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周末名醫系列 | 讓人必學的針灸名家醫話(絕對經典)

周末名醫系列 | 讓人必學的針灸名家醫話(絕對經典)

辨證取穴八法-楊兆民

針灸立法處方遣穴之原則,必須建立在辨證論治的基礎上。因證立法,辨證用穴,施針施灸,或補或瀉,方能治病療疾。

針灸用穴的原則,古今雖無專書論述,但在《內經》、《難經》、《甲乙經》、《針灸大成》等醫籍中闡述頗為精闢。如《內經》中的「病在上者下取之,病在下者高取之,病在頭者取之足,病在腰者取之腘」、「病在左者取之右,病在右者取之左」以及《難經》中的「春刺井,夏刺滎,季夏刺輸,秋刺經,冬刺合」等取穴原則,至今仍然襲用。金元四大醫家之一的李東垣根據《難經》「陰病行陽,陽病行陰,故令募在陰,俞在陽」之病機學說,首創了「從陽引陰,從陰引陽」「臟病取俞,腑病取募」的取穴規律,為針灸治療臟腑病提供了理論依據。至於近代通用的「局部取穴,鄰近取穴,遠道取穴」規律,是在前賢經驗基礎上的綜合,在臨床確實行之有效。本人汲取古今辨證取穴之規律,總結出「辨證取穴八法」,提高了療效,保證了患者的安全。

辨證取穴八法是:

一、「虛則補上,實則瀉下」。經云:「百病之生,皆有虛實,而補瀉行焉。」補虛瀉實乃治病之大法,但臨證時取何穴補之、何穴瀉之?我則以「陷者舉之」、「高者抑之」之意,凡屬虛證取病所上方之穴為主,推而上之,昇陽舉陷補其虛,凡屬實證取病所下方之穴為主,引而下之,導滯泄邪瀉其實。

二、「新則取末,久則取本」。病有暴病,久病,取穴亦當遠近。病之初起,邪氣新客,未根深於臟腑,故可取四關、四末之穴,即《內經》「滎輸治外經」之意;久病邪戀,元氣乃傷,陰陽形氣不足,其治宜取軀幹之穴,即臟病取俞,腑病取募以及臟腑、氣血所屬之八會穴,調臟俯之氣。

三、「動則求遠,靜則求近」。經雲;「聽其動靜,知其邪正」。凡氣實、氣鬱之證,多走而不守,動而不靜,應求四肢遠端之穴;凡氣虛、血滯之證,多邪氣留戀,靜而不動,取穴應以頭身之局部或鄰近穴。

四、「急則治根,緩則治結」。病有標本緩急,穴有根結本標。《內經》說:「不知根結,五臟六腑,折關敗樞開合而走,陰陽大失,不可復取。」故凡病急先治標,取手足根部、本部之穴以緩其急,凡病緩治本,取頭身之結部,標部穴以圖其本。

辨證取穴八法,取意於《內經》、《難經》,驗證於臨床,三十年之一得也。

《內經》刺病,僅用一、二穴,仲景療疾取穴多為一處,《甲乙經》所載也多為一病一穴。唐秦鳴鶴刺百會出血治癒高宗頭痛,宋王執中僅用三里一穴治癒其母腳腫,明王肯堂刺足跟出血治癒凍瘡,清郭右陶總結一生的經驗,定全身十大部位為刮痧刺絡之處,每取一、二有效。古人在臨床的基礎上總結出四總穴,千金十穴,馬丹陽天星十二穴等,皆為最重要的穴位。近有人報導,進行針麻時,先取八十餘穴,最後篩選出獨用內關一穴極佳。

余曾統計古今針灸典籍,即歌賦19篇,現代針灸書籍中治療篇3種,得出十四經中最常用的穴位:肺經——太淵、尺澤;大腸經——合谷、曲池;胃經——足三里、天樞;脾經——三陰交、陰陵泉;心經——神門;小腸經——后溪、肩中俞;膀胱經——肺俞、脾俞、**俞、大腸俞、委中;**經——太溪、照海,心包經——內關、曲澤;三焦經——外關;膽經——風池、肩井、環跳、陽陵泉;肝經——太沖、行間;任脈——天突、中脘、氣海、關元;督脈——百會、大椎、命門。

