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徐洪才:金磚機制可考慮吸收墨西哥、土耳其等作為成員國

徐洪才:金磚機制可考慮吸收墨西哥、土耳其等作為成員國

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總經濟師徐洪才

「可以考慮吸收一些別的成員國,作為觀察員擴大金磚機制,比如一些地區較有影響力的國家,墨西哥、印尼、土耳其、哈薩克等」,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總經濟師徐洪才在談及「如何擴大金磚機制影響」問題時說到。

自2009年中、俄、印、巴四國在俄羅斯葉卡捷琳堡首次舉行正式會晤以來,金磚國家峰會已經舉行八次。9月3號至5號,金磚五國領導人將齊聚廈門,為金磚機制下一個「黃金十年」的合作明確方向,設立目標,制定計劃。

在全球局勢錯綜複雜,地緣性政治問題突出,以及逆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趨勢抬頭的背景下,目前,金磚機制亟待解決哪些問題?未來將如何發展?徐洪才從金磚機制面臨的挑戰、金融貿易以及「金磚+」三大方面進行解讀。

金磚機制如何開啟下一個十年?

自2009年中、俄、印、巴四國在俄羅斯葉卡捷琳堡首次舉行正式會晤以來,金磚機製取得了豐碩成果,被稱為「黃金十年」。十來年,金磚國家作為一個整體,其經濟總量占全球經濟比重已經從12%上升到23%,貿易總額比重從11%上升到16%,對外投資比重從7%上升到12%,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50%。

金磚國家之間在合作機制上建立了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設立金磚國家應急儲備安排、成立金磚國家工商理事會和金磚國家智庫理事會等。在貿易合作上,去年五國間貿易總額就近3000億美元。今年前7個月,對其他金磚國家進出口1.15萬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增長32.9%,高於同期外貿整體增速14.4個百分點。

結束了一個「黃金十年」后,金磚機制下一個「十年」又將如何開啟?

不同於上個十年,金磚國家都處於快速發展時期,當下金磚機制面臨新的形勢和挑戰,從內部來看,金磚五國的正面臨結構性轉型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問題,俄羅斯、巴西、南非資源面臨出口供大於求等問題,印度經濟面臨兩極分化等問題;從外部看,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趨勢有所抬頭,以及發達經濟體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出現越來越明顯的復甦趨勢給新興市場和發展家帶來新的競爭和挑戰。

2009年之後,金磚國家整體承受住了全球經濟放緩的壓力。但與和印度的發展態勢相比,巴西、俄羅斯、南非的經濟表現仍相對遜色,市場上也出現了「金磚褪色論」。

「現在站在新一輪經濟復甦周期新的起點上,有機遇也有挑戰,比如去年全球大宗商品價格的強烈反彈,巴西和俄羅斯資源出口依賴型的經濟體受益匪淺。另一方面貿易投資保護主義盛行,各種逆全球化甚至反全球化的思潮甚囂塵上,各種地緣政治、衝突此起彼伏這都為金磚機制的發展帶來挑戰」,徐洪才說,「在這種背景下,金磚國家對話迫切要處理四大問題,即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治理赤字以及人文交流問題。金磚機制的對話也應該更加常態化,今年舉辦的首次金磚國家外長會就是一大突破」。

徐洪才認為,首要的問題就是確保政治安全上的合作。「期待金磚國家做出表率,創造一個和平發展良好的國際環境。我們都是發展家,軍事對峙是不可行的,要通過談判、對話的形式解決分歧。」

國際方面,市場預期今年9月美聯儲縮錶板上釘釘,今年至少再加息一次,分析稱歐洲央行在明年開始羅列計劃削減QE。「這會使全球資本流動面臨挑戰和不確定性。過去經驗表明每一次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資本迴流發達經濟體,新興經濟體都會受到影響,也曾經出現過金融危機。在目前全球經濟,全球經濟政策出現嚴重分化的背景下,金磚機制更要加強政策溝通和協調」,徐洪才說。

建議五國啟動雙方主權貨幣直接進行計算的議程

在今年8月舉辦的金磚國家經貿部長會議通過了《金磚國家投資便利化合作綱要》,此舉措被看作是「真金白銀」。「投資是推動新一輪經濟全球化和經濟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引擎。促進五個國家之間的貿易投資的便利化是基礎,儘可能消除各種不必要的關稅壁壘和非關稅壁壘,建立起五個國家海關信息共享的網路,打通運作」,徐洪才對鳳凰財經表示。

具體產業合作方面,徐洪才認為基礎設施產業、製造業、高科技、服務業等很多領域的合作都可以加強。發展家最缺少就是基礎設施、能源、資源的有效利用,通過合作可以做到優勢互補。他舉了不少合作例子,「比如巴西的水電、新能源行業,俄羅斯的石油、天然氣、礦產資源、基礎設施領域,南非的能源和金融等領域都和形成了良好的合作氛圍」。

