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古人教你如何高效讀書?

古人教你如何高效讀書?

諸葛亮: 「觀其大略」讀書法

三國諸葛亮深通讀書之道,不僅好學,而且善學,並因此成就了他的「足智多謀」。

諸葛亮的讀書法,對今人亦有裨益。諸葛亮讀書只「觀其大略」。

諸葛亮隱居荊州隆中之時,與穎州石廣元、徐庶、汝南孟公威是好友,並一起拜師遊學。

石廣元、徐庶、孟公威三人讀書學習「務於精熟」。曾經「走馬薦諸葛」的徐庶則折節學問,「卑躬早起,常獨掃除,動靜先意,聽習經業」,目的為求得「義理精熟」。

而諸葛亮讀書卻與諸生不同,他是「獨觀其大略」。他沒有鑽進書堆,死記硬背,而是泛讀大概,擷取精華,掌握其實質。

諸葛亮讀書也沒有到廢寢忘食的地步,而是正常地作息,「每晨夜從容,常抱膝長嘯」。他對好友們說:「你們幾位從政可以做到刺史、郡守。」

三人反問諸葛亮「仕途」如何,諸葛亮「笑而不答」。後來事實證明,讀書務求「精熟」的石廣元、徐庶、孟公威等人,也的確只做到刺史、郡守,而讀書務求大略、得其精髓的諸葛亮則成為一代賢相。

陶淵明:

「會意」讀書法

晉代文學家陶淵明的「會意」讀書法。

他在《無柳先生傳》中曾寫到:「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

陶淵明讀書時注意抓住重點,去繁就簡和獨立思考。

實際上,他追求的是讀書會意,著重領會書中深含的旨意,而不死摳個別字句。

蘇軾:

「八面受敵」讀書法

宋朝著名文學家蘇軾在他的《又答王庠書》中就侄女婿王庠「問學」,介紹了他自己首創並實踐的一種讀書方法。

蘇軾在信中說:「少年為學者,每一書,皆作數過盡之。書富如入海,百貨皆有之,人之精力,不能兼收並取,但得其所欲求者爾。故願學者,每次作一意求之。」

意思是說,好書就像知識的海洋,內容豐富。

那麼,讀一本好書可以每次只帶著一個目標去讀,或只就一個方面的問題去探求、研究,而不是同時涉及其它的目標或問題。

所以,每一本好書都需要好好讀它幾遍,日久天長,必有所獲。

蘇軾自己就是這樣來讀《漢書》的,第一遍學習「治世之道」,第二遍學習「用兵之法」,第三遍研究人物和官制。

數遍之後,蘇軾對《漢書》多方面的內容便熟識了。

陳善:

「入書出書」讀書法

南宋人陳善著有一部《捫虱新話》,他在書中寫道︰「讀書須知出入法。始當所以入,終當所以出。見得親切,此是入書法;用得透脫,此是出書法。蓋不能入得書,則不知古人用心處;不能出得書,則又死在言下。惟知出入,得盡讀書之法也。」

這段話的意思是說,讀書要知入知出。

入,就是要讀進書中去,讀懂吃透,掌握書中的內容實質;出,就是要從書中跳出來,能夠靈活運用書本知識解決實際問題。開始讀書時要求入,讀書的最終目的是要求出。

如果讀書不能讀進去,那就不可能理解「古人用心處」,也就是說不能體會書中深刻的思想內容和高明的文學技巧;倘若讀書不能跳出來,那就要「死在言下」了,也就是說,思想被書本束縛住,成了書奴、書獃子。

只有懂得入又懂得出,這才是讀書的好方法。

陳善根據自己的讀書經驗總結出來的出入讀書法,實際上是告訴人們要活讀書,而不能死讀書。既要讀書認真鑽研,消化吸收書中營養,又要將書本知識為我所用。

鄭板橋:

「精當」讀書法

清代書畫家鄭板橋的「求精求當」讀書法中的「求精」,是讀書要有選擇,選好書,讀精品;「求當」就是恰到好處,要適合自己的水平和工作需要。

他說:「求精不求多,非不多也,唯精乃能運多」,「當則粗者皆精,不當則精者皆粗」。

實際上,鄭板橋並不反對博覽群書,只是強調多讀必須以精讀為基礎,多讀的內容也必須用精讀中得到的知識去聯繫新知識,圍繞一個課題深入下去。

讀書貪多不求精,就會胸中撐塞如麻;讀書求精不求多,才能讀到書里去,抓住要領,但不等於深刻理解及全部掌握。

所以,還需要進一步的「探」與「研」,因為書中的「微言精義」所包含的豐富深邃的內涵,往往是「愈探愈出,愈研愈入,愈往不知所窮」。

在精讀中,鄭板橋還比較注意「問」。他認為「學問二字,須要拆開看。學是學,問是問,今人有學而無問,雖讀書萬卷,只是一條鈍漢爾」。

歐陽修:

「計字日誦」讀書法

北宋文豪歐陽修的「計字日誦」讀書法是根據自己的讀書經歷歸納而成。

他曾經精選了《孝經》、《論語》、《詩經》等十部書總字數為455,865個字,然後規定每天熟讀300字,用三年半時間全部熟讀完畢。每天背誦150字,只要七年時間就背熟了。

他說:「雖書卷浩繁,第能加日積之功,何患不至?」

的確,這樣日積月累,一部部的書籍就被他背熟了。

這種每日定量計字,細水長流,集腋成裘,在歐陽修的親身實踐中證明是一種行之有效的讀書方法。

董遇:

「三餘」讀書法

漢代的著名學者董遇很提倡利用「三餘」時間讀書,哪「三餘」呢?

他說︰「冬者歲之餘,夜者日之餘,雨者晴之餘。」

意思是說,冬天,沒有什麼農活,這是一年之中的空餘時間;

夜間,天黑不能出去活動,這是一天之中的空餘時間;

雨天,不能下地勞作,這也是可利用的空餘時間。

抓住這三種空餘時間用來讀書,肯定會有收效。

當然,董遇所處的漢代,與我們現代社會的生活環境和節奏有很大的差別,但他那種善於抓緊一切空餘時間的精神,對於今天來說仍然是適用的。

張溥:

「七焚」讀書法

明代學者張溥的「七焚」讀書法強調讀寫並用,強調「眼到、手到、心到」。他的讀書法分為三步:

第一步,每讀一篇新文章,都工工整整地將它抄在紙上,一邊抄一邊在心裡默讀。

第二步,抄完后高聲朗讀一遍。

第三步,朗讀後將抄寫的文章立即投進火爐里燒掉。燒完之後,再重新抄寫,再朗讀,再燒掉。

這樣反覆地進行七、八次,一篇文章要讀十幾遍,直至徹底理解、背熟為止。

張溥藉此苦讀成名,給自己書齋取名為「七焚齋」,也叫「七錄齋」。

顧炎武:

「三讀」讀書法

明末清初學者顧炎武很會讀書,也很講究讀書方法。他的「三讀」讀書法即「復讀法」、「抄讀法」、「遊戲法」。

他給自己規定:每年春秋兩季,分別複習冬夏兩季所讀的書,即半年讀書,半年複習,把閱讀和複習交叉進行,有效地增強了記憶力。

在每次複習時,他面前放一本書,請別人也朗讀同樣一本書,他邊聽邊默記。

如果發現自己默記的同朗讀的有出入,馬上查書,立即糾正,再復讀幾遍。

顧炎武讀書總是要動手抄錄的,這種學習時既動口,又動手、動腦的學習方法,大大地提高了讀書效率。

往期好文

投稿郵件804751082@qq.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