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計越聊AI:中國科技創新的時間摺疊與創業機遇

計越聊AI:中國科技創新的時間摺疊與創業機遇

2月22日,「新智元」百人會2月閉門論壇暨」新智元「創業大賽評審會在位於北京華貿中心的紅杉資本基金會議室召開。來自投資界、企業界和學術界25名評審坐陣,對現場的20家人工智慧領域的創業公司進行了點評。

紅杉資本基金專註人工智慧投資的合伙人計越作為東道主代表參加了活動,並接受了「新智元」的專訪,他在專訪中談到了對人工智慧創業的許多看法,部分要點如下:

  • 中美的投資沒有本質差別,都是看項目本身的價值。但是中美過去歷史發展階段不一樣,這可能給創業者帶來更多的機會。的發展階段濃縮了,呈現跳躍性和并行發展的狀態。

  • 脫離了使用場景的人工智慧沒有意義。to C的公司要和實際的生活場景結合, 給消費者帶來更好的使用價值和體驗;to B的公司要和垂直行業的商業邏輯相結合, 給商業用戶帶來實實在在的價值。

在一個全球化、國界逐漸模糊的時代,國家之間的差距變得越來越小。的投資人開始投資很多跨境項目,那麼怎麼對比國內和國外的創業機會呢?計越清晰地表達了他的觀點:全球化趨勢無法避免,全球化某種程度是過去技術發展積累而來的商業結果。

他說:「在這種趨勢之下,創業者會更有利於做跨國市場,投資人自然而然有了更多跨境投資機會,紅杉一定也會順應這個趨勢。紅杉於1972年起源於美國,這方面有更大的全球資源優勢。」

而對於中美項目的投資沒有本質差別,都是看項目本身的價值。但是中美過去歷史發展階段不一樣,這可能給創業者帶來更多的機會。美國的發展經過了四五十年,早期從基礎設施到軟體,再到雲計算和大數據,以及到現在的人工智慧,它每一個階段的發展時間都很長。的發展階段濃縮了,呈現跳躍性和并行發展的狀態。

計越接受採訪時表示:「沒有傳統的Oracle、SAP這類大型軟體產品型公司,而各行業現已告別了過去粗放式增長的模式, 都轉向靠技術提升效率的方式,這對於IT服務產生了巨大需求,雲計算和SaaS行業因此發展很快。於是在美國歷史上經歷過雲計算、SaaS、大數據、人工智慧的四個創新周期在一起迸發。」

「這導致四位一體的創新周期被快速壓縮,所以在市場,利用雲計算的基礎設施結合了SaaS、大數據和人工智慧幾個方面為一體的創新公司比美國要多。由於美國原來的IT巨頭積累足夠多,新興的創新公司需要找市場縫隙來切入。 而在, 傳統軟體公司的優勢並不明顯, 創業公司可以通過SaaS的形式來解決傳統軟體的需求,同時也可以幫助用戶整理數據,還能用人工智慧技術做進一步的數據分析和挖掘。從這個角度看,的創業機會比美國大。」

至於人工智慧基礎建設和人才方面,計越認為目前發展得很快。不論是阿里雲、騰訊雲這樣的基礎平台,還是國外的英偉達晶元等硬體設施都已經發展的很好了,在全球化的態勢下,創業者也在享受這些紅利。

人才方面,有很多華人在矽谷從事技術方面的研究, 國內BAT這些互聯網巨頭們也培養了很多這方面的技術和產品人才。可以說人才和基礎設施的必備條件達到了,已經具備了一個很好的起點。

已經經歷了門戶網站、社交網站、移動互聯網、O2O等等,在這些浪潮中紅杉投了很多優秀的項目。在新浪潮下的每一個趨勢演變之中,紅杉都會在行業的發展初期積极參与,包括眼下火熱的人工智慧。在各界紛紛認定人工智慧浪潮即將到來的時候,計越並沒有過多把人工智慧標籤化。

他表示,首先人工智慧本身也是處於產業發展早期階段。對於他而言,人工智慧應該與商業相結合,而不能為了「人工智慧」的標籤而去做人工智慧。最首要的是技術跟趨勢結合之後能給用戶帶來實在的好處。

他認為不管什麼浪潮、什麼技術,公司必須要解決實際問題和痛點,脫離這些都沒有意義。所以回歸到真正有意義的層面,需有兩個切入點:

  • to C要和實際的使用場景結合, 給消費者帶來更好的使用價值和體驗;

