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志投身軍旅的女青年 聽聽前輩們的心靈訴說

@有志投身軍旅的女青年 聽聽前輩們的心靈訴說

原標題:@有志投身軍旅的女青年 聽聽前輩們的心靈訴說

又是一年徵兵季。都說當兵苦,女兵到底有多苦?都說當兵累,女兵到底有多累?在那個充滿陽剛氣息的軍營里,女軍人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存在?她們將付出至少兩年的寶貴年華,究竟會體驗到與同齡人如何不一樣的青春,收穫如何不一樣的成長?這些疑惑,想必只有親歷過的人才有資格回答。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邀請了三位女軍人講述她們投身軍旅的經歷,一起去感受篤行在強軍路上的花季。

願你的芳華伴戎裝綻放

——三位女軍人對有志投身軍旅的地方女青年的心靈訴說

引 子

又是一年徵兵季。這幾日,每次路過學校的活動中心時,大二學生范曉蕾總能看到不少同學圍在徵兵諮詢台前詢問徵兵的相關政策和事宜。

「參軍入伍,完成光榮使命;優秀青年,軍隊淬火成鋼」。望著諮詢台前懸挂的徵兵宣傳橫幅,范曉蕾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外公。

外公曾是一名軍人,退伍后成為家鄉烈士陵園的管理人員。陵園是外公工作的地方,也是外公工作之餘最喜歡待的地方,因為那裡安葬著他的幾名戰友。外公喜歡和他們「聊天」,聊他們在軍營時的點滴往昔。外公曾對她說過,他們是他的兄弟,他的親人。

或許是那時覺得她年紀小,又是個女孩子,外公沒有給范曉蕾講過太多他當兵時的故事,但他不經意的言語中勾畫出的那個簡單又純粹的軍營,那種對理想和信念的至信與堅守,反而讓范曉蕾心生好奇,繼而有了幾分嚮往。

范曉蕾想去軍營看看。她了解了一些大學生參軍入伍的政策,也同身邊的同學和朋友聊過參軍的念頭。有的人和她有同樣的想法,只是出發點不同,有的是被影視劇中那些女兵的颯爽英姿所吸引,有的更多地是從現實利益考慮。但大家也有相同的疑惑:都說當兵苦,女兵到底有多苦?都說當兵累,女兵到底有多累?在那個充滿陽剛氣息的軍營里,女軍人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存在?她們將付出至少兩年的寶貴年華,究竟會體驗到與同齡人如何不一樣的青春,收穫如何不一樣的成長?

這些疑惑,想必只有親歷過的人才有資格回答。在這裡,我們邀請了三位女軍人講述她們投身軍旅的經歷,一起去感受篤行在強軍路上的花季。

聯考前夜,我們來聊聊選擇

聯考前夜,我在微信朋友圈裡看小夥伴們刷感悟。對很多人來說,聯考是多年寒窗苦讀的終點,也是步入下一段人生的拐點。其實,人的一生總是在進行選擇。今晚,用我的回望,聊一聊選擇做一名軍人的話題。

我的父親是一名戰鬥機飛行員,對此十分驕傲的我從小就有一種「空軍的天是我爹他們撐的,我就是空軍的小公舉」的可怕三觀。可想而知,在父母的期望下考入軍校的我,最初必將走得磕磕絆絆。

進校后的第一個月,我的名字總是出現在隊部黑板上,名目不斷翻新:隊列差、內務差,還有兩條私藏零食的「罪狀」。

我至今都記得班代第一次跟我談心時的對話。

「你知道嗎?你拖了全班的後腿。我們那麼努力,卻因為你評不上先進,在隊里抬不起頭!」

「我是飛行員子女,你們該包容我!」我特別「二」地回了一句不著調的話。

「那你是來給飛行員丟臉的嗎?」班代強壓著怒火反問。

這一問,我再也答不上來了。我想起那個即將到達最高飛行年限還在加班研究技戰術動作的父親。有一次,他熬夜學戰法,同屋的年輕飛行員勸他:「一把年紀,就不要那麼拼了!」父親搖著頭說:「不行,飛行員永遠不能掉隊!」想到這裡,我心裡像被針扎了一樣。父輩用生命贏得的尊嚴就這樣被我生生地毀了。那一刻我雖然不懂軍人該是哪種樣子,但我至少懂得了軍人該有的尊嚴,哪怕為此要努力把自己「框」進各種「規矩」里。

