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理性即端莊

理性即端莊

《女權的辯護》是沃斯通克拉夫特的經典之作。出版於1792年,是第一部偉大的女權主義著作。在2005年英國著名作家梅爾文·布拉格評選出的12部影響世界的作品中,《女權的辯護》與《聖經》、《物種起源》等一同入選,這部著作在人類進程當中所產生的重要影響由此可見一斑。

其實,英語中直到1890年代才出現了我們現在所使用的「女權主義」(feminism)及「女權主義者」(feminist)這兩個名詞。在之後的一百多年中,這兩個名詞逐漸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知道和使用。無論在東方還是西方,它們所產生和傳播的年代,都是男性主導社會發展、並且在很大程度上主宰女性命運的時代。「女權」主張的出現,挑戰了男性的權威,也因而像其他那些被壓迫群體的權利主張一樣,引起了既得利益者的強烈反對。其中很重要的一種手段就是為這個主張貼上各種名不副實的標籤,通過歪曲其原本的含義,來阻止人們對它的接受和認同;例如將女權主義等同於「仇男主義」、說女權主義者都是「想要爬到男人頭上的醜女」。

瑪麗寫作此書是在「女權」相關的名詞出現之前,我們可以也應當剝除掉當今人們對於「女權」的理解以及附著於其上的各種標籤,就只是在瑪麗所使用的「女權」含義(the rights of woman,意為「女性的權利」)之下來閱讀和思考這本書。

為女權辯護

論謙遜端莊

1791年版《真實生活的原創故事》的卷首插畫

(由威廉·布萊克雕制)

謙遜端莊,那情感與理性的神聖產物,那真正的心靈之美!可否容我不揣冒昧一探你的本質,追溯你那潛藏著的、溫和的魅力?你使得人類性格中的每個稜角都變得圓潤,也讓那些原本只會令人敬而遠之的事物變得可愛!你讓智慧變得宜人,讓格調崇高的美德變得平易可親,讓它們得以與人性融為一體!你在愛情周圍散布飄渺的雲霧,為它增添欲語還羞的美麗,那羞澀的芳香沁人心脾,讓人著迷——你為我調諧出具有理性的說服力的語言,直到我將女性從那華麗的卧床上喚醒,不然她們會在那兒懶散地睡掉自己的生命![1]

在之前談到我們的觀念聯想[2]的時候,我曾指出過兩種截然不同的模式;在為「端莊謙遜」下定義的時候,我同樣認為應當看到它具有純凈的心性與樸實的性格兩個方面,並對它們分別加以認識。前者是源於忠貞,後者則使我們能夠對自己有正確的認識;它們雖然與高度的自尊意識相一致,但卻絕不是虛榮和傲慢。這個片語中的「謙遜」是指一種清醒的心智狀態,它使一個人不會自視過高;而且它與妄自菲薄的自卑也不一樣。一個謙遜的人通常有偉大的計劃,並且堅持執行,他了解自己的能力,他用成功來證明他的計劃是偉大的。彌爾頓曾為了他後來被證明是頗有先見之明的理論而飽受爭議,可他並未因為自己發現了這些理論而驕矜[3];華盛頓將軍受命統帥美軍時,也不曾為此而自大[4]。後者一直都被認為是一個謙遜的人;可他從不自卑,否則他就會猶豫退縮,不敢親自承擔起指揮軍隊的重任。

謙遜的人堅定,自卑的人怯懦,浮誇的人專橫;這就是我觀察了許多人之後得到的判斷。耶穌謙遜,摩西自卑,彼得浮誇[5]。

我們一方面要將謙遜和自卑區別開來,一方面也要將端莊和羞怯區別開來。羞怯,實際上與端莊截然不同:最靦腆的小姑娘和最不開化的鄉下人,常常會變成最厚顏無恥的人;他們的靦腆僅僅是出於無知而表現出來的、本能的膽怯,因此很快就會變得厚顏自大[6]。

……

我的結論是,那些最大程度地發展了自己的理性的女性,一定也是最端莊的——雖然她們變得儀態安嫻,舉止上不再呈現出年少時那有趣而迷人的羞澀。[7]

譯註:

[1] 參見《失樂園》第四、五卷。關於約翰·彌爾頓及《失樂園》,可參見第二章註釋1。

[2] 參見第六章註釋1。

[3] 此處可能是指彌爾頓的作品《致父親(Ad Patrem)》,他在信中感謝父親對自己的支持,並回答了父親對他職業選擇的憂慮,表明了想要做一個詩人的決心。也可能指彌爾頓的《論出版自由》一書,這本書在1644年剛剛獲准出版時流傳不廣,但在美國獨立和法國大革命后,此書卻影響很大。關於約翰·彌爾頓,可參見第二章註釋1。

[4] 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美國獨立戰爭時殖民地軍的總司令。在1783年帶領殖民地戰勝英國獲得獨立之後,他拒絕了同僚提出的由他繼續領導軍事政權的提議,回歸平民生活。1787年,華盛頓主持制憲會議,制定了美國憲法。1789年美國聯邦政府成立,他當選美國第一任總統,並在兩屆任期結束后,自願放棄權力不再謀求續任。華盛頓因為在美國獨立戰爭和建國過程中所作出的重要貢獻,以及用實際行動拒絕專制,維護民主共和,而被尊稱為美國國父。

[5] 耶穌、摩西和彼得都是《聖經》中的重要角色。耶穌是《聖經·新約》的中心人物,基督教的創始者,基督教認為他是《聖經·舊約》中所預言的救主,是三位一體的上帝耶和華的第二位格:聖子,即「道成肉身」的上帝。《聖經·新約》中記載了許多他的事迹,他不拘泥於當時猶太教的傳統禮節,而主張慈愛救恩,對待異族人、女性及罪人都不加歧視。摩西則是《聖經·舊約》中所記載的公元前13世紀時的猶太民族領袖,被認為是猶太教的創始者,他受上帝耶和華之命,率領當時被古埃及奴役的希伯來人經歷了四十多年的逃亡,在上帝旨意下制定了「十誡」作為猶太人的律法。彼得則是《聖經·新約》中所記載的、耶穌最重要的弟子「十二使徒」之一,被稱為「磐石」,一度熱心於借耶穌的能力進行如驅鬼等顯示神跡的活動,並因此而被耶穌批評。在耶穌被處死之時,他因為害怕而連續三次不肯承認與耶穌的關係,事後一直為此後悔。彼得對早期教會作出了很多貢獻,最後在羅馬殉教。

[6] 「第一次看見紅衣士兵的時候,

這鄉下女孩兒是多麼地驚慌啊,

趕緊把臉兒往門后藏;

第二次再見到他,她就不再那樣害怕,

遠遠地,她望著那軍服的花邊;

如今她已完全不再恐懼,

任由他握緊自己的手兒,

在他的懷抱中從容地調笑,

而且,她覺得每位士兵都富有魅力;

從一個營帳到另一個營帳,遍布著她燃燒的愛火;

因為習慣已戰勝了她的羞怯。」

——蓋伊

(引自約翰·蓋伊《寓言集(Fables)》中的《馴服的牡鹿(The Tame Stag)》,1727年本。約翰·蓋伊(John Gay,1685–1732),英國詩人、劇作家。)

[7] 端莊,是成年人優雅嫻靜的美德;羞澀,是年輕人活潑歡快的魅力。

~END~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