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版「TED」,造就的不只是未來

中國版「TED」,造就的不只是未來

造就創立於2015年,是一個致力於提供多維角度看待世界的內容平台。通過演講品牌造就TALK為人們在體驗沉浸式體驗的現場同時,獲得新知新智。造就每月舉行一次線下演講活動,邀請科學、藝術、金融等領域的先行者發聲。

造就旨在打造劇院式演講平台,發現「最有創造力的思想」,尋找「世界最前沿的思考者和探索家,專註於人類最棘手問題的未來解決及想象可能」。造就包含線上文字、視頻多維媒體和線下「造就」系列品牌活動。

造就創始人湯維維,曾任福布斯中文網副主編,常駐上海。曾負責福布斯中文版在數字媒體方面的拓展,包括了福布斯中文網,app,sns賬號等數字化產品;福布斯專欄作者平台的搭建和開拓;福布斯中文網的內容編輯團隊和技術團隊的日常管理;線下社區,如雲集、陸家嘴沙龍、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等產品的策劃和內容運營。

造就已於2015年12月完成天使輪融資,融資金額未透露,投資方為上海掌門科技。

焦慮彷彿成了現代人的常態。時代的快速發展和自身信息獲取不斷衝突,世界變化太快,時間碎片化,淘汰無處不在,而在社會裡又層出不窮掌握了各種技能的專家。

要想拿到高收入、要想找到好工作、不被淘汰,就需要不斷地進行碎片化的學習,而這種跨界、隨時性、碎片化的學習催生了知識分享的市場。

談到知識分享,無法繞開已經創立了三十多年的TED演講。TED是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三詞的縮寫,誕生於1984年,召集眾多科學、設計、文學、音樂等領域的傑出人物,分享他們關於技術、社會、人的思考和探索,受到全世界的歡迎。

受此影響,國內近幾年也出現了不少公開演講的平台,除了TEDxChina這種官方項目,還有像造就這種類TED模式的創業項目。

的TED?

TED的演講結構,不管是並列還是遞進結構,每一個要點的說明都往往採用層層深入或層層推導,往往由大家普遍知道的事挖掘出大家意料之外的事情。雖然造就在自我介紹的時候將自己成為「的TED」,但又不盡相同。

「TED的口號叫做:Ideas worth spreading。其重點落在ideas這個詞上。而造就,從更強調行動的價值,這是跟TED本質的不同。」湯維維表示,造就舞台上站著的這群人,他們不止是擁有一個idea,而是正在著手去創造一些事情,改變一些事情。

造就是一個劇院式的演講平台。每個月都會進行一次演講,嘉賓都是來自科學、金融、商業等領域,每次是6-8個人進行演講,每個人的演講時間只有20分鐘。

所謂「劇院式演講」,相比普通講座,足以讓演講效果和觀感體驗「升級」。進入劇場這一帶有儀式感的行為,無論對於演講者,還是對於聆聽者,都是一種心理暗示,幾十分鐘一場的嘉賓演講,被精心設計成一段全情投入、共享認知的時光。

造就創始人湯維維

「對於講者而言,它有別於以往任何形式的演講、報告、講座,對於聽者來說它也絕不是一次傳統的聽課或者聽報告式的體驗。」湯維維表示。

劇場之外,造就還在互聯網上有一套完整的分發體系,造就自有網站和app目前均已上線。

對外分發方面,已覆蓋包括騰訊視頻、今日頭條、優酷土豆、百家號、喜馬拉雅等國內幾乎所有主要的圖文、視頻、音頻平台,視頻內容已進入上海機場渠道。目前每一位嘉賓的演講內容綜合傳播量都在百萬以上。

除此之外造就還跟第一財經、探索頻道等電視渠道建立了深度合作關係。例如去年造就和求索紀錄頻道達成戰略合作,演講者的內容被搬上電視屏幕。

經過半年多的合作,《求索TALK》節目點播率和覆蓋率均名列前茅,這種合作形式也成為求索紀錄頻道和其他視頻平台合作的樣本。

實幹者優先

在選擇嘉賓的標準上,湯維維堅持要找那些至少在某一個行業里,做了一些具有創造力的事情,而這些事情改變了行業的規則、或者說突破了行業現有的行規,站在了領域的最前沿,這些都是對社會創造力具有推動力的人。

