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防火防盜防閨蜜是真理,老娘寧做剩女也不將就,一場醉酒徹底打亂生活

防火防盜防閨蜜是真理,老娘寧做剩女也不將就,一場醉酒徹底打亂生活

S市,陽光,金色璀璨。

在陽光的照射下,蔡美美看著眼前,一座用玻璃為建築基地的五星級大酒店,像鑽石一樣閃耀。

如果早知道,來這裡是為了見證,暗戀十年的沈仲翰的求婚記,而被求婚的對象還是自己最好的閨蜜葉紫,打死她,她也不會來的。

她到底是有多笨,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好姐妹,自己深愛的男人在一起了。

閉上眼,心滅意冷,感覺不會再愛了,只是她更加沒想到,回到家,只是她另一場的傷心欲絕。

蔡爸蔡媽回家,瞧見沙發上病怏怏的蔡美美,火氣一下子提升十個百分點的蔡媽,對她下達最後通牒,「大姨給你介紹了個在市政廳上班的男人,我和你爸都去見過了,條件不錯,一會兒大姨就把人領過來,你們見見吧……也好談談你們的婚事!」

婚事!

蔡美美被刺激的有些頭暈,睜開眼看詫異的看向劉鳳嬌,還沒等她張口問話,大姨劉鳳的聲音已經在大門口響起。

什麼一會,光的速度也不過如此吧,這分明是在門外候哩!

蔡美美打從心裡就不大喜歡這個大姨,她每次都會給劉鳳嬌灌輸一些不正常的歪理,更不可思議的是,她總是對自己的終身大事相當熱情,掰著指頭算一下,如果她相親有100次,保守估計也有90次都是劉鳳按排的。

這些都只是在心裡想想罷了,不喜歡禮貌還是要有的,蔡美美起身正欲表示歡迎,誰知劉鳳的身影一晃,身後的男人差點沒讓蔡美美岔過氣。

他就是那個條件不錯的男人?

謝頂,大肚子,滿臉油渣,額頭像是被擠壓過,大大的一個川字。

蔡美美倒抽一口氣,她還是一個有素質的,不要以貌取人,可偏偏有人要往死里作,屁股還沒坐穩當,開口便是:「我進市政廳三年,現在剛剛轉入宣傳科!」

「不知蔡小姐是從事什麼工作的?」從事什麼工作和你有關係嗎?

「每個月工資多少?」怎麼?怕花你的錢?

「請問你交過幾個男朋友?」要是交過男朋友,還有你什麼事兒!

「如果有交往,那你和那個男人發展到哪一步,有沒有發生過應該結婚後才能辦的事呢?」

這……說他奇葩都是侮辱奇葩兩個字,這個條件……還真是不錯呀?

最後一個問題,奇葩男也覺得不太好,擦著汗小心解釋,「我父母都是在軍區上班的,思想比較保守,他們希望我將來的妻子是個純潔清白的女孩,所以……」解釋到這裡真的就可以了,然而奇葩男貫徹往死里作的精神,繼續說,「畢竟,這個世道沒多少女孩還是個處了,沒發展到那一步誰也不敢打包票的,所以問清楚才好辦事對吧!」

蔡美美翻白眼,她終於理解那些上山清修的尼姑了。

「放心,放心,我們美美絕不是那種女孩,這個我敢打包票的,現在你們都見過了,要是你覺得行,明天你們就去扯證,婚宴這個可以再商量……」

「媽?」蔡美美震驚,這還是她的親媽嗎?

劉鳳嬌也不理會蔡美美的拉扯,繼續和奇葩男商量。

「要嫁你自己嫁!」蔡美美生氣的口無遮攔。

話音剛落,向來不動怒的蔡爸一拍桌子,「你這混帳孩子說什麼?」

奇葩男再作再傻也不能無視蔡美美歇斯底里,開口說,「阿姨,要麼這事緩緩吧,其實不用……」

劉鳳嬌一聽這話,趕緊打住,「小李,我就問你一句,娶我們家美美,你願意不?!」

李俊看了看蔡美美,細眉,紅唇,白裡透紅吹彈可破的肌膚,美女一枚,舍了這個他上哪裡找這樣的俊媳婦的,立刻斬釘截鐵的回答,「願意,當然願意!」

李俊的眼神讓她極為的不舒服,對他的鄙視也不再掩飾。

「那就行,你們明天去領證,我們……」

明天?

「我不嫁,你們是要逼死我嗎?讓我嫁他……除非我死!」愛了十年的男人已經不再屬於自己了,難道對婚姻的選擇權也要被剝奪嗎?

