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真情妙悟做企業

真情妙悟做企業

作為全球最大的金箔生產企業--金陵金箔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江楠是企業的"創二代",如今已在企業工作了18年。他笑著對記者說:"做企業與做文章一樣,需要真情妙悟,更需要鍥而不捨,十年磨一劍的精神。"

談到金陵金箔的未來發展,江楠明確的說,非遺需要走向國際化和年輕化。近年來,金陵金箔逐漸走向米蘭、走進倫敦,走向全球,慢慢地將發展策略由B2B向B2C轉變,向終端用戶轉變

金箔的生產製造,雖然不屬於高科技產業,但是卻有著1700多年的歷史;它的鍛制技藝被國務院列為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它的傳承與創新是對「工匠精神」最好的詮釋。

作為全球最大的金箔生產企業——金陵金箔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江楠是企業的「創二代」,如今已在企業工作了18年。他笑著對記者說:「做企業與做文章一樣,需要真情妙悟,更需要鍥而不捨,十年磨一劍的精神。」

懵懂的金箔情懷

江楠說:「1983年,對我們家庭來講是一個難以忘記的年份,那一年我父親江寶全受組織委託,從當地一家最大國有企業的政工科長到瀕臨破產的江寧金箔錦線廠(南京金陵金箔股份有限公司前身)做廠長。」

當時的江寧金箔錦線廠固定資產38萬元,卻有著190多萬元的巨額債務。「父親雖然名義上升了職,但卻是一個爛攤子。那一年,我才8歲。」

江楠回憶當時的情形說,由於當時金箔錦線廠的條件有限,我們二三十平方米的家便成了工廠的第二辦公室。下班后,父親便帶著人在家裡商討、研究工作,有時剛走一撥又來一撥,經常持續到深夜。「當時我讀國小三年級,在隔壁的屋子裡就能聽見他們談工作,雖然不是很懂,但是總會聽到『金箔』這個詞,慢慢也就知道了父親所在的單位是做金箔的」。

也就是從那時起,「金箔」這個詞開始在江楠的心中生根發芽,產生了懵懂的情懷。

1983年故宮進行修繕,需要大量的金箔產品,金箔錦線廠迎來了發展機遇。此後,布達拉宮等也來訂製金箔,金箔錦線廠的經營慢慢地活了起來。

1987年金箔錦線廠獲得國家金質獎,僅僅3年時間就超過了江寧另一家金箔生產廠;1989年又成功超過了江寶全之前任職的國有企業;1990年成為國內第一家為捲煙廠拉金線的生產廠家;1991年成為江寧本土企業第一納稅大戶,直到今天,保持了26年。

江楠說,「父親38歲到金箔錦線廠擔任廠長,把年富力強的時光奉獻在了對金箔的事業發展上,見證著這個行業的興衰,推動著這個行業的發展。我對金箔的知識,對金箔的情懷都是源於從父親身上日常點滴的學習積累,傳承下來的。」

從觸手到接手

1995年,江楠從東南大學畢業,進入南京市旅遊局工作。

江楠說:「我至今清楚地記得,自己是如何來到企業工作的。那是1998年的一天,我與父親從外婆家吃過晚飯,在回家的路上,父親對我說『到企業來做事吧!』沒做過多的思考,我便答應了。」

您怎麼不作深入的思考就答應呢?面對記者的驚訝,江楠說,「父親是我最崇拜的人!」

結束在旅遊局的3年工作,江楠到了金箔錦線廠工作。沒有辦公室,擺在他面前的第一崗位是金箔錦線廠銅箔車間的一線工人。

「我是認認真真地在生產一線,學習了9個月的金箔生產工藝,隨後參與公司外貿進出口的成立工作,又在對外貿易工作崗位上工作了兩年,之後開始籌備金元寶大酒店。當時,投資酒店對整個企業來說是一個新領域,投入資金非常大,因此我和同事們面臨的壓力也很大,我們在工作中一點點摸索前行。」江楠向記者講述著在企業的歷程。

