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你在孩子身上花的力氣,為什麼會變成最深的遺憾

你在孩子身上花的力氣,為什麼會變成最深的遺憾

轉載自李松蔚 你在孩子身上花的每分力氣,都有可能變成最深的遺憾

容易被這類親子文章打動的父母,我假定他們具有如下品質:認真負責,重視孩子的教育和發展,熱愛思考,追求方法論,希望付出正確的努力,換取在孩子身上的相應回報。

那麼請你這篇發人深思的文章。

我有一個師兄是學霸,不是一般的學霸,而是北大一堆學霸當中的真·學霸。是那種在熄燈以後,借著水房的燈光靠一台快譯通啃英文原版教材的人物。他從小縣城一路走來,現在做到一家戰略諮詢公司的VP,多次幫助各種五百強級別的客戶排憂解難。最多的時候,手上管理過上百人的團隊。

這麼一個人精,也管不住自己上國小的兒子。

教育問題困擾他相當一段時間了。

「每天都這麼鬧一場,」他點了根煙,「你嫂子準備辭職了。」

「為了彤彤學習?」我一愣。

師嫂也是名校畢業,一路摸爬滾打十幾年,也在自己的領域立了字型大小。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做到今天的位置。

「現在後悔了,」師兄說,「前幾年兩個人都在拼事業,早該讓她離職,多花點時間在孩子身上。不然你說,這輩子拼的是什麼?」

他們的兒子,彤彤,也沒犯什麼彌天大罪。他聰明,英俊,有教養,唯獨有一點讓父母頭疼,就是不愛學習。每次考試都在班上墊底。

師兄師嫂試過各種方法,效果都不好。老師說孩子上著上著課就兩眼放空,說什麼都白說。一寫作業就磨蹭。要說他注意力不集中呢,看起動畫片來幾個小時都沒問題。打也打了,罵也罵了,道理都講爛了。也只有父母守在旁邊,才鎮得住一點。

沒辦法,父母只能有一個暫停自己的職業生涯。

即使如此,他們也對孩子的前途不樂觀。

「我們這樣也可以說是相當用心了,」師嫂訴苦,「每天晚上盯著他學習,有幾個家長能做到?」為這事她還跟師兄拌過嘴:「他老嫌我做得不夠。」

「是我們前幾年沒做夠。」師兄悶頭抽煙。

「每天盯著?」我問,「要做到這種程度嗎?」

「吶!趁你們家孩子小,抓緊給她培養習慣吧。不然以後有你麻煩的。」

我提醒他們:「咱們小時候也沒用家長這麼管啊,不也考上北大了?」

「哪能跟咱們那時候比?你不知道現在的孩子!」師兄師嫂都在苦笑,「抄一頁生字能抄倆鐘頭。稍微不看著他,他就打遊戲。我們把平板啊電腦什麼的都沒收了,他寧可發獃,盯著牆上的照片,也不學。而且,現在這些家長個個都抓得緊,很多東西老師上課都不教,別的孩子全會。總之你別像我們以前那樣偷懶。」

說得痛心疾首,字字血淚。

「但你們已經不懶了,」我說,「彤彤的成績還是沒起色啊。」

師兄說:「那是因為我們以前欠得太多。」

「你先聽聽人家在講什麼,」師嫂說,「你是覺得,問題不在這裡嗎?」

「旁觀者清,」我點頭,「問題確實不在這裡。」

你看到問題在哪裡了嗎?

整個對話,師兄師嫂一直在自責:「」這裡做得不夠,「我」那裡做得不夠,「」試過一切方法,他就是不肯好好學,「」還能做啥?

一切的一切,出發點都是一個字:

父母要為孩子的學習承擔百分之一百的責任。我做好了,孩子就好了。

好好學習究竟是誰的課題呢?

