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軍報記者探秘中國軍用直升機製造廠

軍報記者探秘中國軍用直升機製造廠

作為現代航空飛行器中的高精尖產品,直升機日益成為衡量國家綜合實力和國防現代化程度的重要標誌。作為國內僅有的兩家國家重點直升機製造企業之一,「昌飛造」屢屢向世人驚艷展示。請看《解放軍報》的報道:

鯤鵬一日隨風起

——走進航空工業昌飛公司

來到直升機大本營之一的航空工業昌飛公司採訪,有兩點印象頗深。

一入昌飛,就感受到國家軍工一級保密單位的「禮遇」:進廠區要辦證,進科研樓要被盤查,有些資料不能借閱,好不容易進了車間又只許看不許拍照。

廠區的「方言」,是一種東北口音夾雜景德鎮口音的腔調。很多當年從哈爾濱遷來的老職工聊起自己的身份,說既不是北方人,也不是南方人,而是昌飛人。

看似兩件不相干的事情,背後卻有割不斷的淵源——因為,這裡是大名鼎鼎的軍用直升機製造廠。

初心:造人自己的直升機

搶險救災,它們是穿越高山深谷的「空中生命線」;

萬裏海疆,它們是架起艦船與藍天的「空中警戒線」;

大漠戈壁,它們是開展實戰化訓練的「空中突擊隊」;

……

作為現代航空飛行器中的高精尖產品,直升機日益成為衡量國家綜合實力和國防現代化程度的重要標誌。

作為國內僅有的兩家國家重點直升機製造企業之一,「昌飛造」屢屢向世人驚艷展示——

國慶60周年大閱兵時,飛過天安門上空的10架直-8出自這裡;

與阿帕奇武裝直升機相媲美、有「樹梢殺手」之稱的直-10產自這裡;

採用全數字化設計和製造技術、可搭載小型無人機的直-11WB輕型武裝直升機也來自這裡。

一個人只有歷經滄桑才能更加堅韌,一個企業唯有歷經磨難才能更加強大。

「上世紀80年代初的一個星期天,在郊外的贛北呂蒙機場,有一群眼眶浮腫、聲音沙啞的直升機人,正頂著烈日為直-8的電磁兼容性試驗而忙碌著。」在昌飛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周新民的辦公桌上,一本名為《大河奔流》的書中,講述了直-8的那段往事——

當時電腦還未普及,這些人靠著長尺、遊標卡尺、千分尺測量計算,夜以繼日地繪製著直-8一飛衝天的藍圖,直到1989年,首架直升機交付部隊。

也許,書中所描繪的年代對許多年輕人來說有些陌生,我們不妨擷取另一個片段,去感觸昌飛人的「初心」。

2008年,汶川地震,直升機緊急前往救援。但集結在災區的150架直升機中,絕大部分是國外的品牌,這深深刺痛了昌飛人的心。

「地震過後,國人對直升機有了更深的認識,加之現代戰爭中直升機作用日趨凸顯,打造先進的直升機就是打造新型陸軍。」周新民告訴記者,對昌飛而言,這是不可錯失的發展機遇。2009年,昌飛完成了17個型號的科研任務,同時還交付近20架飛機。這在當年,被業內人士認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對於每一位昌飛人來講,初心就是造人自己的直升機,讓部隊用上安全可靠的國產裝備。

匠心:把每個零部件打造成精品

歲月之河,奔流而過。波瀾壯闊之下,每一朵浪花是否留下了自己的印記?

在八大重點航空整機製造企業中,昌飛算不上老資格。近50年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仿製到自主研發,昌飛人走過了一段砥礪奮進之路。

「直-8頂部有個叫槳轂的部件,它影響著直升機飛行安全。」昌飛公司總經理助理周忠發曾擔任車間主任,他對「匠心」一詞有著深刻感悟:槳轂的加工精度要求非常高,有些零件誤差必須控制在0.02毫米以內,簡單來說,就是要控制在一根頭髮絲直徑的四分之一範圍內。

當時,國內沒有任何一個廠家做過這樣的零部件。為啃下這塊「硬骨頭」,昌飛人想盡辦法,從研製到定型,整整花了18年時間。

「以前毛坯加工前,需要畫線工用標尺畫基準線,有些鍛件、鑄件缺口很難被發現。現在機器一掃描,自動匹配,基準線定得又准又快,畫線工這個崗位就沒有了。」在昌飛公司,記者遇到了車間鈑金班班代孫濱生,在他看來,智能化提高了生產效率,但有的生產崗位是機器無法替代的。

「軍用直升機鈑金零件製造精度要求很高,有的零件前後左右的厚度都不一樣,這是機器生產不出來的,必須由人工操作。」這位紮根鈑金零件加工製造崗位35年的「匠人」,致力於把每個零部件都打造成精品。

「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這是寫在動部件廠數控班班代劉仁和筆記本扉頁上的一句話,長年累月與各種數控機床和零件為伴,讓他對「美」有著自己的理解:「軍品不僅是精品,更是一件實用美觀的工藝品。」

某型直升機連接件是鈦合金材料,形位公差複雜,且容易變形,精度要求很高。「起初執行工藝程序后,機床溫差會導致零件尺寸出現偏差,致使零件的孔位、尺寸精度無法達到工藝要求。」劉仁和帶領攻關團隊反覆查找原因,通過手動設定了五軸坐標系,進行鎖軸加工,不僅使精度、孔位、形位公差均達到要求,還大大縮短了加工周期。

恆心:一顆報國心在昌飛生根發芽

美國佛羅里達州有個小鎮叫雲杉灣,那裡家家戶戶門前停放著一兩架私人飛機。每棟房屋前的大道整潔寬闊,毗鄰小區的飛機跑道上,不時有飛機起飛或降落。

讀罷這則消息,普通人羨慕的可能是航空小鎮「打飛的」式的生活方式;而昌飛人看到的是,與西方發達國家航空產業之間的差距。

第一眼見到許漂,很難相信身材苗條的她已是航空工業工程技術領域複合材料專業的「大拿」。

2007年春天,許漂畢業於西北工業大學,懷揣沉甸甸的複合材料專業證書,踏上了築夢藍天的征程。

剛開始採訪時,她顯得有些靦腆。但提到直升機的旋翼系統時,她立刻就變得主動起來:「我們以第四代無軸承旋翼系統研製為契機,組織開展技術攻關,最終實現新型無軸承旋翼系統在直-11型機上的應用。」

導管作為直升機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被稱為機體的「血管」。在各類整機研製過程中,每種機型需要裝機的導管零件達到數百種,因系統規格複雜,需要先在機上測試,待確定標準實樣后,方能按照實樣進入加工製造環節。

鉗焊廠導管班班代楊陸軍,參加了近年來昌飛所有型號直升機導管的研製和批量生產。2016年底,某型直升機研製工作進入攻堅階段,導管測試工作更加繁重。面對緊急任務,楊陸軍斬釘截鐵地說:「只要工作交給我們,就保證做好。」

鉗焊廠廠長程國祥後來回憶:「有一次,晚上11點多接到飛機導管測試任務,他臉也沒洗就直奔車間,第二天凌晨就把導管加工好了。」

穿行於各個車間,不經意間發現,幾乎每個工位的前方,都印有一面五星紅旗,一腔報國情懷已深深地嵌入昌飛人的內心深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