於是,東北寒冷的清晨和冬夜裡就多了一個努力塑造軍人形象的小小身影。凌晨5點趴在走廊里壓被子,午休時加站一個小時軍姿,想吃零食時就想想跑5公里時累成狗的樣子。慢慢地,我上紅榜了,當排頭了,當標兵了。

我在努力尋找作為一名軍人的尊嚴,但對於自己作為一名軍人該是什麼樣子,我還混沌不知。不怕你們笑話,最初點亮我軍旅航標的,只是一個小小的眼神。

一次,學院下發通知,因為老兵復退、新兵在訓,要求學員在周末休息時間站門崗。別人的感受我不知道,但我至今都記得自己站上門崗那一刻的生理反應,血液從腳底涌到頭頂,心跳加快,指尖有多一度的溫度散發,全身神經彷彿通了電一樣。我站在那裡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行人也在打量著我。當時恰逢學校旁邊的課外輔導班開課,送小朋友的家長對著自己的孩子千叮嚀萬囑咐:「放學一定不要亂跑,要等我們來接!」說完仍然不放心,一抬眼看見站得筆直的我,像看見救星一樣,拽著孩子就來「認親」:「一定要站在解放軍阿姨這裡等我們!我們不來,你就跟著阿姨!」

看到祖國的「花朵」一臉信任地望著我,我忽然就醒悟了:軍人,就是守衛祖國平安、百姓幸福的人,有什麼比獲得老百姓的信任更加珍貴呢?於是,我對著孩子,露出了自己有史以來最燦爛最明媚的笑容。

那一刻,我開始理解開學典禮上校長說過的那句話:「一日為兵,終生為伍。」我們穿上了這身軍裝,就要永遠有軍人該有的樣子,應該履行與其他職業不一樣的職責。

後來,我的軍旅之路也就隨之敞亮了。當個好兵的信念已經種下,我就對自己的要求越來越高。在單位改行從事宣傳工作后,因為有當初進軍校時「破繭成蝶」的那番經歷,我十分清楚信念具有怎樣的力量,也渴望用手中的筆、照相機和攝像機去記錄刻畫軍人的足跡和形象。因此,儘管拍攝裝備很low,儘管狀況百出,但工作第一年,我和戰友合作拍攝的一部反映飛行員之間亦師亦友亦兄弟關係的微電影,就獲得了當年全軍微電影作品大賽一等獎。之後幾個值得紀念的作品,更堅定了我繼續前行的步伐。

或許,成為一名軍人不是我自己的選擇,但成為一名怎樣的軍人、一名怎樣的女軍人,我做出了選擇。所以,我想對希望踏進軍營大門的你們說,這裡不僅是一個給予你未知考驗的地方,也是一個可以讓你盡情實現自我價值的地方。也許你會暫時迷茫,但只要堅持下去,總會看見不一樣的風景,成就不一樣的你。因為,每個階段的軍旅感悟,都會化作一筆精神財富,支撐你到達另一個思想維度,去把握生命的張力,去丈量人生的高度。

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比精神財富更強大的人生動力了。聯考前夜,在此與渴望通過軍營歷練不一樣的自己、到達不一樣彼岸的姐妹們分享。

用我的「十年」告訴你……

「十」是個特別的數字,一橫一豎代表著「數之小成」。兵齡十年的士兵可以稱為一個老兵,但軍齡十年的軍官還只是個年輕幹部。時至今年,我的軍旅生涯恰恰十載。這十年裡我從院校走出,如今紮根基層。又是一個徵兵季,很多女孩子躍躍欲試,想要圓自己一個「軍旅夢」,然而「夢」亦真亦幻,請讓我用自己的「十年」告訴你,走進軍營會是一種怎樣的經歷。

