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漢中略陽黑河壩,一個令十六所人魂牽夢縈的地方八O九!

漢中略陽黑河壩,一個令十六所人魂牽夢縈的地方八O九!

在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十六研究所華誕五十周年之際,一曲「山青青,水藍藍……」的所歌把我帶進了遙遠的陝南山麓深處、一個令十六所人魂牽夢縈的地方,它就是陝西漢中略陽縣黑河壩-------十六所(809)的原址。

黑河壩位於秦嶺南坡,漢江上游,東南與勉縣茶店鎮、小砭河鄉接壤,北與觀音寺鄉毗鄰,西與該魚洞子鄉相鄰。黑河壩境內山清水秀,溝壑縱橫,呈西高東低特徵,四季冷暖分明,屬暖濕帶季風氣候,平均海拔 750 米 ,水資源豐富,黑、白二河流經全鄉。富有「山上林蔭鳥爭鳴,河中水清魚暢遊」之稱。

809則位於黑、白二河交匯之處的馮家坪,自東向西沿黑河北岸延伸建所。距勉縣29公里,距略陽縣50公里,809是當時十六所在陝西略陽黑河壩沿用的人民解放軍蘭字809部隊的番號,又稱809信箱,在當地,都知道有個809,卻很少有人知道16所,要不就是知道有個1016研究所。從茶店沿河邊公路進入,經磷礦、過一號橋行程8公里即到十六所的原址黑河壩。

十六所在黑河壩六六年建所,八一年開始動遷申請選址,八五年開始搬遷,八七年除留守處外基本都遷入了合肥。屈指一算,809在此安居、發展約20年。我們自八五年離開黑河壩也30年了。30年彈指一揮間,幾多夢還,遙想當年的青山綠水,碧波蕩漾,白雲徜徉;遙想馮家坪生活區燈光球場的繁華喧鬧;遙想三區制氧機器的吵雜混合學校學生的讀書;腦海里還有被軍號聲喚起的上下班的人群,還有河壩被洪水衝掉的學校的瘢痕……

我是1981年8月漢中師範學校畢業分配進入所報道的(畢業分配這個詞已經過時了),從茶店下車后攀過被洪水衝垮的一公里道路的亂石斜道,過磷礦后乘坐一輛油罐車到809的,當時正逢8月初洪水肆意后百廢待興的時期,職工忙著災后重建道路、電力和供水系統,科研生產已逐步恢復正常,職工的生活用品需要肩扛背挑從茶店運進來,水源則是從山上引進來山泉水,家家戶戶拿著水桶一類的接水回家用。我所在的子弟學校正在整理重新劃分的校舍和清理挖出來的座椅板凳和教具。

比大地廣闊的是大海,比大海廣闊的是天空,而809老區 最廣闊的就是河壩。剛入809還是感覺到有些偏僻和狹小,站在馮家坪極目東望是黑白河交匯處的河壩和河對面的配電站和三號樓,西望則是廠區直到盡頭的車隊,所區沿河北岸而建,壯觀的不是寬度而是長度。所工作區大門口僅有百米寬,裡面車間和物資倉庫的地方也就千米寬,而長則有三公里。整個所區則像一條靜卧在黑河邊的巨龍,龍頭就是拾階而上的馮家坪生活區,沿公路邊依次是糧店、郵局、青年商店、縫紉店、派出所等;上去一級是燈光球場、職工小食堂、浴室、菜場、商店、幼稚園、醫院;第二級是一二號樓;第三級是三四號樓和得月樓;第四級是五六號樓;第五級是七號樓和煤廠。龍身就是逶迤延伸的工作區,龍尾也就是盡頭的車隊。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黑河的清澈淋漓、亂石綠茵是巨龍的最好棲身之處,而809光榮的科研人則為偏僻的青山綠水增添了無窮的詩意和知名度。平視四周只能看見參次不齊的青山,天空只能是仰望,仰望的天空就像一把大花傘,白天是藍天白雲,夜晚則是滿天星辰。可惜那時無法憧憬「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詩句,但可以閑坐河邊,面對青山掬水言歡。

