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關注 | 書寫和平年代的中國英雄故事 多家文學期刊8月集中推出軍旅文學作品,突破「金戈鐵馬模式」

關注 | 書寫和平年代的中國英雄故事 多家文學期刊8月集中推出軍旅文學作品,突破「金戈鐵馬模式」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們!

書寫和平年代的英雄故事

多家文學期刊8月集中推出軍旅文學作品,突破「金戈鐵馬模式」

文 | 《文匯報》 許暘

當代軍旅文學,是備受矚目和深受尊敬的文壇重要力量。眼下,作家應如何構建軍人的心靈世界、講述英雄故事?

即將發行的今年8月號《人民文學》雜誌,拿出了幾乎整本刊物的篇幅,推出軍旅文學專號,發表軍人軍隊軍事題材的作品。剛剛面世的《當代》雜誌第四期上,作家郝在今的長篇紀實作品《一個軍的傳奇》,用一個軍的歷史映照現代軍隊的強軍歷程。

在這批為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獻禮的新作中,尤為醒目的是《人民文學》上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兩位「徐主任」的文脈接力———老主任、88歲高齡的著名作家徐懷中,今年在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榮譽教室「新春第一課」上,與當年的優秀學員莫言、朱向前的課堂談話實錄,被悉數收入「現場」欄目頭條稿《不忘初心,期許可待》;著名作家、軍藝文學系主任徐貴祥的最新中篇 《鮮花嶺上鮮花開》首發,小說交織了雙重線索,尋訪老一輩革命家、探討英雄情結。

如果說,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的一脈相承,能一窺新時期以來軍旅文學強勁不息的創作風貌,那集結了老中青軍旅作家作品的《人民文學》 專號等刊物,可視為和平年代書寫英雄故事的一個積極註腳。文學評論家施戰軍說,身處闊步邁向強軍夢的征程中,構建軍旅文學的動態版圖,需以新的文學眼光注視當下軍營軍隊建設,創作出時代特色鮮明的新英雄人物形象,讓作品為民族精神增添更多鐵質、血性和鈣質。

從萬丈豪情到人之常情,英雄敘事不拘泥「血與火」

徐懷中曾在《人民文學》1980年第1期發表小說《西線軼事》,被業內視為標誌了新時期軍事文學的審美路向。1984年解放軍藝術學院創辦文學系,徐懷中為首任主任,著名作家莫言、評論家朱向前是首屆學員。30多年後三人再度聚首軍藝教室,濃濃的師生情、對文學的孜孜探求,都流淌於課堂實錄 《不忘初心,期許可待》中。

文章復現了文學系從招生、設課到出作品、出人才的珍貴往事,文學系師生以及整個軍旅作家方陣,整體上呈現出強勁不息的創作現象、不忘初心的民族形象、繼續前進的時代徵象。不到十年,軍藝文學系何以走出莫言、李存葆、柳建偉、麥家、江奇濤、王海鴒、陳懷國等一支精銳的文學部隊?

徐懷中總結道,創作中的一條重要規律就是:「軍事文學要寫英雄豪情,也要寫人之常情,還要寫在特殊環境下人性的特殊表現。」所謂人之常情,顧名思義,就是說人自然就具有這種情感,是與生俱來的,超越一切的。「我們的戰爭文學,當然要寫金戈鐵馬,要寫血與火的考驗,但不能一味局限於此淪為套路,如果一部戰爭題材的小說,缺失了人之常情,很難深入下去。」

莫言也寫道:「有的作品往往把人物絕對化,好的人一點瑕疵都沒有,不好的人一點人味都沒有,完全野獸化。連小孩子一看都知道誰是壞人、誰是好人。這種人物塑造,違背了生活的真實。藝術作品要能寫出人性的複雜,而不是流於扁平的模式化文學。」