即在十四經361穴中最常用的為30餘穴,可知常用經穴之要概。余喜遵古人經驗取穴,首先比較古人多種取穴法,擇其最重要者而用之,如迎香治鼻疾,三里療胃病,天樞調整胃腸不和,三陰交治療小便諸疾,環跳療腳軟等,針刺淺,取穴少,療效高,深受國內外病人的歡迎和讚賞。選擇最常用、最重要的穴位,用時寧少勿多,寧精勿濫,一矢中的。這樣,既能減輕病人針刺時的痛苦,又便於總結用穴的經驗,更能促使對針灸技術上的精益求精,這是我三十多年來取穴的體會。

前人只說某穴主某病,而不說某穴有某病。其實,針灸的奧妙之處,就在於後者。根據針灸有關文獻或教科書去取用穴位,有時卻未必能收到應用的療效,說句實在話,這就是穴中無病。所以臨床選穴,必須在有關的經脈循行部位找到有病之穴,其效方能捷如桴鼓。因為它體現了某一組織或器宮於發生病變時,必然通過經絡反映到體表有關循行部位的特定俞穴上來。海特氏過敏帶和現在日益增多的醫學診斷方而的經絡壓診點,都與此類似或具有同理。二十年代山西王可賢氏對穴中有病說過一段話,已先得我心。他說:「古人以穴治病,吾今以穴尋病。有病可用針,無病即已矣,何碌碌為無益之事也。」

至於古人有「氣至病所」之說,這對客觀掌握針治療效,確是一大要訣。有病之穴,給予針治,得氣快,其針感多能迅速傳至病變部位;或者下針瞬息間,癥狀即見緩解。否則,若穴中無病,縱使局部得氣,也難至病所,更談不上坐收預期療效。現舉一例以說明之。對上述問題,雖不足以概其全貌,亦可見一斑。

患者方某、女,21歲,呃逆頻作已二月。病起於腦部被擊傷,伴有頭昏、胸悶、腹脹、納呆、夜難入睡。當時住院,西醫診斷為癔病性呢逆,經中、西醫、針灸等治療以及採用語言暗示或威懾,均未見效,始來就診。審證求因,為肝鬱難舒,瘀邪阻膈,以致胃氣不得下行。乃以穴尋病,取足陽明和背部俞穴探查,發現膈俞和足三里,觸指即唷唷呼痛,尤其對膈俞稍為著力按壓則叫嚷閃避而呃逆隨之緩解。遂取此二穴用針,患者之呃逆不僅一次痊癒,而且伴隨的諸證,也迎刃而解,隨訪至今未見複發。

從上述病例還說明了一個問題,臨證尋找藏病之穴,要做到有的放矢,這必須首先分析病機,作出正確的診斷,然後按其有關經脈體表循行的部位,陽陷陰脈,順次點壓,則垂手可得。可以說:以此察病,病無遁情;以此治病,病可速愈。針家不可不知。

古書中有「石門」穴為婦女禁穴之說,若針之,則「婦女終身孕不成」。我認為此種觀點值得商榷,不能生搬硬套。下面談談個人的休會。

患者楊某,33歲。因經期勞累著涼,當晚小腹痛甚,先用止痛針,內服調經丸,病不減,次日來急診。見其重病容,兩脈沉細,苔淡白潤,四肢發涼,即懸灸石門、足三里、中脘,患者病勢逐漸緩解,步行回家,連續三天,病告痊癒。

陳某,20歲,未婚。半年來經期提前,量少色紫,腰腹脹痛,經婦科診斷為「痛經」,經服藥打針療效不顯,轉來針灸治療。查患者面赤唇紅,苔黃微燥,脈沉弦,用瀉法針刺石門、三陰交、期門,痛即止。連續針刺5天,鞏固療效,並囑患者每月經前來針灸三次,共治三個月。后隨訪一年,患者痛經未再複發。

