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教育部長重提 「又紅又專」,釋放了什麼重大信號?

教育部長重提 「又紅又專」,釋放了什麼重大信號?

近日,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安徽調研時強調要「培養又紅又專的特色社會主義接班人」,很多年了,「又紅又專」這幾個字似乎已經被遺忘,起碼看起來已經被官方遺忘,取而代之的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德才兼備」。那麼為何陳寶生會突然重提「又紅又專」?為何陳寶生敢提「又紅又專」?

恐怕這要從陳寶生的履歷說起,陳寶生在50歲之前一直在甘肅發展,2008年離開甘肅前往中央黨校擔任中央黨校副校長,恩,你懂的。如果說陳寶生是一個「權威人士」的話,「又紅又專」這幾個字大概率是「更權威的權威人士」提起的,陳寶生只是一個「二傳手」罷了,恩,你又懂的。

「又紅又專」就是政治上和技能上都過得硬,尤其是「紅」是有著深刻的時代烙印的,這也就難怪在陳寶生提到「又紅又專」后,一向對政治高度敏感的右派公知會馬上跳出來對陳寶生破口大罵,右派公知有此表現並不讓人奇怪,反倒是一些愛國民眾對此反應比較遲鈍,對如此重要的政治信號熟視無睹實在是不應該。

要理解「又紅又專」就要從「又紅又專」的出處說起,1957109下午三時,毛澤東在中共八屆三中全會最後一次會議上發表講話指出:政治和業務是對立統一的,政治是主要的,是第一位的,一定要反對不問政治的傾向;但是,專搞政治,不懂技術,不懂業務,也不行。我們的同志,無論搞工業的,搞農業的,搞商業的,搞文教的,都要學一點技術和業務。我看也要搞一個十年規劃。我們各行各業的幹部都要努力精通技術和業務,使自己成為內行,又紅又專。

「又紅又專」的說法持續了很多年,直到改革開放初期,小平同志還多次提起,但是,隨著改革的深入,「又紅又專」的說法漸漸被淡化甚至淡忘了。客觀的說,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改掉了很多壞的東西,但也走了不少彎路,丟掉了一些好的東西,例如,「又紅又專」就是在改革中一度被丟掉的好東西。我們必須認識到,將改革中改錯的重新改回來,同樣是改革,而且是更深層次的改革,同時,這也符合哲學意義上事物發展的否定之否定的規律,重提「又紅又專」就是將改錯的重新改回來的一個重要內容。

隨著「又紅又專」重新回到官方的話語體系,相信更多改錯改沒的好東西也都會陸續重新改回來,只是時間先後的問題罷了。這些年,老百姓被一些不負責任的「改革」實在是坑怕了,改革是好事,也是大事,只要有利於人民利益的改革老百姓自然會積極擁護和支持,但怕的就是有些人打著「改革」的旗號胡改瞎改亂改。例如所謂的鹽業改革,將好好的鹽業專營給改沒了,現在鹽價貴一點也就算了,劣質鹽假鹽甚至毒鹽的新聞還層出不窮,這樣的「改革」老百姓會怎麼看、怎麼想、又會怎麼說?就像《人民的名義》中陸亦可質問的那樣:「改革是以人民的名義進行的,為何改革的成果都流到你趙家人的口袋了?」至於誰是鹽業改革的獲益者,相信歷史會給出答案,但可以斷言,肯定不是普通的老百姓。

扯得有點遠,還是回到「又紅又專」的話題上來。毛主席曾說「要培養和造就千百萬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要成為合格的接班人,就一定離不開「又紅又專」。改革開放以後,「又紅又專」的說法逐漸退出歷史舞台,社會上也出現了各種雜音,甚至出現了嚴重的「精神污染」,對此,小平同志曾總結道:「我們最大的失誤在教育,對年輕娃娃、青年學生教育不夠……許多思想工作沒有做,好多話沒有講清楚。」(《鄧小平文選》第3卷第327頁)

精神污染的實質就是散布形形色色的資產階級和其他剝削階級腐朽沒落的思想,散布對於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事業和對於共產黨領導的不信任情緒(《鄧小平文選》第3卷第40頁)。這樣的結果就是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腦子越來越不清楚,在別有用心的人的誤導和煽動之下懷疑甚至否定的根本政治制度。

精神污染也迎合了美國等西方國家對和平演變的需要。美國的《十條誡令》中明確說道:「一定要把他們青年的注意力,從他們以政府為中心的傳統引開來。讓他們的頭腦集中於:體育表演、色情書籍、享樂、遊戲、犯罪性的電影,以及宗教迷信。」必須客觀的說,在美國等西方國家和國內某些勢力的引導下,十條誡令中的每一條都在慢慢成為現實,因此,清除精神污染刻不容緩。

要清除「精神污染」,就必須引導年輕人重新回到「四個自信」上來,同時將「又紅又專」作為培養人才和選賢任能的重要標準。當然,並不是說某個「權威人士」或者某個「更權威的權威人士」提到了「又紅又專」,「又紅又專」就會馬上成為主旋律了,畢竟很多人的精神已經被重度污染,清除建築垃圾都需要時間,更何況清除精神垃圾?

