,他還遇到了幾輛媒體的車。

陸陸續續抵達縣城的散客,在九寨溝縣政府附近的一個廣場上聚集。張明目測,大概有1000多人,「佔滿了半個廣場,全是散客」。

九寨溝縣應急辦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了這一點。昨天下午,他向記者表示,目前確有上千人在廣場等待疏散,政府也在不斷調派車輛前來疏散人群,但今天可能還有一小部分人需等到明天才能等到車輛離開。

9日下午的九寨溝縣城,溫度維持在二十七八度。人們撐著太陽傘,在廣場上排隊,等待離開縣城的車輛。政府也組織了志願者,在廣場上發放帳篷、食物和水,同時維持秩序。

截至昨日下午4點半,張明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離開九寨溝。但他的語氣已經輕鬆了許多,「盡量早些離開吧,回家心安一點。」

脫險后,尋覓第一時間在朋友圈記錄下她的心情,「以後都少惹我,我也是經歷過七級地震劫后重生的人」,最後,她還不忘補了一個笑臉。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張明、羅鑫為化名)

值班編輯: 一鳴

推薦閱讀:

地震演出時真的地震了 | 九寨溝7.0級地震驚魂一夜

對話清華博士生徐騰 | 本以為見過世面,直到去了「奶奶廟」

她被強姦、毆打,「飽受煎熬地死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