「啪!」劉鳳嬌一巴掌呼了過來,蔡美美被打的嘴角發麻,看著一屋子人看自己的眼神,痛心加絕望,拽過自己的包衝出了家門。

2

昏暗的走道里,女人的腳步越來越不穩當,頭髮凌亂,滿頭大汗都預示著她此刻正在拚命的掙扎,嫩白的手撐在牆面上,留下一排排的血掌印。

蔡美美口乾舌燥,連口水都咽不下,劃破手掌,用痛感支撐起來的理智,已經在慢慢的消失。

身中『**』還想從這個紙醉金迷的地方逃出去?蔡美美苦笑一聲,以為從家裡逃跑出來,就可以擺脫惡夢,沒想到又跌進另一個惡夢當中……閉上眼,看來今天註定是要失去某些東西。

只是她不甘心,她不會讓人得逞的,婚姻她要自己選擇,失身對象也要自己選擇才行。

迷醉的包房裡,霍東擎猛給自己灌酒,那句,『對不起,我不能放棄我的夢想,我們分手吧!』不停的在腦海里盤繞。

他做夢也不會想到,想戀八年的女友,竟會在他求婚的當晚,提出分手,世上還有比這個更加滑稽的事情嗎?

他是誰!?他是這個城市城叱吒風雲的神話,所有女人心中眼中的男神,女人對他來說,是要多少有多少,可偏偏,他被甩了。

這個傲驕的男人如何能接受!

突然,包房的門被撞開,這點動靜放在平日,他是連眉頭都不會縮一下的,可偏偏是今天,是這個時候機,沒有任何的思考延緩的,霍東擎冷著眼扯開嗓子大吼,「誰讓你進來的!」

蔡美美無視眼前暴跳如雷的男人,徑直的走到他的身邊坐下,靜靜的打量著眼前的男人,精緻的五官,雕刻般的線條,性感的薄唇,這還真是一個極好的男人。

若註定她今天一定要和男人交合才能解了身上的**,與其被那幾個醜男輪著來,那還不如……

剛有了想法,小手便扶向霍東擎的臉,身子一翻,面對著霍東擎跨坐在他身上,輕聲低喃,「摸我,快,我好難受!」蔡美美恐怕做夢都不會想到,求歡的自己,竟會如此直白。

霍東擎皺眉,看著眼前的女人通紅的臉頰,空洞渙散的眼神,再加上她叫嚷著『難受』就猜出是怎麼回事。

像迷醉這樣的夜總會,難免會對一些不情願出來做的女人,有一些相應的措施,給她們下藥,等藥效發作時,隨便的將她們扔在夜總會的某個角落,後果可想而知。

抓住蔡美美在自己身上亂摸的手,「你這樣做很危險!」誰知話音剛落,那雙手就動了起來。

蔡美美理智全無,她捧著霍東擎的臉頰用自己的唇輕輕觸碰,瞬間體內的熱燥好像清涼了些許,輕輕的觸碰亦不能滿足,落下的吻越來越急,越來越深。

霍東擎蹙著眉,黑曜石般的眼閃過一絲異樣。

女人,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送上門的,羅姍我會讓你後悔的。

跟著霍東擎扣住在自己身上亂吻的腦袋,將她猛的打橫抱起衝到屋裡的房間,將她扔在床上欺身上前,盡情的吻著。

蔡美美碰上霍東擎,註定是一場翻雲覆雨的變化……

這天晚上,他高大如王,真正的一個帝王吞嗜著她的一切。

3

清晨,陽光衝破防線,盡情綻放。

「啊——」一聲震破耳膜的尖叫。

蔡美美裹著被子,低著頭,不敢抬眼看向床上赤裸的男人。

然而,霍東擎可不是那種你害羞,他就會迴避的人,幽深的眼裡看不出情緒,薄唇輕啟,「醒了?」

蔡美美聽到聲音,深吸一口氣微微抬頭,混沌感在腦子裡不停的攪和,目光剛剛觸及,昨夜的一幕幕就像放電影般似清似幻的在腦海里重播。

糾纏,深吻,還有她的主動……

「想起來了?」看似詢問的語句卻聽的人極不舒服。

蔡美美的臉刷的煞白,捧著頭欲哭無淚,裹著被子就往洗手間沖,撐著洗手台,看著鏡中的自己。

昨天她真的太傷心,才會沒看路連跑到遠近聞名的BL公園都不知道,因為瞧見一對BL情侶因為結婚的事情吵架,才會生出要找個GAY結婚去堵蔡媽的打算,就因為這樣,她才會糊裡糊塗的就跟著到了迷醉,才會成現在這樣。

嘶!

這巴掌打的可不輕,現在嘴角還痛著,翻身坐進浴缸,全身赤裸的看著鏡中的自己才發現,滿身的吻痕,淤青,她無力的抓著頭,哭了。

叩叩!門外傳來有些不耐煩的聲音,「好了嗎?」

「好了!」抬起頭整理掉眼淚,快速的將自己清洗乾淨套上睡袍開門。

霍東擎靠在門邊的牆上,仔細打量著,似乎想在她的身上尋找一些什麼,無意之見瞧見她眼睛紅紅的,腦子一抽開口問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吸了吸鼻子,她的軟弱從來只給自己一個人看,強裝鎮靜的抬眼,想要說明昨晚的情況,「昨天我們……」吸鼻子的動作猛然停止,眼前的男人不是她昨天剛好看到的那對吵架BL情侶的……攻!