孩子的課題。

養孩子不是照著圖紙搭模型,只要你操作正確,最後就搭出來那麼一個東西。孩子是活物,所以養孩子更像種花,蓋上土,澆上水,還要一段等種子自己發芽的時間。

可是自始至終,我沒有聽到一句孩子自己的立場。

父母似乎完全沒有覺察。按他們的認識,他們就是孩子的代理人。「我告訴他,你是為我們學習的嗎?不是啊!你是為自己學習!」師兄痛心疾首。

「問題就在這裡。」我說。

彤彤就是在為父母而學習。

他爹無法理解。師兄從小到大,學習從來只靠自覺,父母幾乎沒有督促過。

「學習改變人生,我從小就懂。」

來自小縣城的他,父母做了一輩子的小生意。他每天在筒子樓里爬上爬下,在白熾燈昏暗的燈光下伏案讀書,渴望去一個更廣闊明亮的世界。

「彤彤呢?他有改變的動力嗎?」我問他。

師兄的兒子,說是錦衣玉食毫不誇張。住在將近兩百平的房子里,從落地窗可以俯瞰小區的人工湖。吃的是進口食品,穿的是名牌童裝,想要的玩具,從來不用說第二遍。每個暑假都出國,前些天剛從阿爾卑斯山度假回來。

「他的學習好不好,對他的人生還重要嗎?——除了應付你。」

「不能這麼說,」師兄反駁,「學習又不是為了生存,他該有更高的追求。照你這個說法,所有家庭條件不錯的孩子都沒有學習的動力了?」

「別人家有別人家的情況。咱們只說彤彤,他現在學習就是完成任務。從現實的角度說,他這輩子就算不奮鬥,也夠用了。——對不對?」

師兄有點惱怒:「你的意思是,我們努力奮鬥反倒耽誤他了?」

師嫂打圓場:「你聽人家把話說完。」

「我知道他說的是什麼,」師兄不耐煩,「這些我又不是沒想過。問題是這種說法沒有任何建設性。該怎麼解決呢?我們要怎麼做才能幫到彤彤呢?」

我說:「我有辦法幫他,你想用嗎?」

「什麼辦法?」

我故意停了一會兒:「但是你用了,彤彤就沒法幫助自己。」

師兄愣住了,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我知道你說的是什麼了。」轉頭看向師嫂:「我們……可能要重新考慮一下你辭職的事。」

這篇文章會告訴你一些教育孩子的理念。但是在這之前,我首先要說,關於教育孩子,你目前掌握的理念幾乎全都存在一個致命的誤區:

它們都把太多責任放到父母身上了。

有太多文章教「你」應該怎麼做了,是不是?

網上的理念是胡說八道嗎?不是,它們各有道理。

但它們最多只有一半的道理。它們強調的是,你做好了,你的孩子就好了。

並不關心孩子自己想怎麼做。

不可否認,這樣的觀點最吸引眼球。我們明知道有些東西是危言聳聽,但還是不敢拿孩子的前途和命運去冒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但危言聳聽還不是它們全部的危害。更大的問題在於它們是片面的,是否定孩子作為一個活生生的人的存在感的。所有這些道理,都是講給父母聽的。它把父母捧到了一個決定性的位置上,彷彿一個養成遊戲的玩家,孩子是他們操縱桿下的角色。你花了多少心血,就能在這個角色身上收穫多少成長。如果成長得太慢,是因為你太懶。