2000年,剛剛完成改制的金陵金箔公司,遭遇到強烈的行業衝擊。原因是隨著國家逐漸放開對金箔的管控,生產金箔的小公司、小作坊如雨後春筍般不斷湧現,並打起了價格戰,惡性競爭瀰漫著整個行業。「有的小公司,只租一個地方,找幾個會做金箔的人,就幹了起來,生產出的產品魚龍混雜」。

針對這種情況,金陵金箔果斷決策,不參與惡性競爭,只做品質大客戶,確保質量、不裁員。江楠說,即便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對外貿易遭到嚴重打擊的情況下,金陵金箔也沒有裁員。什麼是企業的擔當?我父親當時說,「要讓與他一塊兒乾的人可以安居樂業!」

2014年4月,江楠主動向父親請纓,挑下金陵金箔的擔子。父子二人為此促膝長談,沒幾天江楠便走馬上任,擔任金陵金箔的掌舵人。

提升品質、加大技術改革力度、品牌宣傳是江楠接手后的三大發展策略,從接手時年虧損100多萬元到2016年公司實現利潤1400多萬元,金陵金箔在江楠的手上又重新煥發了生機。為此,父親江寶全對江楠的評價是:「江楠人去了,心去了,幹勁兒也去了!」

對於在企業18年的工作歷程,江楠滿懷深情地說:「一個人吃過的苦都可以照亮你未來的路。」

真情妙悟做企業

江楠性格直爽,待人真誠,在江蘇青年企業家群體中頗受擁戴,並擔任著江蘇省青年企業家聯合會常務副會長和南京市青年企業家聯合會會長,被不少年輕的企業家稱為「楠哥」。

在江楠看來,江蘇青年企業家是一個視野開闊,年輕有為,積極進取的群體。「雖然這個群體中企業有大小,但是有夢想的人都值得尊重。」

江楠說,通過青年企業家聯合會這個平台,許多年輕的企業家結成了感情上的好朋友,事業發展上的好夥伴,有時一個電話便可解決問題。

去年,在江蘇省青年企業家與重慶青年企業家的交流會上,江楠遇到一位從事酒業的青年企業家。雙方相談甚歡,彼此信任,便攜手推出了一款金箔酒。

傳承企業的發展是不少民營企業二代正面臨的使命,父輩辛苦打拚一輩子為子女打下了一片江山,等到了二代走馬上任后能否接得住、接得好仍然是一個巨大的問號。在江楠看來,傳承企業的前提是情感,接班人要愛企業,對企業產生興趣,「楊振寧評價莫言是真情妙悟著文章,企業家也要有真情和妙悟,真情就是對企業的感情,妙悟就是做企業要有想法、會思考、不斷提升能力,情感與能力相結合才能做好企業。」

江楠說,金箔作為一項非物質文化遺產,對於金箔的傳承與創新要踐行工匠精神。踐行工匠精神需要情懷,對於企業掌舵人,要尊重前輩、理解同輩,培養晚輩,遇到危機時要敢於挑擔子,還要挑得起擔子;企業家要有內涵,光有錢是暴發戶,文化上面要傳承,不傳承是對歷史的褻瀆,需要為行業堅守並創新。

談到金陵金箔的未來發展,江楠明確地說,非遺需要走向國際化和年輕化。近年來,金陵金箔逐漸走向米蘭、走進倫敦,走向全球,慢慢地將發展策略由B2B向B2C轉變,向終端用戶轉變,推出金陵金箔春聯,將金箔與書法相結合,共同推出文化產品;與銀行合作做文化產品;吸引佛教信仰消費者直接訂購等等。

江楠說,今後我們要建立終端客戶消費,與世界級工藝大師合作開發新產品,拉近與年輕消費群體的距離。金箔產品在某一個時代風靡過說明有流行的基礎,現在要有意識地去創新,活化這些非物質文化遺產,讓更多的年輕人喜愛,從而更好地走進千家萬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