怎麼會是他?

他可是個GAY!

老天,你玩夠了沒……

霍東擎看了眼突然卡帶的蔡美美,轉身拿過一套白色的裙子扔在床上,「昨天的事情等會兒再說,你先把衣服換了,這裡的浴袍可不是隨便亂穿的!」

蔡美美不明白的低頭看向自己,這個V領太寬了根本就遮不住,果真這裡的浴袍不是隨便亂穿的,蔡美美懵了不知該說什麼,雙手擋在面前小跑到床邊拿起衣服,「謝謝!」

雖然是個GAY,但也是個好看有禮貌的GAY。

「還不去換衣服,你是想等警察來臨檢嗎?」如果不是剛剛接到宋毅的電話,對於一個被下藥而失身的女人,他本不該如此,現在他不得不懷疑,她的身份。

「啊?哦,我去換衣服,啊——」剛轉身腳下一滑,整個人向前栽了出去。

「小心!」雖有懷疑,霍東擎還是伸手拉了一把將她撈進懷裡,可在慣性力道下反撲過來的蔡美美讓兩人雙雙倒地。

「警察臨檢!」房門突然被撞開,一個男人帶著大隊沖了進來,而此時雙雙倒在地上的兩人,蔡美美香肩外露幾乎上身半裸的趴在霍東擎身上,雙峰前還有一雙男人的大掌,這個姿勢……太曖昧了。

「沈檢察官,看夠了沒?!」看著沈仲翰擰成結的眉頭,霍東擎不得不佩服他的演技,明明是自己派的托兒,還表現的如此震驚。

蔡美美閉著眼,將身上的衣服裹的緊緊的。

「現在的檢察官也做警察臨檢的工作嗎?」霍東擎轉過身慵懶的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深黑的眸子直直的看向沈仲翰。

沈仲翰從看到蔡美美趴在霍東擎身上的那刻起,內心早就不再淡定,「哪裡有犯罪活動,我就會在哪裡出現,怎麼害怕我出現在你面前嗎?」

犯罪?

頭快扎進地下的蔡美美終於抬起頭。老天,不帶這麼玩的吧?失身給個GAY夠慘了,他還要是一個罪犯嗎?

「怕?怕什麼?我只是和女朋友開個房而已,談不上什麼犯罪活吧!我能害怕什麼?」蔡美美被霜打了的表情,霍東擎決定不按常理出牌。

蔡美美瞪大眼睛,怒瞪霍東擎,「沈大哥,我不是……我……」

沈仲翰不等蔡美美解釋,打斷道:「這裡涉嫌賣淫活動,統統帶回去!」話剛出口,他就後悔了,可說出去的話,還收得回嗎?

心碎了一地的聲音!

蔡美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沈仲翰竟然會以為她……蔡美美,你愛了十年的男人就是這樣看自己的?

「頭兒,是美美耶,要不……」

「行動!」沈仲翰厲色阻止其他人的說情。

「等下!」一直唯唯諾諾的不敢抬頭的蔡美美猛然阻止,昂起頭,挺直腰,邁向霍東擎的身邊,輕輕的環住他的胳膊,嘴角微勾,露出標準公式化的笑容,「沈檢察官,你似乎忘了,我的職業是個律師,你真的要以賣淫活動,將我們帶回去嗎?」蔡美美特意加重賣淫兩個字,用自己都不曾想像的厲色直直的看著沈仲翰。

「你——」沈仲翰語頓,賣淫只不過是他隨便造的一個理由,為的只是將霍東擎帶回局裡好好調查,因為他相信霍東擎一定有做違紀違法的事情,他偏要動一動這個S市裡的神話。

蔡美美的倒戈是霍東擎始料未及的,對於剛開始的懷疑,有了幾份疑慮。

「不要緊,沈檢察官想請我去喝茶,已經不是這一兩回了,可是一次也沒去成,今天剛好有時間,去喝杯茶也無妨,只不過……」霍東擎抽出被環住的胳膊替蔡美美整了整胸前的衣物,「能不能讓我的女朋友把衣服先給換了,我想她這樣很不舒服!」

沈仲翰銳利的目光,不知怎的就落向床單上那一團鮮紅,濃密的眉頭狠狠一擰,有些憤怒的看了眼蔡美美,「給你們五分鐘時間!」說完帶著人退出去。

沈仲翰剛退出去,蔡美美無力的跌坐在地上,雙眼赤血的通紅。看著如此傷心的蔡美美,霍東擎心裡生出一絲憐憫和惻隱之心,只是這份心念剛生出,就被自己否絕!他怎麼會相信、同情那個想把自己打入監獄,同父異母的弟弟沈仲翰派派來的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