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立秋了!突然有"人生若只如初見"的感覺?你沒抑鬱,是天生的!

立秋了!突然有"人生若只如初見"的感覺?你沒抑鬱,是天生的!

本文專家:楊玉慧 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

經過了炎炎三伏的炙烤,終於立秋了,那一早一晚的涼爽空氣,讓人覺得呼吸都順暢起來。

可是,卻有人會心情不爽,專業詞叫抑鬱,古詩詞里叫悲秋!比如清代納蘭性德的《木蘭詞·擬古決絕詞柬友》寫到: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悲秋,就是看到秋天的蕭瑟而感到悲哀。

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悲秋?

有人認為,悲秋是文人的事,農民是不會悲秋的,在農民的眼裡,秋天是收穫的季節,是金黃色的,春播夏種之後,一年之中最盼望的也是最歡樂的就是秋天了,一個個擦著汗水,喜笑顏開。

落葉?挺好,掃成一堆兒燒成草木灰,再漚幾個月,來年這就是很好的鉀肥!何來悲情?除非莊稼收成差,那悲的也不是秋,而是老天(旱澇蟲災)。

除了農民,還有城市裡的人,尤其是年輕人,正是玩命打拚的時候,生活壓力有多大,衣食住行靠經濟基礎,情懷和夢想是上層建築,在逐夢的路上,偶爾停下腳步看一看周邊的風景,然後就要馬上加速,哪裡有時間去感受自己?

所以,在很多人看來,悲秋是騷客們的無病呻吟,是閑的,是矯情!這麼說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不!全!對!

情緒是不是和陽光有關係?

人的情緒,跟陽光還真有一點關係。

我們的眉心之間有一個腺體叫松果體,會分泌一種叫褪黑素的激素,也稱為睡眠激素,也就是說,褪黑素多了,人就感到倦怠,提示該睡覺了。

而松果體有兩個特點:①是反向光敏性的,被稱為「人體生物鐘的調控中心」,就是因為其活動受光照和黑暗的調節,而且與陽光成反比,光照越長,松果體越受到抑制;②分泌褪黑素,秋季光照時間漸短,松果體越活躍,分泌的褪黑素就越多,人也就越感到「秋乏」,而敏感者就會感到抑鬱。

有數據顯示,冬季患抑鬱症的人數比其他季節明顯高出10%,而秋季則正是走在抑鬱的路上。有心理學家用光照來治療季節性抑鬱,就是這個道理。

儘管如此,秋季抑鬱的也只是少數人,把悲秋都歸結於陽光,有些許「碰瓷」之嫌。

悲秋是不是先天的?

悲秋是一種情緒,情與人的先天氣質有關,容易懷有抑鬱情緒的人,可能先天就有抑鬱傾向。

早在2500年前的古希臘,有一位西方醫學奠基人叫希波克拉底,他提出了人有四種先天氣質類型:膽汁質、多血質、粘液質和抑鬱質。其中抑鬱質的特點就是多愁善感、高冷孤獨,是「悲秋」的主要群體。

不同氣質類型的人有著不同的行為方式,我們可以通過一個小實驗來判斷自己的類型,這個實驗是心理學家設計的,叫「看戲遲到」實驗,就是假設一個場景,戲都開始了,您拿著戲票剛到,檢票員不讓進,您會怎麼辦?

跟檢票員干仗,企圖往裡沖——膽汁質;反正檢票員不會讓進,那就瞅機會溜進去——多血質;反正不讓進,乾脆到附近咖啡廳待會兒,等幕間休息再去——粘液質;我可真倒霉,不讓進就算了,回家吧——抑鬱質。

絕大多數的人不會是一直都屬於一種類型,膽汁質的人不會時刻精神抖擻,抑鬱質的也不會整天垂頭喪氣。而且這四種類型並不是界限分明,有些人會同時兼顧多種氣質,在不同的情況下顯示不同的氣質類型。

後天環境會不會影響人的情緒?

除了先天因素,後天環境也會讓人產生悲觀情緒,主要是懷才不遇,或者鬱郁不得志的人,借著秋天的蕭瑟,抒發自己的鬱悶,在這一點上,辛棄疾說的最為透徹:「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情緒抒發出來,比憋在心裡強。

幾千年的傳統文化早就了隱忍的民族性格,喜笑不形於色,導致很多人的生活都是「利他」的,為家人、為別人奔波勞碌,忽視自己的情緒。相比之下,悲秋的人們,能夠敏感的捕捉到自己的內心,反倒活出了自己的肆意。

感受到自己情緒,並正確的表達出來,是人生的必修課。

怎樣變悲為喜抒發情緒?

情緒是用來抒發的,抒發歸抒發,卻不能一直陷入其中,變悲為喜還是有方法的:

增加戶外運動。一是增加光照,不僅僅可以減少褪黑素,還會因為運動而增加「內啡肽」、「多巴胺」之類的愉悅激素,而且,光照還可以促進皮下生成更多的維生素D,增加鈣質吸收,強身健體,我所欲也!

傾訴。分享快樂的是朋友,分享抑鬱的是好朋友。當感受到沮喪、氣憤(抑鬱的人連氣憤的力量都沒有)等各種負性情緒的時候,找朋友做一場「話療」,是管用的。或者自己寫日子,在網上找個地方寫博客,就如同電影里的「樹洞」,把秘密說給一棵樹,自己內心也會暢快一些。

當然,終極的解決方法就是提升自己,讓內心強大起來,許多事情都可以強大自己內心,看書、遊歷,或者是向農民伯伯學習,讓自己充實起來,生活每充實一點,內心就會強大一點。

最後,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夠悲秋之餘,能夠再感受「不是春光,勝似春光」的情懷。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