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大聯勤,推動社會治理大變樣

大聯勤,推動社會治理大變樣

原標題:大聯勤,推動社會治理大變樣

不久前,南京浦口區沿江街道大聯勤夜間巡防組巡邏時發現,在沿江中學門口,有10多個社會青年聚集在此。夜間巡防組隊員立即將情況通過街道聯勤微信群,上報給部門領導。隨後,聯勤辦調動了當晚值班的所有巡防隊員到達現場。經了解,沿江中學一名學生與社會青年產生了一點小摩擦,於是這些社會青年當晚想給該學生一點「教訓」。巡防隊員首先對社會青年進行了勸離,如若不配合工作,將報警處理,社會青年聽說要報警后,便自行散去。

「如果不及時發現問題並處置,也許就會發生一個治安案件,嚴重的有可能發生刑事案件。」江北新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浦口區委書記瞿為民說,有了大聯勤機制,這些發生在萌芽狀態的問題就能及時得到解決。

大聯勤工作機制是浦口區在該市獨創的一個社會治理機制,小到車輛違停、佔道經營,大到環境整治、食衛安全、拆違治亂、治安防控,各類社會問題,都被一「網」打盡。如同時下流行的「一體機」,把傳統電腦的顯示屏、主機箱、光碟機等部件高度集成,模塊協作、一鍵響應,開啟了基層社會治理新模式。

大難題,條塊分割導致社會治理效率低下

近日,南京市浦口區沿江街道聯勤指揮分中心監控大廳里,工作人員宗國芸通過視頻發現有車輛違章停車,立即通過對講機呼叫復興片區網格長章揚。5分鐘不到,兩名聯勤隊員身影出現在現場視頻中,通知車主挪車並勸阻其他違停車輛。兩分鐘后,前方發回反饋信息:「違停車輛已處置完畢」。

沿江街道聯勤辦主任方本強說,這裡是個「堵點」,以往是路堵起來了再通知交管部門疏導,現在埠前移,特別留意及時處置第一輛違停車。在這處指揮中心,304個監控探頭24小時「盯」著街道轄區的各個角落。

沿江街道辦事處主任任曉芳說,10年前沿江街道只有2萬多人,現在超過14萬,很多發生在街道層面的社會矛盾涉及多個部門,部門之間有時推諉扯皮,效率低下,老百姓不滿意。「以往,部門聯動要請領導開聯席會,現在,聯勤指揮中心就像蜘蛛網的『網心』,聯結各家執法主體,牽一髮而動全身。」任曉芳說。

浦口區綜治辦副主任吳興枝說,基層街道「壓力山大」,卻又往往有心無力。以打擊非法傳銷為例,需要工商、公安、城管、綜治等部門聯合執法,群眾舉報到社區,街道層面卻無權取締。整治非法行醫、無證經營等城市「常見病」同樣如此,部門聯動得由領導牽頭開聯席會,周期長、效率低、協調難度大,「小苗頭」極易變成「大問題」。

「當下,很多社會治理問題的責任在『塊』上,也就是街道,而執法卻在『條』上,也就是部門。『條』『塊』協作缺乏明確、規範、有效的機制,『條』與『條』之間也往往各自為政,邊界不明、責任不清,導致社會治理能力和效率低下。」吳興枝說,現在都實行「屬地管理」,社會問題得不到及時解決,群眾不滿意,板子最後還是打在街道身上。這一現象,不獨一地一域之惑,而是全國普遍的「大難題」。

大聯勤,整合條塊資源快速集中響應

如何打破條、塊分割,讓執法資源沉底到邊,社會治理防患未然?圍繞這一問題導向,2013年起,浦口區的江浦、沿江兩個街道開展大聯勤試點。吳興枝說,大聯勤,顧名思義,關鍵在一個「聯」字。該區在試點街道組建聯勤指揮中心,將公安、城管、工商、質檢、食葯監等部門全納入,小到亂停車,大到拆控違,一旦接報,在街道層面就能整合部門集中響應。