和印度的合作也迅速開展,比如在產能合作方面,如三一重工目前在印度設立了首家海外工廠,並成為全球混凝土機械裝備和建築機械裝備的領頭羊。在新興產業方面,近兩年,包括BAT在內的互聯網企業紛紛在印建立橋頭堡,專註於科技產業的國內投資機構,更是不約而同將重金「押注」印度。

「和印度還有很大合作空間,尤其是基建領域」,徐洪才說。印度作為人口大國,相比其它新興經濟體基礎設施比較薄弱,比如印度首都德里到周邊城市阿格拉近200公里,相當於北京到天津的距離,開車要多花好幾倍的時間,在基建方面有著豐富的投資經驗和技術優勢,目前高速公路的增長速度可以與美國上世紀50年代相比。

2016年,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在所有成員國中批准了7個項目,共15億美元的貸款,為新興國家基建「保駕護航」。「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還要逐步拓展,首先要和當地政府合作,還要和當地政策性銀行、商業性金融機構、資本市場、尤其是工商企業展開合作,政府起引導作用,把更多私人資本的積極性調動起來」,徐洪才說。

同時,徐洪才還建議金融合作要擴大,包括本幣互換要擴大規模,五個國家啟動促進雙方主權貨幣直接進行計算的議程。目前新開發銀行主要用的互換單位還是美元,這不僅增加成本,也增加了風險。同時,他強調當地金融市場要展開合作,比如的上海可以和印度的孟買、南非的約翰內斯堡、俄羅斯的莫斯科等金融市場形成一個聯動機制。這些合作可以借鑒上海和倫敦,上海和香港地區的合作經驗,比如發行當地債券等。從金融市場、金融機構、金融業務、金融監管這四個層面深化金融合作。

在金融合作帶來發展契機的同時,金融合作開化也容易造成「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結果,在經歷了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的巨大衝擊后,新興市場和發展家越來越重視和擔憂金融安全和風險把控問題。2013年,金磚峰會決定設立金磚國家應急儲備安排,2014年峰會簽署條約。徐洪才認為,這個儲備庫還要擴大規模,進一步做實,提升應急的能力。另外,在反洗錢、金融犯罪、金融監管規則等監管層面也可以加強合作、相互借鑒,分享經驗。比如南非的證券交易所,印度孟買資本市場交易所開放水平、監管方面、上市公司治理在全世界有口皆碑,值得成員國學習和借鑒。

可考慮吸收墨西哥、印尼、土耳其等作為成員國

今年5月份,首屆「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成功舉辦,形成了76大項、270多項有代表性的成果,同簽署「一帶一路」相關協議的國家及國際組織總數達到68個。

同時,未來三年,將向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發展家和國際組織提供600億元人民幣援助,向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增資10億美元,向有關國際組織提供10億美元。

此次在廈門召開的金磚峰會被認為是「一帶一路」的延伸,為「絲路」倡議鋪上「金磚」。廈門作為海上絲綢之路重要的節點城市受到了極大關注。

「『一帶一路』是一個開放性的包容性的國際合作平台,共商、共建、共享三大理念其實和金磚精神「開放、包容、合作、共贏」是相通的,內在一致性的,金磚國家合作與『一帶一路』的倡議相結合是大勢所趨,可實現更廣泛、更包容、更多樣性的發展。金磚成員俄羅斯和印度目前都在「一帶一路」倡議的藍圖規劃中,與俄印兩國就『一帶一路』不斷進行協調,推進戰略對接,實現互利共贏、共謀發展」,徐洪才說。

徐洪才認為目前應該思考在「一帶一路」框架下怎麼擴大合作,現在越來越多發達國家都明確表示願意和合作共同開發第三方市場,比如川普還派了專員參加「一帶一路」峰會。金磚機制的合作也應該擴大,不僅是五個國家的事情,還可以考慮其它的國家,在合作方面也可以更加深入,這就是「金磚+」。

2013年開始,歷屆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均由東道國邀請一些非金磚國家進行對話交流。8月30日,外交部長王毅在外交部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和新興市場國家與發展家對話會中外媒體吹風會上表示,金磚國家不是封閉的俱樂部,金磚合作的影響也遠遠超出五國範疇。金磚機制不僅已成為新興市場和發展家加強團結合作、維護共同利益的重要平台,也在對國際和平與發展事業發揮著日益重要的作用。今年,中方總結以往的成功做法,概括並提出「金磚+」模式,一經提出,就得到很多新興市場和發展家的歡迎和支持。

王毅強調,「金磚+」的理念是開放包容、合作共贏,這與金磚精神高度一致。「金磚+」的宗旨是加強金磚國家同其他新興市場和發展家的對話合作,推動建立更為廣泛的夥伴關係,促進更大範圍的共同發展繁榮。

「可以考慮吸收一些別的成員國,作為觀察員擴大金磚機制,比如一些地區較有影響力的國家,墨西哥、印尼、土耳其、哈薩克等」,徐洪才建議。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