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時代,你的閱讀姿勢可能不對

2017/04/04

最近媒體上前前後後發生的熱點讓我意識到,閱讀的氛圍變了,而我們需要在新閱讀時代對閱讀進行三大哲學式的反思:為什麼讀,讀什麼,以及讀了做什麼。

閱讀的數字化和碎片化

隨著記錄漢字的載體發生變化,人們的閱讀習慣也發生著變化。在紙張出現之前,甲骨、石碑、簡牘、帛書等是記錄漢字的重要載體,彼時閱讀多是社會上層的學習活動,真正讓閱讀走進尋常百姓家的是紙張價格的下降,直到21世紀之前,紙質閱讀一直是重要的閱讀方式。

比如20世紀80 年代之初的新華書店擠滿了人,人們爭相購買圖書,圖書館每天人滿為患,為辦張借書證人們往往需要排長隊的情景成為時代的永恆遙,出版社和圖書出版更是進入了黃金時期。

當時間的腳步邁入21世紀,數字化閱讀對紙質化閱讀產生了巨大衝擊。根據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結果,從 1999 年到 2016 年,成人圖書閱讀率由1999年的 60.4%降到 2015年的58.4%,而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由1999年的3.7%逐步上升到2015年的 64.0%, 超過了圖書閱讀率。

隨著智能手機的快速發展,利用手機閱讀成為一種新的趨勢。同樣是第十三次國民閱讀調查數據,2015 年成年國民手機閱讀接觸率達到 60%,人均每天手機閱讀時長為62.21 分鐘。

手機閱讀時代的另一大主要特徵是碎片化,在數據方面的體現是,人均每天微信閱讀時長為 22.63 分鐘,並且超半數國民(51.9%)通過微信進行閱讀。

逐漸惡化的閱讀氛圍

隨著閱讀的數字化和碎片化,閱讀氛圍正逐漸惡化。把近期的事件進行梳理分類,可以發現閱讀變味兒這件事。

1. 「做號」。它指的是通過運營者前期註冊大量的自媒體賬號,然後通過抄襲、洗稿、偽原創,甚至是杜撰、瞎編等低成本生產內容的方式,快速生產內容,再通過各大平台渠道分發出去,獲得大量流量,進而賺取廣告分成。

2.標題黨。需要說明,符合文章內容且吸引人的標題算不上是標題黨,標題黨指的是作者通過對標題進行特殊處理,使得標題並不能真實地反應文章內容,目的在於勾起人民點擊的慾望,以達到提高閱讀量的目的。當讀者懷著強烈的獵奇心理點擊閱讀之後,往往會有「被騙」的感覺——「題目這麼吸引人,你就給我看這個。」網友總結出來的經驗,帶有「震驚」、「不看後悔」、「為什麼是你」等字眼,往往是吸引流量的大殺器。

3.不嚴謹。在這個時代,只要情緒到位,流量就有保障,邏輯是否嚴謹、真相是否全面,往往退居其次。所以,為了能和更廣泛的讀者產生共鳴,不少文章以偏概全、故意漏掉部分事實。比如,有些作者根據發生在「我朋友」身上的個例,就能推出普遍性的規律,南方周末的《刺死辱母者》就「忽略」了女企業家非法吸收存款的事實,《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也「忽略」了作者三套房的事實。

4.神轉折。這種情況往往是有預謀的營銷,先傳出輿論,然後有轉折。常見的戲路,某某要被收購了!某某出來回應:假的。然後某某真的被收購了。

除此之外,還有營銷文、蹭熱點等等,這些使得閱讀這件事變得複雜。

對於讀者來說,讀者閱讀的內容可能是垃圾文或者不嚴謹文,也可能是被標題騙進來的,甚至讀者的情緒也是被有意操控。

色情、暴力、性三大話題直指人性深處最原始的慾望,相關的標題彷彿具有魔力,自帶流量屬性,吸引讀者點擊,比如,一份「車模聯繫方式.xlsx」就能輕鬆吸引6萬多流量。

而一些低質量的文章之所以能廣泛傳播,這說明讀者往往並不理性,至少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理性,甄別能力有限,對於內容缺少質疑和批判。

甚至在某些情況下,感性戰勝理性,情緒凌駕於真相之上。讀者會因為文章引起自身的共鳴,而成為傳播的一份子,此時,情緒的宣洩已經戰勝了真相的考究。

舉個例子,前一段時間北京房價狂飆之際,逃離北京的文章佔據了我的朋友圈,但這隻滿足了讀者情緒宣洩的需求,真相是逃離北京的只是極少數,更普遍的情況是買房者迎難而上,擠爆售樓處,北京人口多年持續凈流入。

這樣的環境對作者也有一定程度的傷害,使得原創作者變得功利。在流量為導向、閱讀量就是KPI的時代,一些作者的創作也很功利。

從本質上講,每個作者的內心都是功利的,希望自己的文章能有更多人閱讀。這本無可厚非,不過有些作者把功利帶到了作品里,為了迎合讀者,把自己變成「情緒生產者」,有意忽略重要事實,而重點描述符合讀者口味的內容。

