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重馬國內冠軍劉英才:躍居「中國業餘一哥」的高中生

重馬國內冠軍劉英才:躍居「中國業餘一哥」的高中生

3月19日,業餘第一高手在重慶誕生:來自蘭州的高三學生劉英才跑出2:26:12的驚人成績,將PB大幅縮短6分23秒,一舉奪得國內冠軍。

劉同學在此,諸神退位。

在3月19日這個無錫、重慶、成都和清遠馬拉松「四星連珠」的「超級星期天」,馬拉松界發生了兩件大事:

首先是筆者曾經指出的,雲南專業隊老將楊定宏和體制外第一高手李子成,在無錫分別創造今年最好成績2:13和2:15。

第二件大事是業餘第一高手在重慶誕生:來自蘭州的高三學生劉英才,跑出2:26:12的驚人成績,將PB大幅縮短6分23秒,一舉奪得國內第一和國際第十二。

他由此超過去年在上海和合肥先後以 2:28:59 和 2:27:44 刷新PB的周其祥,以及游培泉、陳龍等少數全馬剛突破 2:30 大關的「業餘大神」,坐進業餘選手的第一把交椅。

重慶馬拉松差點報成半程

這已經是劉英才連續第二年排名重馬國內業餘第一。去年重馬也是他的開年首場比賽,那次他的成績是2:32:35,首次達到國家一級運動員等級標準。

今年重馬,他很早就報名康比特跑團。不過,近日他在接受筆者專訪時透露,自己原先想跑的其實不是全馬。

剛報名后不久,劉英才找康比特跑團募集人魏靜商量:「我能不能換個半程,因為重馬前我剛跑完5000米,擔心有點影響。」

「靜姐給我回復說:你速度不行,耐力好;建議我還是跑全程。我說那行吧。」他笑著回憶道。

事實證明,魏靜分析得很有道理。

劉英才說自己賽前沒什麼成績目標:「這次不知道怎麼回事(跑這麼好)。跑之前我跟他們說,這次是來打醬油的,隨便跑下來就行了。」

比賽當日,他早晨7點抵達起點附近,上廁所、存包后,7點半到出發區。由於拿的是贊助商名額,他們被分到B區;「我們想辦法插進去的」。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被迫「插隊加塞」:「去年蘭州馬拉松也把我分到C區。我不想站到C區,不然過起點時別人已經跑遠了。我跳進A區,結果被抓出來了,發槍時還在外面站著。」

劉英才向工作人員連聲央求:「老師,讓我進去吧!」但對方就是不肯通融。

直到發槍后,他才設法跳進圍欄,還好沒損失多少時間,起跑只耽誤20秒,1公里后他就追上黑人女子精英。

「雖說每次是看凈成績,但是如果你跟不上大部隊,一個人跑挺費勁的。所以我們每次都想盡辦法插到前面。」他解釋說。

輕鬆戰勝女子冠軍

今年重馬,劉英才的計劃還是跟上女子第一集團,這樣應該能跑2小時30分左右。

這撥特邀選手的水平,比去年蘭馬的高出一大截:兩者女子冠軍成績分別是2:26:22和2:32:16,平均配速3:28 vs 3:36。他的好成績應該就是被她們帶出來的。

「我跟著她們跑,感覺怎麼這麼快——3:27、3:28的配速。雖然速度很快,但感覺不累。跑到20公里我在想:我是不是在做夢啊?」他笑道。

劉英才半程用時1:12:56,後半稍慢16秒,基本沒有掉速。以前如果前面跑這麼快,後半必然會慢很多。

對於緊跟不舍的這些男子業餘高手,非洲女子精英並沒有試圖甩掉,畢竟男女排名有別,大家不存在利益衝突,還樂得多幾個人作伴陪跑。

跟著女子第一跑還有一個好處:多了不少上鏡機會。

「跑到30公里,我吃了個能量膠。央視解說員楊健評論說,這個運動員吃了個能量膠;這個點能量非常重要(笑)。」比賽結束后,劉英才的很多微信好友都給他發來這段小視頻和截圖。