真實的軍營會打破你所有的浪漫想象,但也會將「浪漫」重新定義。大部分女孩對女兵的印象多來自於《女子特警隊》《特種兵之火鳳凰》等影視劇,劇中的軍旅生活被演繹得精彩無比,使得很多女孩子在參軍前都對軍營懷著一種浪漫情懷。我曾兩次參加接兵工作,在與應徵入伍的女青年見面時,她們總會滿懷期待地說:「當個女兵多帥啊!」是的,當你在新訓期間人生中第一次觸摸到真槍實彈,當子彈發射帶來的衝擊震蕩著你的肌肉和耳膜,讓你腎上腺素激增時,你頓時會覺得自己和普通女孩完全不一樣了。但在這些全新的嘗試和體驗過後,一切可能將歸於平淡。畢竟,只有少數女軍人會走上一線戰鬥崗位,而那將是一條比同崗位男兵艱難百倍的路。真實的軍營里,大部分女軍人通常出現在通信、衛生、氣象等保障崗位。也許這些話聽來會讓人有些泄氣,但是你逐漸會發現,軍隊是一個非常龐大的體系,保障有力是維持軍隊正常運轉的重要一環。看上去日復一日的保障工作,會因為一代又一代女兵的堅守和執著,散發出別樣的浪漫氣息。

走進軍營,你可能會失去愛情,但也許會升華一份「革命友誼」。將戰友間的「革命友誼」升華一下在軍營並不少見,但在軍營談戀愛和普通的「談對象」並不一樣。你們可以在周五晚上統一觀影時一起看電影,可以在每月一次的拉練途中一起前行,可以在節日會餐時共享美食,可以在每天下午的體能訓練時間裡一起健身……然而,這所有的「一起」都是隔空的,並沒有愛情的「外貌」,因為兩個人不能像普通情侶那樣手拉手、肩並肩,而是要在各自的隊伍里,只有心裡清楚他就在你身邊。相較於地方青年談戀愛時的如膠似漆、甜蜜無間,這種距離產生的「美」,會是另一種滋味。

你最初或許會對軍營「恨」之切膚,卻終將愛之刻骨。通常新兵入伍不久後會經歷一個反覆期,不適應和反差會達到一個頂峰。在烈日下訓練、在豪雨中奔跑,訓練的嚴酷讓你「想死的心」都有了;入營第一天幫你拿行李、倒洗腳水的班代開始板起面孔;做什麼事都要集體行動、保持一致,自由彷彿一下子就被剝奪了……這時你對周圍的事物開始抵觸和反感,甚至會有一些人和事讓你產生「恨」意,咬著牙憤憤於自己幾個月前的選擇。然而有過多少次放棄的念頭,就能體味多少堅持下來的美好。當你咬緊牙關積極面對時,你會親眼看到自己的進步;當看到這些進步給自己帶來從體質到心理再到能力的「蛻變」時,你會欣喜不已,並深深愛上這支軍隊。就像畢業生面對母校一樣,你可能會對她心生埋怨,卻絕不允許別人說她一個「不」字。

軍隊正在進行一場改革,也許你並不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但你一定要知道,所有的改變都是在朝著更有利於打贏未來戰爭的方向。現代戰爭需要素質更全面的軍人,崗位也不僅局限於男性,因此會有越來越多的女青年步入軍營。也許你抱著歷練自己的心態來到部隊,卻有機會執行維和、護航等任務增長見識;也許你有一腔家國情懷,卻選擇在三尺機台前默默奉獻。無論走上怎樣的從軍之路,都是在用青春換取軍隊的強大和祖國的安寧。

「崇文尚武,保家衛國」,這不僅是男兒的職責。希望每個心懷「軍旅夢」的女孩都能在這支愈加先進開放的現代化軍隊里圓夢、成長,書寫一段無悔於青春的軍旅人生。

做一名有「故事」的軍人

也許是受曾是海軍老兵的父親和打小就懷有「女兵夢」的母親的耳濡目染,20歲那年,已是地方大學生的我,看到報紙上的徵兵消息后,在父母的支持下,懷著對軍營無比美好的憧憬,立志去體驗一下軍旅生活。當時,很多老師和同學都認為當兵就是去吃苦,女性在以男性為主的軍營里沒有前途,勸我安心學習,憑優異的成績和表現,畢業后在社會上也能闖出一片天地。