從精神高度到藝術審美,呈現需符合文學規律

軍事題材從來都是主旋律作品的富礦,但一些小說在主題構思、素材組織、思想提煉上,可能囿於命題式書寫,未必能提升作品的藝術高度。

對此,徐貴祥在長期創作實踐中,尤其注重在人物塑造與可讀性方面下功夫。他的長篇小說《歷史的天空》《八月桂花遍地開》《馬上天下》《高地》,誕生了梁大牙、沈軒轅、陳秋石、蘭澤光等個性鮮明的角色,備受讀者喜愛。到了中篇《鮮花嶺上鮮花開》,小說圍繞「為父正名」展開,從實情上的撲朔迷離,到世情中的堅執自尊,老一輩革命家韋夢為的形象幾乎未出場卻又彷彿時時在場,對後世幾代人構成了巨大的精神影響。難能可貴的是,文筆生動風趣,情節絲絲入扣,小說美學與價值表達互為增色。畢竟,軍旅文學首先是文學,應符合文學世界的審美理念。

徐貴祥在接受採訪時說,他一直在醞釀新的長篇,暫定名為《飄呀飄起來》,而這部先期首發的中篇正是其中的一部分。小說名的靈感來自於大革命時期鄂豫皖地區流行的民歌「八月桂花遍地開,鮮紅的旗幟飄呀飄起來」,許多素材取自他在民間採風的所感所得。作品以紅軍初創時期革命知識分子韋夢為的傳說為經線,以現實中古鎮論證修建紅色廣場的事件為出發點,鏈接歷史上韋夢為設計的「蘇維埃城」藍圖,穿插各個時期的戰爭和重大事件,鋪陳出一幅百年變遷畫卷,表達不忘初心、造福人民的主題。

從題材拓展到前沿進展,軍旅文學不能缺席時代現場

軍旅文學始終與時代、與人民同心,它是主旋律中最激揚的部分,是正能量中最有力的部分。英雄主義、愛國主義是軍旅文學的母題,無論鍾情於宏大戰爭敘事,還是挖掘軍人個體存在價值,追蹤部隊新變革和重大事件,都應在當下創作版圖中得到豐富多元的呈現。

談及軍旅文學的擔當,徐懷中說,軍旅文學歷來是中華民族文脈的一部分,但目前軍隊發生了新的變化,原有的軍旅文學已不足以描述現在的變革。比如,遼寧艦揚帆起航,是幾代軍人的夢想,新進展幾乎每天都在發生,能否持續加以追蹤記錄思考,對軍旅作家提出了極大考驗。

在徐貴祥看來,面對日新月異的軍隊建設和時代史詩般的變化,軍旅文學要有大志向,作家有責任寫出中華民族新史詩,為讀者帶來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作品。評論家傅強說,如何從習焉不察的世俗生活中跳脫出來,突破思維慣性,提升既有的軍旅經驗,創造新的審美範式,是講好英雄故事的難度和關鍵所在。作家們需抵近改革強軍大潮下的軍旅生活現場,把握時代脈搏,塑造出具有改革勇氣、責任擔當和精神的當代英雄形象。

軍旅文學鼓勵人民戰勝困難奮力向前

新成立后,軍旅文學出現了空前繁榮,一大批謳歌英雄的文學作品橫空出世。比如長篇小說 《烈火金剛》 中的史更新、《林海雪原》中的楊子榮等,這些典型人物散發著革命的英雄主義精神和樂觀向上的激情,鼓勵人民戰勝困難、奮力向前。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來,軍旅文學緊扣時代脈搏,結合轉型時期新的特點,塑造了大量時代特點鮮明、個性獨特的英雄人物,比如李存葆《高山下的花環》中的梁三喜,朱秀海《穿越死亡》中的上官峰,周大新《漢家女》中的女漢子,劉亞洲《兩代風流》中的李辰,朱蘇進《射天狼》中的袁瀚,裘山山《我在天堂等你》中的歐戰軍等。

這些人物或在戰場上衝鋒陷陣,或在和平時期銳意改革,或在平凡崗位上無私奉獻,成為激勵當代軍人向上向善向勇的楷模。

轉載自作家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