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難產的個人徵信牌照 絆了普惠金融的腳

難產的個人徵信牌照 絆了普惠金融的腳

圖片來自網路

【編者按】個人徵信牌照,創業者短時間是不要打這個主意了,央行徵信局局長萬存知已經表過態了,說的很明白,8家機構目前沒有一家合格,若達不到監管標準,則不會發放牌照。業內人士對此也是意見不一。本文作者從徵信和普惠金融的關係展開討論,重點分析了個人徵信牌照難產的3點原因:數據源不足且共享不充分;信用評分產品單一;徵信活動缺少法律依據。最後認為,互聯網金融企業積累的海量用戶信息,對個人徵信是一種補充,普惠金融與個人徵信是互利共生的關係。本文系投稿文章,作者任衡,現任聚愛財CEO。億歐編輯整理,供行業內人士參考。從「吃人」的校園貸到被上「緊箍咒」的現金貸,排除某些本就居心不良的偽P2P,高息高服務費背後只是企業黑心嗎?仔細想想,無論是校園貸還是現金貸,借貸主體多是被傳統金融機構排斥的群體,缺乏徵信,沒有足夠的抵押物,對平台來說服務這一群體意味著相對高風險高成本,因此提高利息和服務費不失為平台居安思危的選擇之一。

說到徵信,距人民銀行下發《關於做好個人徵信業務的準備通知》確定芝麻信用、騰訊徵信、深圳前海徵信等8家機構作為個人徵信牌照試點已過去兩年多。然而在上月召開的個人信息保護與徵信管理國際研討會上,央行徵信局局長萬存知透露,8家機構目前沒一家合格,若達不到監管標準,則不會發放牌照。

不得不說,個人徵信牌照的難產,於無形中也絆了普惠金融的腳。

徵信是普惠金融的生命線之一

《左傳》有雲「君子之言信而有徵」,徵信是專業化的、獨立的第三方機構依法採集、客觀記錄信用信息,建立信用檔案並依法對外提供信用報告。我們都知道,在社會活動中,身份證是必不可少的,而在經濟活動中,我們則需要一張「經濟身份證」,它就是個人徵信。「歷史是未來的一面鏡子」而「從一個人的過去可以預測一個人的未來」,個人徵信里包括基本信息、歷史負債情況、歷史履約情況等,這些信息將成為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決定是否為我們提供服務的依據,最常見的就是貸款買房。

說到的普惠金融,大多數網貸平台都可以說是普惠金融大軍里的一員,最明顯的特點就是降低了金融服務的門檻,服務群體包括中低收入階層甚至是貧困人口、小微企業。總之普惠金融讓更多的人以合理的價格獲得長期穩定多樣化的金融服務,擴大信貸市場供給,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文章開頭提到,部分群體被傳統金融機構所忽略,其一就是缺乏徵信,而互聯網金融要服務這部分人群,信息不對稱同樣是主要障礙。徵信系統作為重要的金融基礎設施,通過建立信息共享機制促進並解決信息不對稱這一問題,所以說,徵信是普惠金融的生命線之一。

在建設徵信系統后,個人信用貸款發生額實現穩步增長。清華大學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2014年公布的《徵信系統對經濟和社會影響研究》也證明了徵信系統對普惠金融的促進作用。該研究顯示,在個人貸款方面,從2010年到2012年,徵信系統幫助農戶和學生獲得的新增貸款依次為170億元、420億元和550億元。

個人徵信牌照難產的癥結

儘管個人徵信在推動普惠金融發展上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由於徵信業起步較晚,人們對自身信用缺乏重視,再加上數據源不足、信息得不到充分共享、信用評分產品單一、徵信活動缺少法律依據等,這也就導致個人徵信牌照在歷經為期兩年的試點后,出現了難產的局面。

1、數據源不足且共享不充分

《徵信行業專題研究報告》中指出,截至2015年4月底,徵信系統已收錄8.64億自然人,其中有信貸記錄的3.61億人。而在德國,最大的徵信機構是一家民營公司,擁有6600餘萬個人以及400萬家企業的6.5億條信息,該國3/4的人口、幾乎全部企業的信用狀況都可查。央行徵信中心作為國內最大的基礎資料庫,主要記錄的是信貸信息,諸如水、電、燃氣、電話費、消費信息等有價值的信用信息未被完全納入。在一些發達國家,連我們看來微不足道的捷運逃票,都會被納入徵信系統。

據國家工商管理局提供的材料顯示,在全國工商登記中帶有徵信字樣的企業有50多萬家,其中,想做個人徵信業務的企業達20多萬家。很多徵信機構本身就是做互聯網金融業務的,缺乏一定的獨立性,與其他金融機構存在較大競爭關係,難以形成合力,而徵信的本質就是要通過信息共享降低交易成本。

2、信用評分產品單一

有了充足的個人信息還不夠,還需要有相應的信用評分模型,從而產生合理的可參考的信用報告。目前,在個人徵信報告上,還缺乏核心的評分模型、評分維度以及場景化的評分產品。

說到信用評分產品,不得不提美國的FICO,其在個人徵信行業使用最廣泛最通用。FICO信用評分主要參考付款歷史、欠款數額、信用歷史時長、新信用賬戶、使用的信用賬戶5個維度的信息,來量化個人信用質量和風險,從而實現自動化審批。

3、徵信活動缺少法律依據

近年來,在「數據就是財富」的論調中,一些徵信、大數據公司為迅速佔領市場份額,在旺盛的數據需求刺激下,不惜鋌而走險選擇黑市買賣來達到目的。業內人士表示,通常來銀聯調取數據,一個人是1到2元,而黑市買賣的話僅需1毛錢。

根據現行法律和《徵信業管理條例》規定,採集企業和個人信息應取得信息主體同意,而大量應當公開的信息沒有依法公開,這就加大了徵信機構採集信息的難度和深度。因為缺乏相應的法律法規,於互聯網世界穿梭的數據往往存在看不見的陰影下。在數據獲取及應用上,監管層勢必要劃定一條清晰的紅線。

個人徵信應與普惠金融協同發展

個人徵信牌照難產是基於種種現實情況,但對於「互聯網金融還未整改完,所以個人徵信牌照不能發放」這樣的觀點,筆者持反對態度。普惠金融與個人徵信是互利共生的,徵信對普惠金融的推動作用前面已經講了,反過來,現在很多互聯網金融企業都在進行大數據挖掘,所積累的海量用戶信息,對個人徵信也是一種補充,甚至是填補了一些空白,比如那些在銀行沒有任何借貸信息的人群。

雖然,從規模上來看,已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互聯網金融市場,但從發達程度上來看,還遠遠落後,其中,徵信系統是重要的一環。自2010年以來,企業和個人徵信系統先後接入小額貸款公司、資產管理公司、保險公司等非金融機構。截至2014年底,企業和個人徵信系統接入的機構數分別為1724家和1811家。顯然,徵信系統正在拋開某些偏見。

正因為個人徵信與普惠金融是互利共生的關係,所以前者的難產也會絆到後者的腳,當然,後者在強監管下不斷規範,也會帶動前者發展。總之,普惠金融與個人徵信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兩者應同嚴監管同發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