嚮往與困惑在我的內心碰撞。正在此時,我無意中在街邊一家書店發現了《走近女將軍》一書,書中女將軍們的颯爽英姿點燃了我內心的激情。帶著對軍營的諸多疑問,我給作者塗學能先生寫了一封長信。沒想到不久后就收到了他的回信,他滿懷熱情、不厭其煩地解答了我的諸多困惑。他囑咐,在部隊一定要吃得了苦、忍得了累,隊列和體能是每天必練的科目,強度比大學軍訓高了不止一個「數量級」,對此要有充分的心理準備。他列舉了武警部隊首位女將軍楊俊生等的事迹,向我展現了軍隊不僅是一個可以淬鍊意志品質的大熔爐,也是一個可以在多領域保家衛國、建功立業的大舞台。雖然目前女兵的崗位大多在通信、衛生等保障領域,但千萬不要放棄個人特長,應該多去嘗試多去挑戰,鼓勵我要有信心在多彩的軍旅生活中走出精彩的人生路。

我決定,投筆從戎。經過嚴格的體檢和政審,我以大學生士兵的身份被空軍錄取,成了一抹「空軍藍」。

人生最憶軍旅情,軍旅難忘兵之初。兒時的夢想雖然實現了,但當它出現在我的面前時,我心中卻沒了底,因為嚴格的紀律讓我體驗到什麼才是真正的軍隊生活。來了部隊我才知道什麼叫「苦」:軍姿站一小時不倒,開會坐兩小時不動,體能跑五公里不掉隊……從小無拘無束的我,哪遇到過這般陣勢?幾天下來,便覺腰酸腿疼,苦不堪言;來了部隊我才知道什麼叫「慌」:每天天剛蒙蒙亮,嘹亮的號聲就把我們從甜美的夢中拉回現實,邊跑邊套軍裝,於半睡半醒中「跳」下擁擠的樓梯,一次又一次投入寒風中參加訓練;來了部隊我才知道什麼叫「累」:為了儘快讓我們的軍姿定型,班代每天都在努力「變著花樣」。身體上挺頂帽子,糾正軍姿照鏡子,挺胸收腹一小時,肌肉僵麻小case……後來我明白了,只有經過這樣的千錘百鍊,才會讓身姿和肌肉有「記憶」,舉手投足間才會透出軍人的氣質。

漫漫軍旅路,我還在不斷領悟。正因為當兵時培育出的鍥而不捨和執著專註,讓我敢於追求夢想、給自己加壓,繼而作為當年唯一一名空軍士兵考上了南京政治學院軍事新聞傳播系,並在大三時完成了反映自己軍旅生活經歷與感悟的散文詩歌集《一個女兵獻給時代的花束》。如今,軍校畢業已近四年,我始終難忘當年的畢業典禮上,數百名學員鄭重宣誓服從分配的感人場面。我們用自己手中的「紅星」點亮了台上偌大的地圖。那一刻,我第一次深深感受到祖國對一名軍人的使命召喚。

之後我來到了一支技術密集、人才密集的部隊。在這裡,我感受到了軍隊對高學歷高素質人才的迫切渴望;在這裡,我目睹了躊躇滿志的「70后」女主官在自身崗位上兢兢業業揮灑才華;在這裡,我正經歷著部隊的轉隸轉型,體會到軍隊發展的決心與魄力。我甚至產生了一種本領恐慌,唯恐自己的腳步跟不上軍隊前進的步伐。

從一名地方大學生到一名士兵,再到一名軍校生,繼而成為一名女軍官,10年前的我肯定想不到平凡的自己會有如此豐富多彩的人生經歷,會成為別人眼中一個有「故事」的人。但這「故事」的背後,是軍營為我提供了舞台,教會了我只有勇敢去嘗試,迎難而上才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那麼,你們想不想也來找尋一下屬於自己的軍營「故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