在湯維維看來,「實幹」是考量嘉賓「發言權」最重要的指標:「『做』比『想』重要,因為世界上有想法人太多了,但真正改變世界的,是那敢於去做的人。」

造就邀請了人工智慧、大數據、天體物理等方向的眾多前沿科學家,也邀請了很多心理學家、社會學家、歷史學家來談人性方面的東西。

從因《鏘鏘三人行》被大眾熟知的香港作家馬家輝,先鋒戲劇導演田沁鑫,電影導演賈樟柯,到700bike創始人張向東,丹麥奧胡思大學醫學副教授羅永倫,MIT研究員翁經科,從人文到科技,他們都是在其領域中有能力締造未來的人。

TED策劃者克里斯·安德森曾提出,演講者最重要的任務是提出一個想法,並讓聽眾認同。通過正確的交流,也許一個想法可以永遠地改變一個人的世界觀,影響他們現在和未來的的行為,想法是塑造人類文化最強大的力量。

而對於造就的嘉賓來說,二十分鐘其實很難將專業知識講清,還要做到通俗易懂具有感染力。對此造就會在前期對嘉賓進行演講的相關培訓,在他們每人身上所花的時間都超過了10個小時。

在此過程中,造就以策劃人的角色出現在內容創作過程中,在尊重客觀事實的前提下協助演講者梳理演講思路,藉助自身的媒體經驗對內容進行把關,讓演講內容以更好的方式呈現,同時保證嘉賓傳遞信息的真實性和準確性。

「造就向觀眾傳遞的絕不只是知識或者信息,它給予觀眾的,是一種(至少在來說)全新的知識分享體驗。在這種沉浸式的體驗下,講者所傳遞的信息和知識,其實是可以在聽眾記憶里停留很長時間,哪怕是他記不住每一個細節。再退一步講,即便他可能會忘掉這一場的這一個嘉賓講了什麼,但他忘不掉造就,忘不掉這一次體驗。」湯維維表示。

主動進化or造就未來

剛剛落幕不久的「主動進化or造就未來大會」是造就最新的一場演講,不同於平時,這次演講嘉賓除了請來人文、科技領域的精英,還請來了世界暢銷書《未來簡史》、《人類簡史》兩書的作者尤瓦爾·赫拉利。

湯維維表示,造就尋找的是最具有創造力的思想,希望尋找行業的前沿者和觀察者,當下正處於劇烈發展的環境中,科技與人性在於人的選擇。

而尤瓦爾是以色列歷史學家,善於用宏觀方式看歷史,用歷史學家的視角來解構分析未來科技對人類的變革,這正是造就現在最關注的領域。

在這次大會上,尤瓦爾秉持了和《未來簡史》中一脈相承的觀點,認為未來的智人有可能分裂為兩個物種:一部分人可以通過尖端生物技術來改造自己或者子女胚胎,增強器官功能、減少免疫缺陷,從基因上成為更高級的智人物種;而難以負擔這種改造的則會降格為低級智人。

「隨著 AI、機器人逐步取代人類的職業,許多人都將會失去經濟價值。更可怕的是,一旦低級智人喪失了軍事、經濟價值,精英階層與政府可能會喪失投資教育、健康、福利的動力,最終導致他們被整個系統拋棄。」

不過,尤瓦爾在演講的最後也告訴人們,未來仍然掌握在人類自己手中。這也正是他身為歷史學家卻關注未來危險的原因:「只有關注那些有危險性的可能性,我們才可能阻止其發生。」

本期演講的主題是「主動進化」,湯維維解釋道:「在當下,無人能夠否認的是,人類發展已經進入到一個非常緊張、微妙、激動人心、痛苦萬分、糾結而混亂、豐富而嘈雜的時期。」

「在這個急劇變化的時間點上,人們一邊興奮地屏息,等待著人類『躍遷式進化』的瞬間,一邊痛哭流涕、焦慮萬分地糾結於人類到底在五十年還是一百年內就要滅亡的混亂預見。」

「我們希望把關注點放在那些影響未來進程的議題上。我們不僅希望它能夠體現最為前沿的科技思想,也希望能夠站在人文與科技的交匯點上,去探討人們對於世界、對於文明、對於每一個細微的成長和每一個渺茫的希望最熱忱的關懷。」

未來,湯維維希望造就會成為一個專註於尋找最具有創造力的人的平台,希望能把最具有創造力的實踐者連接在一起,引發更多的大眾對於科技進步的認知。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