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哇塞,得了腫瘤是不是有救啦?!

哇塞,得了腫瘤是不是有救啦?!

劉沐芸 編譯

各位盆友大家好!!

從今天開始,現代快報大健康將開設一個科學嚴謹的欄目《健康最前沿》,

這個欄目四幹嘛滴呢?

其實,這是介紹國際國內的最新有關健康的各種研究成果滴!

欄目里的研究項目,可能比較那啥...怎麼說呢,就是比較學術化,估計聽不太懂,但是!!

我們盡量帶大家翻譯翻譯,搞滴通俗易懂點哦!!

精準攻克腫瘤竟然這樣搞

現在已經進入到了精準醫療時代,腫瘤,這種疾病上的惡魔,仍然在困惑著很多研究者。現在已有一些明確的靶向藥物,和新的調動機體免疫能力抗擊腫瘤的藥物,科學家的最新研究發現,攻擊主調控蛋白將是第三種對腫瘤這樣可怕疾病發起精准打擊的藥物。

最近幾十年來腫瘤起源學說最重要的醫學發現之一是,癌症是由基因突變引起的。

但臨床中將此研究發現用於改善腫瘤的治療卻步履維艱。位於德克薩斯州休斯頓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最近對2600名病人的研究顯示,基因分析僅令其中6.4%的病人和某一專門針對其致病突變的藥物成功配對。

這是因為引發癌症的基因突變中僅有少數是常見的,因而對症它們的藥物也很少。

而其他致病的基因突變種類繁多,卻都很罕見——罕見到沒有什麼已知的治療方法,而且考慮到新葯研發的巨額成本,人們也不大願意去做。

這樣的現實,讓許多腫瘤生物學家開始質疑,用基因方法去理解和治療腫瘤到底有多少實際意義。有的人已經不僅局限於挑戰和質疑,而是著手行動了,如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安德烈•卡利法諾。他發現,對於同一種腫瘤,不論引發癌症的突變為何,維持腫瘤存活的基因表達模式以及相關的蛋白活性在不同的病人身上幾乎完全相同。以此出發點,人們可以用一種新方法尋找新葯研發的靶點。理論上來看,對誘發癌細胞行為的少數蛋白實施干擾,要比對最初啟動癌症突變的無數突變路徑實施干擾更為容易。

卡法利諾和他哥大的同事馬里亞諾.阿爾瓦雷斯與去年12月在《自然評論:癌症》上發表文章,闡述了調控腫瘤的蛋白如何發揮作用,這項長達10年的研究發現了一種蛋白調控腫瘤的模式「腫瘤建築」。

300個蛋白質,可能調控了

大多數腫瘤

要畫出癌症的「腫瘤建築」藍圖,可以從分析腫瘤樣本基因圖譜開始。基因圖譜分析可以看到,那種基因在腫瘤細胞DNA中較為活躍,以及活躍的強度。這是因為,基因編碼蛋白質讓我們了解到細胞產生了哪些蛋白質,以及產生蛋白質的量。許多蛋白質會參與調控細胞活動,包括細胞生長和分裂(腫瘤就是這2個過程發生錯誤的後果),一種蛋白的信號通路會導致其他蛋白的行為改變(有時是幾百種甚至是上千種蛋白質參與),行為改變的蛋白質繼而改變其他的蛋白質,這個過程會一直延續。卡利法諾博士應用一種資訊理論的數學分支管理這些數據,並繪出單個細胞內的連接地圖。

該項研究最重要的發現之一是,所有的連接網路僅有少數是「主調控」蛋白質在發揮作用。卡利法諾博士將這些發揮「主調控」作用的蛋白質比做是有組織犯罪集團的老大。而他的工作就是找出蛋白質間的關係,就像警察調查犯罪組織找到罪犯頭目一樣。

到目前為止,卡利法諾博士分析了20,000份腫瘤樣本數據,繪出了36種癌症地圖。並且發現了約300個蛋白質,在至少一種腫瘤中發揮主調控作用。這些蛋白在每種癌症中分成10-30個小組,有可能承擔著調控人類大多數腫瘤的作用。

學說有待驗證

研究證明,是影響轉錄的蛋白質在發揮著主調控作用。蛋白質轉錄是將DNA的信息複製給信使分子,再將這些信息帶到細胞合成蛋白質工廠。卡利法諾博士認為,葯廠應該將注意力集中在這些發揮主調控作用的蛋白質上,應為相比專註基因突變的藥物,修飾蛋白質活性的藥物應用可能更為廣泛。

明納博士同時提出對主調控蛋白學說還需謹慎。一,許多已知的和疑似的主調控因子都是一類蛋白質,這類蛋白被證明很難受藥物的調控。二,並不是所有卡利法諾博士模型發現的主調控因子都像實驗中那樣發揮作用。還需要更多的實驗以篩選識別。

為回答上述問題,已有幾項研究在進行中。其一就是哥大自己開展的驗證,招募腫瘤患者測試,攻擊這些主調控蛋白是否有效,應用細胞培養的方法,或將腫瘤種到老鼠上。如果這些研究產生好的結果,則證明攻擊主調控蛋白將為治療癌症提供一個有效的新路徑。

已有一些明確的靶向藥物,和新的調動機體免疫能力抗擊腫瘤的藥物,那攻擊主調控蛋白將是第三種對腫瘤這樣可怕疾病發起精準打擊的藥物了。

快報大健康

現代快報全媒體傾情打造大健康平台,

這是名醫薈萃的大課堂,

這是尋醫問葯的好幫手,

這是傳遞健康的全渠道!

有啥別有病,缺啥別缺健康!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