它在暗示:孩子怎麼想怎麼做都不重要,你才是他人生(至少前半程)的主角。他只是一個沒有主見,不明是非,也沒有能力為自己負責的人。

也許,你的孩子會接收到這樣的暗示。

當著師兄師嫂的面,我跟彤彤聊了一次。

「你其實一點都不喜歡學習,是不是?」我問他。

「也還好……」他猶豫地看著父母。

師兄師嫂鼓勵他:「你怎麼想的,就怎麼說。」

「你喜歡做的事是什麼?」

他笑起來:「打遊戲。」

師兄立刻哼了一聲:「你能打一輩子遊戲?」我看了他一眼,他收住了。——你看,他已經在改了,但還會習慣性地替孩子做判斷。

「萬一彤彤以後做職業選手呢?」我不軟不硬幫孩子頂回去。

彤彤搖頭:「我做不了職業選手,那個很辛苦。」

你看!他居然是考慮過的。

「所以你有沒有想過將來幹什麼?」

彤彤吐了吐舌頭,不說話。師兄說:「他哪裡會考慮這些。」

「做有意思的事。」彤彤撓頭。

「做什麼事都要先考大學。」師兄不失時機地說。我又一次盯住他。

我轉向彤彤:「具體說呢?你想做什麼?」

「我想做……」他臉紅了,「導演。」

師兄和師嫂對視了一眼,表情驚訝。彤彤從來沒跟他們說過這個想法。

「當導演你得先考……」師兄說了一半,這次被師嫂攔住了。

我問彤彤:「你知道要怎麼當導演嗎?」

彤彤點頭:「不是電影導演,我就想拍一些搞笑的短視頻。很簡單,自己拍自己剪,傳到網上就可以了。一開始不賺錢,我就是覺得有意思。」

「你了解了這麼多!那你第一步的打算是什麼?」

他的父母直直地看著他,就像初次見面一樣。

他說:「我想要一台自己的微單。」

我拍了拍師兄的肩:「聽到沒?現在,你可以跟你兒子談條件了。」

很難相信吧?這樣盡心盡責陪伴的父母,居然從未聽到過孩子的夢想。

只要問一句,耐心等一等,孩子就會說出來。

他們卻滿心焦慮:「我該怎麼做,我還要做多少,才會讓他變好?」

當然我不是在暗示,所有不愛學習的孩子都是跟彤彤一樣的情況。所以同樣的對話教給另外一個人,用來「幫助」他的孩子,一定沒用。

父母需要的不是學習一套對話的技巧,而是改變一套理念。

一句話:孩子是他自己的主角。

就像上面這段對話,平平無奇,沒有任何技巧,僅僅只是把孩子作為主角的一次訪談。難的不是怎麼做訪談,難的是怎麼不把它變成一次干預

如果想要干預的話,對話就會是這樣:

我不喜歡學習。

可是(我覺得)學習很重要啊!

以孩子為主角的時候,對話會是這樣:

我不喜歡學習。

哦,那喜歡做什麼呢?

如果是想干預,對話還會這樣發展:

我想以後當明星。

你可拉倒吧!(我覺得現實)

以孩子為主角的時候,就會這樣:

我想以後當明星。

沒有具體想過怎麼做?

想干預的時候,會這樣:

我討厭你們管我。

我們不管你怎麼行?(我們不放心)

以孩子為主角的時候,就會這樣:

我討厭你們管我。

如果我們不管你,有什麼打算?

嗯,有人可能在想,這兩種對話方式究竟有什麼不同?你需要掌握的技巧在哪裡?

你需要自己悟。記住,看到孩子本身。

關鍵的問題,還是如何分開「你」和「我」。

其實,我也就是這麼說說而已。你仍然可以保留你的想法。無論我有多麼想干預你,影響你,我都必須接受這個事實:你始終是一個獨立的人,你有自己的想法。我會試著去理解你是怎麼想的,你會如何為自己的生活負責。

退一萬步,就算我真的想改變你,也得先站在你的立場上,不是嗎?

說來簡單。可是一涉及到親子和教育領域,清楚的人也會犯糊塗。一方面,人都有自戀的本性,總覺得自己應當承擔比實際上更多的責任。

這常常會把人捲入泥潭。我見過很多父母,為了本該屬於孩子的責任跟孩子較勁,直到身心俱疲,包括吃飯,睡覺,按時起床,更不用說做作業了。孩子也樂於讓自己變成一個不負責任的人,好讓父母替他們承擔一切。

這種家庭的父母很辛苦,費力不討好。他們既焦慮,又自責,榨乾了自己的每一分時間精力,仍然覺得不夠。然而他們做得越多,反倒是錯得越多。

——停下吧,做得夠多了,過度了。

說到底,孩子有什麼遺憾,孩子自己會去處理。這篇文章本來就在講,父母當得怎麼樣,並不足以左右孩子的人生。

歡迎來懂你APP上說出你的困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