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雄安親歷記②】師傅,哪裡可以買到房?

【雄安親歷記②】師傅,哪裡可以買到房?

  【樂居 秦濤 發自河北雄縣】

  沒有千年大計,誰人識雄安?

  橫空出世的六天里,有人懊惱自己沒有先見之明;有人得償所願離開京城;有人輾轉難眠有人美夢成真。

  即便在政府緊急封盤、嚴禁炒房和限購的大背景下,一個尷尬的事實是,前仆後繼的購房者始終將新區與房地產劃上等號。

  在中央宣布設立河北雄安新區后的第四天,與雄安新區三縣緊鄰的縣市出台限購措施,如廊坊市霸州市、文安縣;滄州市任丘市、保定市徐水區、定興縣、滿城區、清苑區、白溝新城等,開始封堵各種炒房行為。

  風口浪尖之地,向來聞者多,見者少。

  連車票價也漲了!

  4月6早上8時,從北京木樨園長途汽車站出發,抵達河北雄縣。全程120公里,用時2小時50分鐘——未走高速公路。  

3月26日,北京——雄縣票價漲了,調整為50元

  或許工作日的緣故,當天返回縣城的人並不多,客車上還有空位。司機師傅說,「清明節三天擠滿了人。」

  郭哥是雄縣當地人,坐在客車第二排,50歲,身材結實,是一名醫療急救中心的擔架員。他一人占著2個座位,另外一個座位上放著3個大包,包里裝滿北京特產與舊衣物。

  郭哥稱,今天是請假回家,家裡的房子現在在他親哥名下,原本父母是將房子留給他的。在京工作多年的他沒買房,遇到家鄉變新區,認為致富的機會到了。

  郭哥比較健談,講起雄安新區的未來,他眉飛色舞。當他把頭轉向窗外,會不自覺讓人感受到身上一股凌厲的氣息,因為他想將房子「搶」回來。

  然而,他並不知道,政府全面叫停房產交易的同時,也凍結了房產過戶手續。

  上午11點,抵達雄縣。

  剛下車,迎來一群開私家車和電動三輪車的當地人。位於雄縣雄州路縣政府旁的格林豪泰酒店是第一站落腳點。

  這是這家酒店的最後一間客房,在前一天晚上凌晨12點才打通電話得以預訂成功。原本不是旅遊季節的雄縣,現在幾乎每家酒店都是爆滿。

  譬如雄縣的漢庭酒店,在清明節三日,晚上100出頭的客房賣出688元的價格,一間不剩。

  當然,蜂擁而來的炒房客和媒體人員是這輪喧囂的製造者。

 哪裡可以買到房?

  「你們是從南方來的嗎?」站在雄州路一家已被查封的中介門口拍照,住在附近的李奶奶發出這樣的疑問。連日來,多個南方炒房團湧入雄縣。

  她指著雄州路這條主幹道,4月2日這裡停著許多京津等外地牌照汽車,在中介門口圍滿人群,導致交通癱瘓。「後來,中介門店被封掉了。」很多中介人員,想乘機淘一桶金。

  雄縣屬河北省保定市,面積524平方公里,人口61萬人,以旅遊、紙塑包裝印刷等為支柱產業,「開車20分鐘就能繞城一圈兒」。縣內樓盤分五證不齊的「小產權房」和證件齊全的「大產權房」,4月1日之前,前者均價4000元/平方米,後者8000元/平方米。一夜之間,樓盤價格火箭般攀升至最高三萬元/平方米。

  隨後,雄縣縣政府召開緊急開會,暫停縣境內所有售樓行為:中介機構封停,本地人不允許買賣,二手房停止交易,房產市場全面凍結。

  李奶奶家有三套房,但不敢賣,不知賣什麼價位合適。「未來房價還會漲」。

雄縣雄州路,主幹道路況已恢復,似乎一切已回歸平靜。

  

  沿著雄州路步行往北,不到500的距離,看到三家中介門店,均是大門緊閉,被封條封死。上面清晰寫著「國土局、住建局、市場監督管理局、鄉鎮政府, 時間2017年4月2日」。

  路上仍有低調的購房者,在中介門口張望,企圖遇見中介經紀人,打聽哪裡可以買到房。

中介門店已封,甚至門店招牌被摘。不留神的人,很難找到。

  

  虛驚一場的婚姻登記

  下午3點,雄縣民政局。

  此前《北京青年報》報道雄縣暫停辦理婚姻登記,原因是接上級通知,網路系統升級。這一消息引髮網友熱議,婚姻登記會成為房產調控的切入口嗎?

  婚姻登記已可以重新開始辦理,民政局工作人員表示是一般系統更新,新人登記並未受到太大影響。目前雄縣婚姻登記大廳已排了十幾對新人準備辦理登記手續。

  當然,離婚手續也可正常辦理。

  業內人士表示,婚姻登記是公民合法權利,當地政府已經凍結了房產過戶,通過假離婚或者假結婚入戶買房沒有意義。

  平靜與眉開眼笑

  下午5點,穿進文昌大街的一條小道,進入東侯留村,離雄縣縣政府大概1000米。這裡的老百姓住著自己建的房子。

  進村的道路旁有許多廠房,以及正在建設中的房屋。人煙稀少,街上鮮有機動車行駛。

東侯留村一處正在建設中的小產權房。

  

  打著「零首付交易」標語的中介廣告隨處可見。隨即撥通電話,探訪兩家中介公司,幾乎得到同樣的回復:五證齊全的商品房報價在3萬元/平米左右,小產權房報價在1萬多元/平米;想買房,可以幫忙聯繫環雄安新區周邊城市,譬如徐水,高碑店。

  不過,雄縣當地村民的心態很平靜。「城市發展好了,我們開心。房價漲幅跟我們沒關係,那都是生意人操縱的事。」在村居委會廣場門口打腰鼓的周阿姨如是說。

  「平時家族微信群不怎麼講話,最近聊天炸開鍋了,大家都再談論此事,暢想著雄安新區的建設。」在北京工作的雄縣當地人王女士眉開眼笑地說。

  尾聲

  夜幕降臨,已回到酒店。透過窗外,再看一眼雄縣,拍了很多照片作為留念。未來,這些照片將是雄安新區變遷的見證。

  

前往酒店,道路上車輛有序行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