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7浙江省高考作文權威解讀

2017浙江省高考作文權威解讀

我對2017年浙江聯考作文題的評價是:「審題難度不大,重在說理分析。」這兩點,都體現了明顯的浙江特色。

所謂「審題難度不大」,指命制形式穩定,不搞過度審題。近幾年浙江聯考作文命制形式,已經為大家熟知,一般都是「材料+要求」型,「材料」起引導觀點的作用,「要求」起明確觀點的作用,實質就是審題時不為難學生。也就是說,浙江聯考只要讀懂命題材料,便可以得出觀點。2017年浙江聯考作文也是如此,命題材料只有一句話,告訴我們「人生要讀三本大書」,請問考生對此的思考並且「做出評說」。僅僅如此,審題比較容易,要麼認可作家的話,要麼補充作家的話,要麼對作家的話提出異議,三者只選其一。但和前幾年相比,今年的審題略微增加了難度,那就是必須注意有一個隱性審題,「有字之書」「無字之書」「心靈之書」分別指代什麼,對一般考生而言,相信也不會構成思考障礙。比如「有字之書」,就是書籍,不光是指教科所、專業書籍,更多是人類經典的書籍;「無字之書」,就是指生活本身這本大書;「心靈之書」,無疑就是促進內心生長,培養良善品德之類。一般的,是認可作家的話,也就是立意為「人生要讀三本大書」;從審題角度,建議要穩妥一些,少去批評作家的話;但若有真知灼見,也不妨在作家基礎上補充「建議」,但估計這些學生比較少。既然很多同學都立意為「人生必須要讀三本大書」,那文章檔次就只能在具體表達上見分曉。

所謂「重在說理分析」,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框定文體,二是重視表達過程。2015年開始,「論說文」(就是常說的議論文)的概念出現在浙江命題專家眼中,認為論說文可以「引導中學作文教學,扭轉目前存在的文體雜糅的寫作現象,轉為注重論證、分析、演繹等能力」,意思是學生寫出的論說文要像一篇「論說文」。2017年浙江聯考作文不明說寫一篇論說文,但「對作家的認識做出評說」,其實就是讓學生直接表達自己的觀點、態度、看法,寫一篇論說文。

因為是寫作「論述文」,所以重視表達過程。自然,這也是一種浙江特色:歷年不重視「寫之前」(審題),而注重「寫之中」(如何表達觀點);不重視審題的難度,而重視寫作的難度;考生容易進入話題,難在深入話題;不注重「如何寫對」,而注重「如何寫好(表達具體)」「如何寫實(內容實在)」「如何寫清(思路清晰)」。要寫好浙江作文,要具體,言之有物;要清晰,必須言之有序;要實在,必須老實講理,總之,如何「論述」才是關鍵。但今年和以前的論說文寫作相比,可能重新返回「詩意與思辨」結合的老路,重新注重「表達的詩意」。要寫好「人生要讀三本大書」,首先在於闡明理由,進行具體的說理分析。建議文章的主體部分,條分縷析的方式展開說理,先寫「為什麼要讀有字之書」,多讀有字之書,多讀經典書籍,就好比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斷攀越高峰,讓人生更加智慧;再寫「為什麼要讀有字之書」,多參加生活實踐,使自己在社會實踐中磨鍊成長;再寫「為什麼要讀有字之書」,要多讀自己的內心,多多反思,在理解自己的過程中成長。在「如何寫清(思路清晰)」上一般不會有問題,但在內容表達上,可能會比較空洞、平乏,估計考生課內素材運用比較多,比如史鐵生、陶淵明、蘇軾會捲土重來。若有新意的文章,肯定是跳出常規的,表達「具體」「實在」,比如呈現自身的閱讀優勢,聯繫沈從文《我讀一本大書也讀一本小書》這篇文章,比如採用詩化語言「讀遍人生,自得繁花」之類。

2017浙江聯考作文題,關注考生的時代性、關注考生的個性生命成長,表面上在是考查作文,實際上在考查思維能力、考查語文素養。而這也體現了浙江語文近年來一直努力的方向。

既然是寫論述類文章,第一步需要確立觀點。根據所給材料,我們的觀點可以是:中學生重要的是讀好「有字之書」。所謂「有字之書」,也就是教科書,書中所講都是人生所需要的基礎知識。這些基礎知識不掌握,就不能說是一個高素質的人,將來在社會上也就難以立足。

我們的觀點可以是:重要的是讀好「無字之書」。所謂「無字之書」,也就是紛紜複雜的社會。這本書需要我們用眼睛去看,用腦子去思考,而且需要時間,才能讀懂。在「讀」的過程中,甚至會走彎路。這不要緊,重要的是去認真用心讀。總有一天,會讀懂,讓自己在社會上遊刃有餘,左右逢源。

我們的觀點可以是:「心靈之書」不可忽視。所謂心靈之書,也就是思想、內心。研究一個人,需要走進其內心,了解其思想。這樣,才便於與其相處,與其合作。在生活中,我們無時無處不在與人打交道,這樣,只有讀懂心靈之書,才能在和人相處時能夠有所選擇,才能做到和諧相處,做到共同發展成長提高。

當然,也可以將上面三種觀點融合成一個觀點來寫。只是如果這樣的話,800來字的文章怕是難以談透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