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荃銀高科年報遭遇問詢,這樣的職工薪酬也是醉了

荃銀高科年報遭遇問詢,這樣的職工薪酬也是醉了

紅刊財經 胡振明

主要生產秈型兩系超級稻種子的荃銀高科在4月8日公布了2016年年報,全年營業收入7.57億元,同比增長24.66%,實現凈利潤5240.53萬元,同比增22.23%。然而就是這樣一份營利雙增 「成績單」,卻在6月6日遭遇到深交所問詢。

在問詢函中,交易所對荃銀高科提出了「銷售費用中的職工薪酬、海外銷售收入、研發支出資本化金額、新增購置專利權、應付賬款」等13個問題。其中,紅刊財經記者發現,荃銀高科銷售費用中的職工薪酬涉及了較多的異常事項。

員工增收不「增稅」

眾所周知,根據法律法規的規定,職工薪酬增加也意味著員工所繳納的個人所得稅也會相應增加,然而荃銀高科職工薪酬與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的數據變化顯得並不匹配。

年報披露,荃銀高科在2016年有員工535人,比上年增加了67人,增長幅度14.3%。本年末應付職工薪酬3366.73萬元,比上年末2062.53萬元增長了1304.20萬元,薪酬增幅高達達63.23%,超過了人工增長幅度,這意味員工的收入也出現了一定幅度增長。可奇怪的是,與「應付職工薪酬」相關的「應交稅費」項下的「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本年末卻只有79.00萬元,相較上年的90.46萬元反而減少了10多萬元。在相關個人稅收政策比較穩定的背景下,應付職工薪酬與應交稅費中的代扣代繳個稅出現相同方向的增減才對,可荃銀高科在職工薪酬明顯增長下,個人所得稅不增反減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如果按個稅最低稅率3%計算,應付職工薪酬3366.73萬元所對應的個稅應該達到101萬元,比上年增加約10萬元,而不是79萬元。而假設以當年個人所得稅3%反推「應付職工薪酬」,則當年「應付職工薪酬」總額應為2633.3萬元,而不是前面公司給出的3366.73萬元「應付職工薪酬」,兩者之間相差了700多萬元,那麼,這多出的薪酬又是怎麼出來的呢?

「算工資」但不「發工資」

荃銀高科年報數據顯示,該公司人均工資大幅高於安徽省平均工資水平,而且「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存在較大的期末餘額。在「短期薪酬」項下,「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本期增加額6208.61萬元,在此基礎上,考慮員工總人數535人,可知本年度人均工資11.60萬元,每人每月薪酬差不多有萬元。而據媒體報道,安徽省統計局公布,2016年全省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39110元,相比之下,荃銀高科的員工收入比全省平均工資要高很多,即使是考慮到各子公司所在地區的差異,整體也是明顯偏高的,這不由讓人覺得生疑。

而更值得生疑的是,「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本期減少額為4917.50萬元,也就是說,雖然給員工算了很高工資,但實際上僅下發了4917.50萬元,剩下的1291.11萬元只計算出來,並未給員工發下去,使得「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期末餘額高達3246.58萬元,超過了本期增加額的一半。如果把這項餘額再人均測算,則每人有6.07萬元。

按年報數據計算出來的人均工資本身就高得異常,而且「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期末餘額又是如此之高,難道給員工們高額的「工資、獎金、補貼」只是公司賬目上的一個數字嗎?

涉嫌少繳社保

如果真的如荃銀高科年報披露的那樣,該公司人均工資很高,那麼,為員工繳納的社會保險金額也應該是非常高才對,可實際卻並非如此。

正如前述,「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本期增加額有6208.61萬元,根據公開信息,2016年安徽各地社保繳納比例(公司承擔部分)在29%左右,由此,粗略計算,荃銀高科在本年度應該為員工繳納社保1800.50萬元才對。

可實際上,在「社會保險費」一項中,本期增加額卻僅有203.48萬元,而即便是考慮公司基本養老保險和失業保險費全年增加額522.5萬元,本年度公司仍存在少繳社保超過1000萬元,占荃銀高科凈利潤5240.53萬元的五分之一左右。這意味著,如果公司一旦出現補繳現象,則其凈利潤將可能出現大幅下滑,凈利潤同比38%增長數值將出現大幅修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