女子第一集團起先人數眾多,到後來只剩下一個,還有一個為她領跑的白人兔子。

跟跑的男子選手也在逐漸減員。原本和劉英才一起跑的,還有他的師哥王濤和來自青海、PB 2:20的楊成祥。

33公里左右楊成祥掉隊,到35公里王濤也被拉開距離,但一直和他們保持視線接觸。

最終王濤比師弟慢30秒過線,位居國內第二。楊成祥因為「掉速特別厲害」,被「福建一哥」游培泉反超,排名國內第四。

劉英才的成績也許還可以再好一些,因為到35公里處,他一度考慮甩開女子第一,不過最後還是放棄這一念頭。

「35公里出頭有一座橋。我上橋的時候,看到那個女子黑人跑不動、速度慢了。我想超,又怕到終點前可能發生意外比如抽筋,心裡沒底,還是保守一點,跟上吧。一直跟到40公里,我覺得這個狀態到結束應該沒問題,再抽筋也是兩公里就到了。」 他回憶說。

於是他開始發力,而對方顯然也在加速,最後兩人以7秒之差的槍聲成績完賽。

改變命運的一場比賽

重馬PB 6分多鐘的超水平發揮,並沒有讓劉英才「感覺身體被淘空」:「跑完沒什麼狀況。我發現每次跑不好的時候,下來都特別累,心情也不好,還會出各種狀況。」

去年北馬就是一例。以2小時44分完賽時,他在終點一跪下親吻賽道,立馬就嚴重抽筋,痛得呲牙咧嘴。

這次重馬到終點,工作人員上來攙扶,他一臉輕鬆地謝絕:「不用扶!」顯得狀態良好。

第二天他沒有跑步,因為要坐火車回老家,做聯考體檢。

劉英才是甘肅體育名校蘭州六中的高三學生。「學校也有普通高中生,我們體育生算高職——我們的職業就是練體育的,跟體校差不多。」他解釋說。

直到初三下半學期被招進這所學校,他才開始系統性地練跑步。

劉英才1995年11月22日生於甘肅省臨夏縣井溝鎮(身份證上的日期是1995年9月15日)。

對於21歲還在念高中一事,他在微信上有些難為情地向筆者解釋:「我學習不好,國小一、二年級都上了兩年,再加上去年練的不是太好,高三又留了一年。所以,我年齡是個硬傷啊[捂臉]」

不過自從上高中以後,雖然每天都要花很多時間訓練,他卻沒有再被當掉。

劉英才家境並不寬裕:父親是個體戶電焊工,為蓋樓房的人家安裝不鏽鋼樓扶手。他沒有店面,只是「騎一輛三輪摩托,誰有需要就打電話叫他上門」。

母親以前在家種地,近幾年和他父親一起做(下圖左起為劉英才、他母親和姐姐)。

他家人都看不出有任何體育天賦,直到他這一代才有所改變:他姐姐以前練過武術,現在在南京上大專。

「我長跑是我哥帶動起來的。」劉英才所說的「哥」名叫劉云云,其實是他的同村發小,以前比他跑得快;如今兩人的實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下圖左為劉云云,全馬PB 3:05)。

劉英才記得自己上國小時,一次參加100米往返跑,只拿到第十名:

「我短跑不行。(現在)100米只能跑13秒左右。我們教練說,長跑和短跑是衝突項目:長的好了,短的不行;短的好了,長的不行。」

國中時代學校組織的一場兩公里左右越野賽,讓他第一次嘗到冠軍的滋味。初三那年的另一場比賽,更是從此改變了他的命運。

那是2013年市裡面的一場長跑比賽,距離大概8.8公里。劉英才戰勝所有體育生奪冠,並因此被一個老師慧眼相中,介紹他到蘭州六中。

「臨夏雖然有體校,但沒有練長跑的。我速度太差,只能長跑。」他又一次強調自己的弱項。

一個體育生的活法

據劉英才介紹,在蘭州六中,體育生的作息制度是這樣的:

早上六點出操,八點上課;上午四節課,上到12點;下午兩節課,上到四點,課後開始訓練。

至於訓練內容,「早上慢跑,下午有時間就跑個大課。」

他的冬訓跑量周將近200公里,每周休息半天——星期天上午慢跑十幾公里,下午休息;比賽季周訓練量下調到120至150公里。

平時他們長距離最長拉40公里,不過這個冬天他40公里只跑過一個。

「過年後我很想準備海南馬拉松,後來發現跟考大學(3月4日5000米測試)時間衝突了,就沒準備。專心準備5000米,最長只跑30公里。」 所以說這次重馬他沒怎麼準備。