現在的清除和反清除精神污染的矛盾集中在「時」與「勢」上。反對清除一方佔了「時」,而支持清除一方則佔了「勢」。反對清除一方雖然利用他們長期以來所掌握的輿論資源完成了對相當數量的年輕人的精神污染,但是,從「勢」上來說,由於反對清除一方所鼓吹的「民主、自由」、「普世價值」那一套本身就存在著很大的問題,特別是烏克蘭、伊拉克、突尼西亞等國家「民主」后的現實狀況,必然會促使那些接受了反對清除一方所鼓吹的所謂「普世價值」思想的民眾的反思;反過來說,支持清除一方雖然佔了「勢」,但由於精神污染的時間非常長,空間非常大,全面清除需要一定時間,因此,在清除與反清除的這一段時間內,「時」與「勢」必然會反覆拉鋸,對支持清除一方來說,前途雖充滿光明,但道路必然曲折。

而縮短「時」與「勢」拉鋸時間的關鍵就在於如何培養更多「又紅又專」的特色社會主義接班人。

作為一個普通的愛國網民,在認清「時」與「勢」的形勢后,也需要儘可能讓自己變得更加「又紅又專」。

愛國網民為何也要「又紅又專」?

可能會有人覺得奇怪,既然是「愛國網民」,難道不是已經意味著「紅」了嗎?話雖如此,不過雖然是「愛國」,但還是應該分辨「愛」還有真愛、假愛、理性的愛、糊塗的愛的區別。例如當年的一些紅衛兵,不能說他們不愛國愛民,他們也是滿懷熱情,一腔熱血,但他們做的一些事,卻給國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傷害,而這種「糊塗的愛」不要也罷。

不紅不專

與「又紅又專」相對應的就是「不紅不專」,坦白說,這樣的人哪涼快去哪,沒資格被稱為「愛國網民」,更沒資格以「愛國網民」自居。

只紅不專

「只紅不專」的結果就會像當年某些不成熟的紅衛兵一樣,除了高呼革命口號,實則滿腦子漿糊,不知道該幹什麼,也不知道要幹什麼,既看不清當下,更看不清未來,這些人對革命的熱情過剩,對生活的熱情不足,不能正確處理「革命」和「生產」的關係。可以說,「紅衛兵」之所以被污衊、被詆毀、被抹黑成貶義詞與這些人有很大的關係,只有理性的、智慧的、成熟的紅衛兵才能擔得起「紅色衛士」的稱謂。

只專不紅

如果說「只紅不專」只是「殘次品」的話,「只專不紅」則是「危險品」。如果不「紅」,不熱愛國家民族,就會像毛主席說的那樣「如果立場錯了,知識越多越反動」。例如當年的某些右派,例如今天的右派公知,這些人中的相當一部分都非常的「專」,但由於缺少了「紅」,結果淪為用軟刀子殺人的「反動文人」。今天的社會亂象這些人要承擔相當大的一部分責任。

因此,要成為合格的「紅色衛士」,成為合格的偉大時代、偉大祖國的守護者,必須「又紅又專」。需要澄清的一點是,為「紅色衛士」辯護並非是為文革辯護,關於文革的是非,《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已經說得夠清楚了,但是,必須要說明的是,某些紅衛兵的錯並不代表「紅色衛士」本身的錯,捍衛共和國的紅色基因,守護共和國的紅色血統,何錯之有?如果我們不理直氣壯的做「紅色衛士」,難道我們要做「白色衛士」,抑或「黑色衛士」?如果我們自己對做一名「又紅又專」的「紅色衛士」都羞於啟齒,畏畏縮縮,自己覺得自己見不得人,那也就甭怪別人不拿我們當人了。

愛國網民如何才能「又紅又專」?

誰也不可能天生就「又紅又專」,只有經得起大風大浪的考驗,才能慢慢接近「又紅又專」。雖然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會有一些人迷茫了、頹唐了、墮落了,甚至背叛了信仰,但是,大浪淘沙,更多的人將會在大風大浪中成長。所以毛主席才會說「要培養和造就千百萬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雖然一兩個人接班人是否會背叛社會主義事業有偶然因素,但有千百萬接班人,社會主義的事業就一定會被繼承和發揚光大。

要做到「又紅又專」,首先必須要有強烈的道路自信,其次還要有深刻的民族憂患意識。自信不是憑空而來,無論是橫向對比,還是縱向對比,新這六十多年的成就都是足以自豪的,但是光自信不行,還必須要有憂患意識,只有深刻的認識到我們國家目前存在的不足和面臨的困難,才能更加腳踏實地。

雖然低姿態、高追求的愛國網民未必就能稱得上「又紅又專」,但「又紅又專」的愛國網民卻一定是低姿態、高追求的,也只有這樣的愛國網民才能贏得大多數人的認可和尊重。

|本文系「林愛玥」微信公眾號授權轉發;作者系業餘文學愛好者林愛玥;圖片來自互聯網;轉載請註明來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