洪水過後, 809 慢慢的修復了水災的創傷,人們也從半夜驚雷豪雨的記憶中恢復了正常。黑河壩又變得秀美和別緻,走進這裡,便是走進了靈氣的山水。感到這裡的山,清秀、厚重、柔美。山被天光地氣養著,被草木雲水潤著,山風清新拂過面頰,山花爛漫吻在腳尖,連綿起伏的山巒與堆積疊滾的白雲親密相伴,滿眼皆自然,隨心可得道。這裡的水,晶瑩、自由、激蕩。小砭河、黑河的水和白河的水在馮家坪下的河灘彙集,水域比較寬和深的地方成了夏季游泳、戲水的好地方,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是家長領著小孩,都在這裡戲耍。上游三四千米處正好在我們單身樓408的圍牆外,那裡有一個很寬的河面,一般水可以沒入膝蓋,幾個大石頭下有一個水潭,有一兩米深,石頭衝下來的水花晶瑩剔透,潭水一深就顯得碧綠碧綠的,我們單身樓的人一般都在那去洗澡,說是洗澡其實也是一種消暑的娛樂活動。三十年前的碧波蕩漾、奔涌而至的河水,今天卻只有涓涓細流,河床水漫的季節只有等待雨季的到來。只是河壩埋入沙土的學校的遺迹和殘留的幾個過河橋墩,講述著歲月的滄桑。 所大門口電線杆上紅漆標註的洪水吃水線靜靜地記錄著歲月的流失。809的科技文化氛圍和「時尚」的人們為這偏僻的山野增添了靈氣、文明和活力。

809的戀愛充滿了黑河壩的獨具特色,與當今的戀愛故事差甚遠。那時談戀愛還是很保守的,基本上都是晚飯後或周末小夥子到姑娘家掙表現,或是到辦公室談工作、學習,缺少了河邊小溪、花團小徑、桃梨花下的詩情畫意。有時一起在公路上散散步也是連手都不敢牽,呵呵,夠純潔吧。每個周末的燈光球場露天電影是約會的必要場所,基本是以家為單位或以年齡為單位的拿著板凳坐在一起看電影,夜幕下情侶則是拿著板凳找個地方緊緊坐在一起。

自恢復聯考后八一年至八四年陸續在黑河壩進所入職的男女約有十五六個人(八四年後就在合肥招人了),堅守到最後的男生也就七八個人。我們這七八個毛頭小伙在當時809這個偏僻的小社會還是很惹人注目。我們有時則在408單身樓的窗戶邊看著上下班的人群點評美女。不久就有五個人收穫了愛情,娶到了如花似玉的五朵子弟金花,我們也在簡單的生活和迷茫的摸索中建立了樸素的兄弟般的感情。我們在809短短的四、五年間,收穫了愛情、成長了經歷、磨練了意志、奠定了工作的基礎,更是 體會到了809的春、夏、秋、冬。

809的春天,煙雨浮雲戀河灘,繁花似錦點翠屏,屬於這塊土地的緋緋細雨在無聲地飄撒著,這裡猶如沐浴的豆蔻少女,肌膚是那麼細膩、那麼鮮嫩,她披上薄霧的輕紗,美麗的玉體時隱時現,展示著朦朧的美,臉龐的笑靨令人陶醉。春天的黑河壩正是人間芳菲天,沿公路兩側和河的兩岸的莊稼地,都被村民種上了小麥和油菜,在起伏跌宕、蜿蜒曲折的山溝,綠油油的麥苗和金黃的油菜花是當時的一道風景線。河邊、路旁到處都有盛開著的桃花、李花,在散落的農舍、耕牛和看家狗的陪襯下,又是一副春耕圖的景象。所區到處都是果樹和花卉,行政樓前的兩顆松柏才到二層樓處高,現在回去看已經超過三層樓頂四五米高了。樹叢下和空地則被開發為家家戶戶的獨特的「自留地」。三區學校那個山坳里有很多蘋果樹,只看見蘋果樹開花卻沒怎麼看到過蘋果,樹下也是職工套種的菜地。物資處邊上種的是橘子樹,405那邊一大片地上是很高的梨樹,還有一些桃樹,基本上也是只見開花不見果實。809的春天梨花潔白,桃花艷麗,菜花驚艷,此時,也正是戀愛的季節,溪水旁、菜花地都留下了我們美好的倩影。