在重慶跑出優異成績的第三天,劉英才便開始訓練,「其實就是走了一下」。第四天恢復一天兩練,慢跑排酸,再輔以拉伸,「這一個星期都是這樣」。

他說蘭州六中練長跑的有二三十個,「水平高的也就一兩個、兩三個」。長距離他最快,800、1500米還有比他快的。

重馬國內第二王濤也是六中畢業的。這是2013年兩人跑完蘭馬10公里的照片,王濤拿過兩次半馬10公里冠軍(35分多,右二)。

劉英才在學校寄宿,生活費不貴——學校免學費和住宿費,主要開支用於吃飯和坐車。

「以前從家裡要錢的時候,家裡情況也不好。每次爸媽打500塊錢過來,讓我多吃點、別亂花。我感覺光吃飯就不怎麼夠,吃完就不好意思要了。吃一碗面10塊錢,都覺得太貴。」他笑稱。

他兩年蟬聯重馬國內第一,可惜主辦方只獎勵前八名,前三名的獎勵門檻又很高——2小時14分,大概是因為重馬除今年這樣的全運會年之外,經常兼作馬拉松錦標賽的一個分站。

還好有康比特對參加該品牌跑團的國內前幾名另有獎勵,而且只招募業餘和退役的專業運動員(這裡必須為這種獎掖國內業餘選手的行為點個贊)。

作為全程國內冠軍,劉英才可以拿到1萬,稅後8000(半程國內第一5000元)。他將獎金用作生活費和參賽費用,剩餘的存起來。「從前年19歲起,我就沒從家裡要過錢。

馬拉松二級生

劉英才第一次接觸馬拉松,是2012年蘭州馬拉松半程比賽。

當時還沒正經練過的他,和劉云云專程到省城參賽。「長那麼大才第一次去蘭州。跑了1:33:36,我還感覺跑得挺快的(笑)。」

後來水平之所以突飛猛進,一方面是得到蘭州六中中長跑教練霍智能老師(下圖中)的指導。

另外從2015年3月起,在霍老師的推薦下,他又向西北民族大學的張雲山教練(3000米室內紀錄保持者,下圖)拜師學藝。

2015年6月,劉英才在蘭州完成他的人生首馬,首戰攻破2:40。

去年6月繼重馬2:32之後,他在蘭馬再次跑出相近成績, 也是國內冠軍。「因為有海拔,那個成績我還比較滿意。」

當然,他的馬拉松道路並非一帆風順,全力備戰的2016北京馬拉松反而沒跑好:前面跟著女子精英,導致後面跑崩了,成績僅為2小時44分。

這還不是他的PW(最差成績)。2015年衡水馬拉松,他為了考大學,準備打馬拉松一級(2:34)。

因為缺乏經驗,他也是前半程跑太快,加上腳底磨破,只好從35公里一路走到終點,以3小時24分完賽。「工作人員問我上不上車?我說不上(笑)。」

劉英才的下一個目標,就是4月29日的天津全運會馬拉松大眾組比賽。

這一賽事不允許退役運動員報名。他準備拿重馬的成績參加,自己上官網報名。

可惜他沒機會和專業選手一較高下,因為比賽分三槍出發,依次為:女子專業組,男子專業組,大眾組,互相間隔半小時。

他表示自己不會註冊專業運動員,因為現在全運會、奧運會都設大眾組,不註冊也能參加;「奧運會達標門檻(2:19)太高了。聽說2020年東京奧運會,國內如果沒人能達到那個成績,誰最接近誰上。」

今年冬天,他準備赴雲南跟著專業隊練練;「自己練因為沒有高手帶,提高的空間非常小。」

升學之路

劉英才的最好成績是:1500米4:10,;5000米15:16,10公里沒全力跑過,跑半馬時前10K跑過32:29。

那個5000米的成績,是他不久前報考西安交通大學時跑的。雖然跑最快,他最後沒有被錄取。

劉英才只好再考陝西師範大學,5000米測驗成績已經公布,就等4月23日再考文化課——語文、數學、英語、政治。

他聽說上海體院最近專門成立馬拉松學院,可惜報名已經截止:「我報錯了,沒機會。只能等明年了。」

甘肅專業隊也看中他,讓他過去訓練,他回復等大學考完再說。甘肅隊隊員全馬最好水平是2:24,且僅有一人。

劉英才的半程PB是1:09:35,在內蒙古跑的;「那次只取前八名,來了8個黑人,內蒙古專業隊也全來了。」

他的目標是,上大學以後,用四年時間達到2小時20分的國家健將等級;「現在專業隊達到2:20的也不多,去年大概只有十幾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