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麼好的電視劇,為什麼沒有人看?

這麼好的電視劇,為什麼沒有人看?

《深夜食堂》作為一部以食物為鋪墊的情感劇,給觀眾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老壇酸菜面超長廣告」。

雖然劇情發展到後期,口碑逐漸回暖,但是因為第一單元中廣告的堆砌,演員的尬演,很多人早都已經喪失了再看下去的慾望。

同樣是由知名IP改編的作品,《白鹿原》作為一部年代劇,重心當然不在於美食。

可偏偏就連劇中仙草為白嘉軒做的一碗油潑面都能讓觀眾垂涎欲滴。

好劇與爛劇的差距往往就在於這些小細節。(當然,《深夜食堂》的問題不僅僅在於細節)

◑◐

上世紀90年代,出品人趙安第一次看到《白鹿原》就很受震撼,認定它是一部紮根,面向全人的作品。

2001年7月,趙安與原著作者陳忠實老先生簽下了第一份版權協議,但由於原著對家國歷史的反思力度、性細節的描寫尺度和人性複雜的現實主義刻畫都與官方主流意識形態形成較為鮮明的衝突,所以電視劇版的《白鹿原》輾轉9個年頭才得以立項。

而從立項到亮相又經過了整整7年,這期間陳老先生也在漫長的等待中於2016年4月29日病逝。

立項以後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改編劇本,可是光找編劇就找了大半年,因為原著過於經典,涉及到的人物關係和歷史文化方面的問題又過於複雜,幾乎全國所有知名的編劇都不願意接這檔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

最終接下來的是70后編劇申捷(代表作品《白鹿原》、《重案六組》、《女人不哭》),為了改編好《白鹿原》,申捷讀了上百本書,了解了黨史、宗族史、民國史、縣誌、當地農民的耕種狀態,婚喪習俗,參議會如何開,學生怎樣求學,鎮嵩軍圍城的悲慘,大旱大疫下的民生

花了整整兩年半時間,最終將50萬字的原著編成了上百萬字的劇本。

呈給陳忠實的時候,老先生會心的笑了。

雖然關於性描寫、觸及到政治以及違背官方主流意識的一些細節被刪減或改編,但是《白鹿原》的魂被留住了。

◑◐

剛接到製片人邀請的時候,陝西導演劉進(代表作《白鹿原》、《懸崖》、《一仆二主》)也是是拒絕的:「我不踩這個雷,堅決不踩!

而「把原著當神一樣供著」的張嘉譯,在拿到劇本的一周時間裡,都沒敢去看。

害怕失望。

在製片方的多次催促下,張嘉譯最終翻開了劇本:「還沒看完我就跟他們說我演,改編得相當好,非常成功。我讀劇本是用陝西話讀下來的,沒想到申捷不是陝西人,字裡行間所描述的卻是我能拿陝西話讀通的,這非常難得。」

劉進也是在好友張嘉譯的極力勸說下才看了劇本,看完以後就欣然答應了。

另外一位主角何冰在看到劇本的時候更是喜出望外:「我等這個人物等了很久了,當時林兆華導演排演話劇的時候,我就要演,可林導覺得我太年輕,這次能在電視劇中演鹿子霖,我非常開心。」

秦海璐、劉佩琦等人都是被張嘉譯「忽悠」來的:「錢的機會還有很多,但《白鹿原》這部經典錯過了就不會再有了。(雖然總耗資2.3億,但是白鹿原劇組給主演的片酬很低)

因為本身存在著極大的商業風險,所以投資方為劇組推薦了不少「流量擔當」,但是劉進覺得「這部劇不可以有任何瑕疵,一個主角塌了,這部劇就塌了」,所以最終的選角都只用符合人物特點的演員。甚至包括4萬名群眾演員也全部是白鹿原上土生土長的農民。

◑◐

電視劇開拍之前,陳忠實老先生帶病寫下:「激蕩百年國史,再鑄白鹿精魂」贈給劇組,希望他們能夠真正用心拍出白鹿的精魂來。

帶著陳老先生的囑託,劇組在開拍前一個月就來到了拍攝地西安市藍田縣白鹿村體驗生活。

期間,男演員全部下地耕田、割麥、趕馬車,每天拚命地曬太陽變黑;女演員則在屋子裡學紡線、擀麵、切菜做飯,徹底回歸到「男耕女織」的原生態生活之中。

為了拍攝吃面的場景,劇組準備了2000斤麵粉,整場拍下來一共做了5000-6000碗面,其中揉面、擀麵、切面的過程都是由主演親自上陣。

為了在割麥戲中不出破綻,劇組買下了1000畝麥田讓演員練習,鏡頭拍完了,1000畝麥子也被他們割完賣掉了。

歷時227天,耗資1.6億,《白鹿原》最終於2016年1月15日殺青。

這之後是漫長的後期製作。耗資7000萬,經過長達一年多的後期製作與審核,白鹿原最終選擇在陳忠實先生逝世一周年之際的4月16日開播。

但是開播第一天就被停播。

再次被搬到熒屏上的時候,是一個月後的5月10號,原本的85集電視連續劇已經變成了77集。

當時恰逢《歡樂頌2》開播,即便口碑每況愈下,但是收視率卻一直遠遠高於《白鹿原》

甚至包括《擇天記》、《思美人》等的收視率也全部在《白鹿原》之上。

不禁讓人扼腕嘆息。

耗費了這麼多人力物力精心製作的史詩級歷史巨著,居然無論如何都抵不過由鮮肉擔綱的古裝玄幻,也不及充斥著勾心鬥角的都市言情。

◑◐

這其中的原因,深先生認為有以下幾個方面:

1、相對於其他影視作品的宣傳炒作,《白鹿原》將更多的精力和財力用在了電視劇的拍攝和製作上;從開拍到殺青、從開播到停播再到開播幾乎一直默默無聞,停播的時候曾一度有人揣測是在炒作,可是復播以後卻發現少了8集。

2、審核方面,領導上總是給藝術作品太大的束縛,生怕與主流意識形態不符,影響到大眾的價值觀。

這也導致了越來越多的影視製作人放棄了對藝術和文化的追求,娛樂至死。

3、馮小剛前幾天為了幫新戲造勢說過「影視劇現在這麼讓觀眾吐槽一定是和大批觀眾有關係的,往往垃圾電影票房還很高。」拋去炒作的成分,馮導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

垃圾電視劇和垃圾電影是一樣的原理,有的人一邊罵它垃圾一邊屁顛屁顛的跑去看,就是不捨得換個台。

◑◐

套用劇中引用曾國藩的一句話:

凡物之驟為而追成焉者,

其器小也

物之一覽而易盡者

其中無有也

任何淺薄的流行都註定會短命。

相信在未來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白鹿原》的「藝術生命」一定會比收視榜上排在它之前的任何一部都要長。

往後看,它對的起歷史,對得起「用書當棺材枕」的陳忠實先生,往前看,它會給未來的人,一個看得起今天的理由。

不爭一時是《白鹿原》選擇的路,時間終究會給予它應得的犒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