春天都喜歡春遊。八五年五月,我參與團委組織三十五名青年到九寨溝遊玩,九寨溝之游的故事成為山溝青年的難忘的記憶。有一次我和張老師、梁老師、金老師、王老師等組織子弟學校初二初三的學生到白河那邊的一個小河口去野炊春遊,過了一號橋直往裡走就是通往白河和小砭河鄉的公路,小砭河鄉曾是809知情下鄉的地方。沿途河水清澈,河邊一邊是公路,一邊就是山崖,山石形狀各異,有的石頭縫裡長有奇形怪狀的樹根,挖出來肯定是很好的根雕或盆景。金色的陽光照在碧綠的樹葉上直泄到河水裡,倒影顯得更加美麗,微風吹過水麵,倒影就變成了立體的油畫。到了一處風景比較好、河灘比較寬闊的地方我們就停了下來作為我們的營地。學生們將帶的鍋就在河灘支起來,把從家裡帶來的食材也拿出來,那個時候還沒有可口可樂雪碧之類的飲料,麵包也沒有,學生多數是從家裡帶來的自製熟食。女學生去找柴火,男學生就到河裡摸魚摸蝦,有的一個一個的翻開石頭找螃蟹,螃蟹還很多,個小無肉,用水煮過後咬起來嘎吱嘎吱的,有一點鹹味,其實我們吃的不是蟹肉卻是一種山野之趣和一種春天的滋味。

809的夏天,沒有現在城市夏天的炙烤和悶熱。那時的809山嶺青翠,層巒疊嶂,碧波蕩漾,磚房掩映。到處是蔥鬱,綠蔭籠道,涼風習習,鳴蟬陣陣,沒有外面世界的人車喧囂,只有徐徐的山風輕輕拂面。那時候個別家有個電風扇就算是個奢飾品。記得那時我們午睡時外面白楊樹上的知了「滋啦滋啦」的叫個不斷,太陽越大他們的叫聲也就越大。夏天的傍晚,三三兩兩的人們沿著兩旁綠茵蔥蔥的公路向一號橋方向散步,有的在伺弄著自留地上的西紅柿辣椒之類的蔬菜。還有就是在河邊玩水或游泳。還有些閑暇無事者則在樓下或走廊里打起了「千分」。當然,最讓人欽佩的還是在研究室、車間加班的人們。

溝里的文化生活也很單調,那時家裡還沒有電視,在生活區樓前設有幾個電視房,看電視都要到外面去看。記得八三年夏天用閉路電視放《霍元甲》等武打片的錄像,人們全都涌到電視機前看電視,周邊老鄉也來看,「昏睡百年,國人漸已醒」的粵語歌曲響徹山溝。

夏天的時令農家時令蔬菜和水果也很多,老鄉挑擔提筐的在商店門口的球場上售賣,比如豆角、紅薯葉莖、苞米、土雞土雞蛋等各式菜,還有賣木頭的。那時職工的傢具都是統一分配的京式傢具,自己再需要的話就要自己做,於是買賣木頭也很火熱,自己打的傢具一般都是大衣櫃、高低櫃、五斗櫃之類。偶爾還有一種白色的泡兒,泡兒是略陽的一種特有草本植物果實,像現在的草莓,個頭卻只有小櫻桃那麼大,也只有在初夏才有,味道水水的、甜甜的。賣過東西的老鄉有時在小賣部買上二兩酒,咕嚕咕嚕幾口喝完扛著傢伙就走。我們有時逛過小市場會在坎子下面一家小吃店吃碗麵皮和菜豆腐,這種小吃是漢中的飲食特色,以至於809的人都喜歡吃。