而且,「做號」一族的存在,或多或少形成了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果,對用心寫稿的作者也造成了一定傷害。

最後,內容分發平台也存在完善空間。目前,內容分發平台主要有三種模式,一種是人工智慧分發,以今日頭條為主要代表,通過人工智慧技術猜測用戶喜愛,然後從海量信息流中為用戶推送個性化的資訊;一種是傳統的人工審核分發,比如虎嗅鈦媒體等平台,通過編輯一篇篇的審核,人工判斷文章質量,然後決定是否發布;一種是人工干預式的智能分發,鑒於人工智慧仍存在一些問題,等平台採用人機協作的方式,進行審核和分發。

在內容分發領域,人工智慧比較火,但也存在問題。比如,人工智慧能判斷這篇文章是否符合用戶興趣,卻無法判斷這篇文章邏輯是否嚴謹、內容是否真實;人工智慧技術提供原創保護功能,但對糅合、拼湊、組合、亂序、刪減等抄襲手段的判定,仍需突破;跨平台抄襲的懲治,也是難點。

「我是誰」的哲學思考很有必要

對於讀者,只關注自己喜歡的內容是不是一件好事?答案因人而異。如果只是把閱讀當成消遣,關注自己喜歡的領域沒什麼不好。如果希望通過閱讀開拓自己的眼界,只關注自己喜歡的內容就有些狹隘了。

所以,在閱讀呈現數字化和碎片化的時代,建議讀者檢查自己是否存在以下狹隘,一、我著急的去了解世界,著急給發生在身邊的人和事下結論,結論卻很武斷。二、我更在意情緒的宣洩,而不是追求真相。三、我讀的越多越狹隘。

對於作者來說,在快餐式內容的衝擊下,作者有兩條路,一是成為快餐內容製造者,不求深刻但求速度,一是成為優質內容生產者,和快餐內容拉開檔次。內容不優質、產出速度又慢的作者,或將是最先被淘汰的。

對於內容分發平台來說,提供優質原創內容,保護原創,防止抄襲,消除「做號」一族,是長期運作的基礎。

最後,我們都應該謹記,如論你訂閱了多少公眾號和付費專欄,無論你懂得多少大道理,不行動的話,仍然過不好這一生。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立即按讚,感謝大大無私地分享
寫了5860430篇文章,獲得22551
Line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

晨光按:今天刊出的是,《自媒體之道》精選內容上編第二章《寫作真諦:在瞬間尋找永恆》。人們對美的理解,可謂環肥燕瘦、各有千秋。但在任何時代,東施都不會被公認為美女。所以,自媒體時代依然需要美文——凝練...
【簡介】曾幾何時,網路書店和實體書店似乎是一對死對頭。隨著前幾年網路書店和電子書籍的興起,實體書店曾經遭受一輪巨大打擊。而近兩年,實體書店在很多城市似乎有了回暖的跡象,以地處東北的瀋陽為例,最近兩...
古今中外,沒有哪個朝代、哪個國家是不倡導讀書的, 顯然,「書是人類最好的朋友」 已形成共識。 又到「4·23世界讀書日」,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會引發人們關於閱讀的思考。如今,移動客戶端、電子閱讀器等改變了人們...
各媒介綜合閱讀率為79.9%、紙質讀物閱讀仍是5成以上國民傾向的閱讀方式……18日,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了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結果。在手機閱讀接觸率連續8年增長的今天,身處觸屏時代,我們該如何閱讀?手機閱讀...
各媒介綜合閱讀率為79.9%、紙質讀物閱讀仍是5成以上國民傾向的閱讀方式……18日,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了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結果。數據顯示,2016年成年國民各媒介綜合閱讀率為79.9%,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連續...
明天是世界讀書日,「讀書」這個話題最近兩天又熱起來。閱讀是一個人提升知識、增加品質、豐富視野的有效方式,那麼如今的觸屏時代,包括各種各樣的電子產品出現,諸如手機閱讀和紙質閱讀同時呈現的時代,我們用...
新華社北京4月18日電 題:觸屏時代,我們該怎樣閱讀?——全民閱讀新觀察新華社記者李亞紅、王思北、史競男各媒介綜合閱讀率為79.9%、紙質讀物閱讀仍是5成以上國民傾向的閱讀方式……18日,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了第十...
新華社北京4月18日電 題:觸屏時代,我們該怎樣閱讀?——全民閱讀新觀察新華社記者李亞紅、王思北、史競男各媒介綜合閱讀率為79.9%、紙質讀物閱讀仍是5成以上國民傾向的閱讀方式……18日,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了第十...
資料圖:2014年10月21日,在西藏波密武警交通二支隊的戰士書屋裡,武警戰士在閱讀書籍。新華社記者潘旭 攝 曾幾何時,一張桌,一杯茶,一本書,靜靜地翻開書頁,在茶香和書香中,獨自享受閱讀帶來的平靜和安逸——...
則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