  • to B要和垂直行業的商業邏輯相結合, 給商業用戶帶來實實在在的價值,比如效率提升,或者讓商業用戶能更好地服務他們的客戶 。

「針對C 端產品, AI技術的價值就是應該幫助實現更好或者更便利的用戶體驗。通過這種更好的用戶體驗來吸引巨大的用戶量,這樣人工智慧才能獲得大量數據, 從而發揮出更大作用,反之又使消費者體驗得到進一步提升,從而獲取更多用戶量,產生良性循環。」計越對新智元說。

他以亞馬遜Echo為例,消費者最開始可能就是把它當成一個音箱使用,可能最重要的場景就是能更方便地聽自己喜歡的音樂,但是它有一個雲端AI技術、語音技術,使得這個音箱更好地理解消費者,提升體驗,之後獲取更多用戶和數據,再延伸出來其它功能,例如語音的交互。

計越再三強調:AI 需要跟使用場景緊密結合,否則即使再高超的科技,消費者也不會買賬。當被問及To C的應用主要在哪些領域會出現獨角獸時,計越表示這是無法斷定的,需要根據所投的具體項目具體分析。

在B端創業,需要在行業縱深裡面做垂直行業的應用。每個行業特徵不一樣,比如說金融、醫療數據結構不一樣,使用方法也不一樣。一定要在一個領域扎的很深,才會獲得足夠多的數據,達到一個比較好的應用效果。比如紅杉所投資的推想科技,其側重點在醫療,通過醫學影像進行識別。

他們團隊很了解醫生的需求,本身又能得到新的醫療數據,不斷迭代提高準確率。在這些數據量比較多的金融、醫療、公共安全領域、教育等領域,數據有待挖掘,它們可能產生很大價值。甚至在遊戲領域,例如《西部世界》中所描述的人類在虛擬的「西部世界」娛樂,就是人工智慧技術和遊戲的結合,只不過電影中的人工智慧更為發達。

計越說:「我們不需要一個一開始就是泛泛的、什麼事都能做的大平台的創業思維,這對於小公司很危險,這是巨頭想乾的事情。」創業公司不論to B還是to C,把一個點做到極致,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也是AI創業的護城河。

很難在早期預判一家百億美元公司

創投人一旦在早期押中了一個百億美元巨型公司,可能就換來成百上千倍甚至更高的回報。計越認為很難在創業初期階段就能預測到這家企業是否能成長為一家百億美元公司。

通常行業早期都不被大家看好的創業公司有時候反而能成為大平台公司,太早期就搞平台化、被大家一致看好的公司反而機會比較小。真正能把握用戶需求的公司,在創業初期不被看好、被大巨頭忽視的情況下,贏得了時間窗口,不會面臨那麼多競爭,反而機會更大。

「好奇心、同理心、平常心」

首先要有強烈的好奇心。他認為創投是站在前沿的,工作的本質是要不停地到新領域去開拓,就好比人類的發展。人類最早來源於非洲,擴散到歐洲、亞洲,發現新的大陸,遷移到美洲乃至全球各地。

但每一次遷移過程中有很多風險,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人都為此失去了生命。 但總有人會想到熟悉的邊界之外去看看,這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好奇心。這跟創業和創投都是一樣,需要探索新的邊界,要不斷學習新的知識, 並能承擔風險去嘗試。

其次要有同理心。對於投資來講,同理心對於理解產品模式很重要,你需要站在用戶的角度去體驗產品。另外一方面,投資和創業是一個共贏的遊戲,投資人需要知道創業者每個階段最關心什麼,有哪些困惑,從而看看是否能提供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幫助。

最後要保持平常心。投資人不是一個股票交易員,交易員也許需要每天很緊張、時刻保持高度亢奮,需要不斷地買進賣出。但是風險投資是一個長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可能需要好幾年才看到成果,而且創業永遠是失敗的幾率遠大於成功的幾率。因此需要保持一顆平常心, 能夠在自己喜歡的一些領域內保持專註,有所取捨。

極樂網:打造高效的中文IT技術平台,讓技術變的更簡單!神奇智能嬰兒車,不僅能檢測環境,還能自己走!可漂移可懸浮,能娛樂能代步…這樣的懸浮車你見過嗎?算得准:大師級周易八字算命工具,助你改命增運。雲逸互動:把數字想象世界加在真實世界之上的AR互動。

商務合作、

「wxid_2480525894」

領導說了!

您點一個

小編的工資就漲五毛!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4篇文章,獲得232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