1984年7月 光澤攝

2004年10月 光澤攝

2014年10月 光澤攝

大門的變化:1984年的大門明亮、整潔,陽光燦爛,正能量。2004年的大門,已移其主,雜草叢生。2014年的大門,再度變化,左邊已有高速公路。

夏天在河裡釣魚是善釣者熱愛的活動,走遠一點還能釣到野生老鱉、娃娃魚等,傳說善釣者老武由於吃自釣的老鱉很多,因此身體特別棒。一次,我和徐老師背著他自製的電瓶打魚器曾在河裡打了好多魚,在兩河交口的下游處的一個水潭裡,把打魚器伸進水草里,一按開關,「呼」的一下冒出一股浪,一個黑影一翻就不見了,嚇得我扔掉工具就跑,過了一會又去試試,原來打上來的是一條兩尺多長的娃娃魚。還曾看見有人在所門口河裡的深水潭裡用雷管炸過魚。一年初夏,小Z不知在哪搞了條蛇,扒皮去骨后燉了一鍋蛇湯,招呼我們幾個都去吃肉喝湯,說是夏天吃蛇肉可以蚊蟲不咬。當然,夏天在燈光球場看場露天電影就是件愜意的事。

夏天的809有了山、水自然界的美好饋贈,為我們增添了無窮的樂趣和回味。也就在八七年的夏天,我們送走了子弟學校最後一班高中畢業生,結束了子弟學校的使命,我也在當年八月份來到了合肥。

809的秋天,濃蔭匝地,燦爛的陽光透過如傘的樹冠,金黃的光斑灑滿路徑;果木飄香,層林盡染,在山坡綠樹紅葉掩隱下的柿子樹上的柿子已經開始變為黃色,深秋時節,滿樹的紅柿子甚是好看。有時鳥兒在耳邊鳴唱,秋蟲在溪邊彈琴,漫步在曲幽的山路上,細細品味著大自然賜予人類的顏色,此情此景將人類與自然融為一體,將身心放飛在這片安靜的秋色中。

春華秋實,秋天也是豐收的季節。黑河壩的柿子、飽滿粗壯的苞米、南平山的青蘋果、大黃院的桃子李子,時不時老鄉們拿著山裡的這些特產在馮家坪的自由市場售賣。山裡的李子很有特點,用手一捏「啪」裂成兩半,味道很好。一次小G在院內的核桃樹上打了一大袋子的核桃,剛打下來的核桃外面是一層黃綠色的皮,砸掉外皮就看見硬殼核桃,再砸掉殼就是白嫩的核桃仁,吃新鮮核桃仁有一種清香的味道,只是砸皮破殼吃過核桃后滿手都被核桃皮的汁水染的黝黑。

809的冬天, 雖然沒有春天迷人的鳥語花香,沒有夏天燦爛多彩的絢麗,沒有秋天誘人的豐碩果實,但它也有獻給大自然含蓄的美。809的冬天沒有想象中的那樣冷,如遇雪花飄舞的季節,房頂上、樹梢上、河攤上慢慢的被雪花覆蓋,山上也是銀裝素裹,一般雪下的都不是很厚,所以雪景不是很壯觀,卻也是別有一番景象。那時我們809的冬天還是自供暖氣,有兩個大鍋爐房,所里八三、八四屆高中畢業的待業青年當時還燒過鍋爐,所以,冬天的809還是暖和的。只是在搬遷的后兩年間停了暖氣,還是有點冷的,但是搬遷在即,春天還會遠嗎?

「憶往昔,崢嶸歲月。三線建設,蓽露藍蔞」。有一種過去怎麼描繪都不會回來,它就叫歷史,809的記憶只能成為十六所人的歷史。這段歷史是留給在黑河壩工作、生活過人們的念想和感悟,是留給現代人的一段尋根之夢。

望今朝,任重道遠,銘科技強國之志,鑄創新立所之魂。在合肥,新的十六所將有新的故事不斷演繹,新的夢想賦予了新的希望……

(在建所五十周年之際,以此文字算對山溝一段生活的記載。2016.6.16動筆,於2016.6.20完稿)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