除了部門之間橫向「聯」,還有社區、街道和區級三個層級縱向「聯」。涉及超管理許可權和跨街道轄區的情況,將及時反饋到區級聯勤指揮中心,縱向到底、橫向到邊。截至目前,全區9個街道全部建立了聯勤分中心,117個社區(村)全部成立了工作站。

大聯勤,還貴在「勤」。按照城市社區500戶左右、農村社區300戶左右的標準,浦口全區劃分719個網格。人員基層執法,社工街頭髮現問題,志願者現場開展服務,聯勤隊員24小時網格巡查。吳興枝打比方說:「以前部門街道恪守『楚河漢界』,現在是『海陸空』多兵種聯合立體全天候作戰。」

沿江街道黨工委書記方強介紹,以沿江街道為例,按社區和單位劃分為94個網格,近千名聯勤隊員和5000多平安志願者,24小時在網格上巡查。記者在沿江街道新華社區採訪時,聯勤隊員王朕看到車輛違停,當場拍照取證,再通過「聯勤通」手機客戶端上傳,聯勤指揮中心迅速通知聯勤巡邏組查找車主信息,10分鐘不到,車主就趕過來把車挪走了。「智能手機都能下載客戶端,百姓居民都是『不下班』的巡查員。」方強說。

「選擇在沿江街道試點,是因為這裡社會治理難度最大。」方強說,轄區14萬人口,一半以上是外來戶和流動人員,矛盾多發。大聯勤運行后,僅偷盜犯案率一項就下降了90%。橋北是非法傳銷重災區,去年累計勸返傳銷人員1萬多名,大聯勤及時發現及時處置立下首功。在去年的城市管理考核中,沿江街道名列全市前列、浦口第一。

破解大難題需頂層設計,2015年底,浦口區在全區範圍內推廣實施「大聯勤」機制,將「民生服務、城市管理、公共安全、環保巡查、平安法治、群眾工作、區域黨建」等7個方面事項全部納入工作體系。同時出台操作規範、處置流程和考核辦法,建立67個部門和所有街道參與的三級響應機制等。「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要求各級黨委政府把依法行政作為一切行為準則,大聯勤從試點到推廣的過程,正是打通部門溝通障礙,促進各類執法主體依法行政的過程。」區委書記瞿為民說。

大變樣,96%的問題能在街道層面解決

大聯勤整體成效如何?「80%的問題及時發現,網格員現場解決;剩下的20%上報聯勤綜合執法中心,其中80%也能得到妥善解決;最後剩下總量的4%左右,移交到職能部門或者區級協調。」瞿為民說起實踐中形成的「二八定律」。

江蘇省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張衛認為,浦口針對性創新實行大聯勤制度,實現了三大轉變,即從「處置問題」向「發現問題」轉變、從「事後執法」向「前端管理」轉變、從「應急處置」向「常態管理」轉變,開創了「群防群治、聯勤聯動,自助互助、共建共享」的社會治理新格局。

隨著江北新區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社會治理也應持續上台階,浦口大聯勤機制仍在不斷完善提升。泰山街道打破傳統社區邊界壁壘,拓展「大聯勤+微社區」服務功能;湯泉街道以青奧保障中的「紅袖章」工作模式為基礎,創新「大聯勤+社區自治」機制;江浦、星甸等街道將大聯勤嫁接原有的12345熱線以及幸福圓桌會……將大聯勤的內涵拓展到「管理力量大整合、社會服務大集中、信息數據大採集、社會治理大聯勤」。在區級層面,正從辦事流程、事項清單、操作規範、運作標準等方面加以梳理,準備申報「專利」,形成一套可複製的做法經驗,推廣運用到江北新區建設中。

社會治理千頭萬緒,浦口區委區政府一再強調,除了經濟工作,其他各項社會工作都要納入大聯勤體系。大聯勤被形容為一個「缸」而不是「筐」,問題裝進去要確保化解掉,絕不能再「漏」出來。用瞿為民的話來說,就是「打造社會治理工作特色品牌,讓所有不在秩序的『部件』回到秩序中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