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為什麼不願意當作家?

我為什麼不願意當作家?

自從進駐奉行著兩個原則:一盡量不寫情感二不寫雞湯。雖然就這兩點基本可以讓我和作家絕緣了。幸甚至哉,暫不談傳統文壇等級嚴密的狗苟蠅營,網路文壇也只是成神的窄門,一將功成萬骨枯那都是明擺著的事。不過沒有供給也就沒有需求,一拍兩合,仰天大笑出門去,至少我的作品不會荼毒眾生。

流水線般生產的網路爆文,舉例加論述的模式信手沾來的比比皆是,只是作為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女,自己心理都尚未成熟又何德何能充當他人的情感導師?用自己或周遭的故事說明很容易將他人的故事寫錯,這邊剛出現個《愛情需要門當戶對》,那邊就會出現個《愛情不需要門當戶對》;這邊剛出現個《女生要會作才能留住男人心》,那邊就會出現個《女生不要太作》,一來一回眼花繚亂,以至於剛打開文章,只要凡是看到甲乙丙丁戊己庚辛的人名或者七大姑八大姨,一律關閉,當然臨走前不忘默默點贊----至少我是個善良的孩子。

作家的共性是什麼?我感覺一般洞察力都不錯、語言感覺好、善於獨立思索、表現欲強;這些特質譯成人話其實就是:腹黑、毒嘴、孤僻、自以為是。不說全部作家,至少大半作家都或多或少有這些問題。「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幸福扼殺靈感,而苦難讓人文思泉湧。寫作這玩意,作為興趣愛好可以,但是作為專業作為生計,很容易陷入一種歇斯底里牛角尖的狀態。也許寫作需要這種特質,但是現實相處起來就另當別論。一旦沒有存在感,自卑與自傲混雜,沒準就成了太宰治轉世。

柏拉圖對於書面文字重要性的推斷現在已被人類學家所深刻理解。都瓦西姆曾經說過:「文學是一場雜耍、化妝術的盛宴。是一流魔術師的把戲。」作家受到的政治因素與情感綁架居多。暫不談已經被炒到爛的「弱有理」「窮有理」各種「我xxxx,又怎麼樣?」,陷入一種以丑為美的畸形價值觀,你若稍有不屑,頓時醫鬧般上綱上線大打人格歧視牌。我是個嫌麻煩的人,向來坐山觀虎鬥。微微一笑,深藏功與名。

天下熙熙,為利而來。天下攘攘,為利而往。神仙打架,觀棋不語。颶風來襲,伏草惟存。

現在網路爆文中流行的心靈雞湯告訴我們,只要你堅持,只要你玩命,是一定會成功的喲!萬一你不成功?每個人對成功的標準不一樣,你只要有心靈的滿足那也是一種成功。正如英國科學家尼米爾在研究中論證「智商百分之七十五的因素取決於先天遺傳。」一樣,我不知在座各位的自我欺騙能力如何,至少我是發現:沒錢就該死,長得丑有罪,屌絲不是人。

有兩種方法可以讓文化精神枯萎,一種是奧維爾式的---文化成為一個監獄。另一種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為一場滑稽戲。

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所闡述的電視傳播娛樂化已經對原始信息再加工得失真。現代作家,或者稱寫手更為合適?市場化經濟中的寫作顯而是後者。運用這種偽寓言的文學形式來傳遞信息已然屢見不鮮。肖斯科·羅恩曾經把社會公知稱之為一種「木偶般的懦夫」,依舊保持天真而神化的信仰已經是希望渺茫。

正如村上春樹所說:小說家就是職業謊言製造者。

那又如何,假作真時真亦假,作家這行當,向前一步是黃昏,退後一步是人生,都是一個島鎖住一個人。你不信?噢對了,文中所有引用的外國學者的名人名言包括人名都是我瞎編杜撰的。

都瓦西姆、尼米爾、肖思科·羅恩三個名字首字連起來:逗!你!笑!

我叫狸小貓,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作者簡介:狸小貓。義大利傳媒碩士。微博讀書、簡書籤約作者。新浪微博@狸小貓。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