1957年春,一個30多歲的藏族婦女要求針灸避孕。因患者體健、經期准,經針石門、次髎、合谷、氣海,用瀉法,每經前針刺三天,四個月後,經停40天,婦科檢查確診懷孕,作人工流產。

1959年夏,33歲的汪某,經期已逾20天,既往身體健康,經婦科檢查診斷為懷孕,建議做針灸流產。針石門、三陰交、合谷、次髎,用瀉法,連續針灸5天無效而作人工流產。

於某,16歲,月經正常。因學校勞動較累,此次經來較多、少腹痛,婦科治療三天效果不明顯,改用針灸治療。見患者面色(白光)白,睏倦、目眩、喜熱飲,胃納差、脈沉細,苔淡白少津。灸石門、足三里、中脘、百會、**俞,當天下午經量減少。連續治療7天,患者經凈,身體基本康復。

綜觀以上病例及個人點滴體會,對石門穴的認識,必須根據每個病例的具體情況,決定針之補與瀉、深與淺,或針或灸,或針灸並用。對婦女的崩漏、月經障礙、月經不調,相應配以輔助穴位,療效是令人滿意的。再者,根據經絡學說原理,凡能引動胎氣的穴位,無論是針灸、推拿治療,都必須持穩重的態度。

我在上海學醫時,常聽老師講:針灸能治奇病。當時我對針灸並無認識,只是覺得好奇。到學針灸時,確實看到治癒很多奇怪病症,更增加了我的好奇心,對經外奇穴特感興趣。臨床運用,也常見奇效。今略舉數穴,以供參考。

「四神聰,」在百會穴前後左右各開一寸。針時針尖向外。治頭頂痛及眩暈症、癲癇等均獲效。可謂奇穴之一也。

「太陽」穴在眉梢與眼角外成三角形凹陷處。治頭痛,近視眼、紅眼病、面癱等有效。可謂常用奇穴之二也。

「印堂」,在兩眉之間。針尖向下刺,治失眠、鼻塞、鼻衄均有效。可謂常用奇穴之三也。

「腰眼」,在四-五腰椎之外側左右凹陷中,治風濕性腰痛,腰扭傷等效果好。可謂奇穴之四也。

「四縫」,雙手除拇指外,四指掌面之第一指骨與第二指骨橫紋縫的兩頭,雙手共十六穴。用****針消毒后急刺,擠出****液體。治小兒疳疾,每日一次,每刺3-5穴,即有效。可謂奇穴之五也。

「膝眼」,在臏骨下兩側凹陷中。治急、慢性膝關節炎、膝扭傷等有效。可謂奇穴之六也。

「中魁」,在中指第一指尖上屈指取之。曾治一小孩,三月余,嘔吐不止,經中西藥治療無效,其母找某名醫,謂小孩過小,不宜針灸,遂來我處,即為其灸「中魁」,各灸三壯,如米粒大,艾絨將燃至皮膚時,急用手指按熄。連灸三天,痊癒,至今已三十餘年。此穴可謂奇穴之七也。

上脘、中脘、下脘三個穴位,合稱為「三脘穴」。它們與三焦有密切的關係。

上脘穴能治療咳嗽、哮喘、呃逆、流涎、吐血、心痛等三焦病症。中脘穴能治療胃痛、肝脾腫大、腹瀉等中焦病症。下脘穴能治療下腹痛、便血、尿血等下焦病症。

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對三焦的論述寫到:「上主納,中主化,下主出」。這是對三焦廣義的歸納。從胃脘部的生理功能來看,上脘(胃上口)主納,中脘(胃中)主化,下脘(胃下口)主出,這是狹義的概括。從三焦與三脘的生理功能以及三脘穴能治三焦的病症來看,似乎「放大則為三焦,縮聚則為三脘」。可謂三脘為三焦之「縮影」。

百會穴功能有昇陽固脫、平肝瀉火、開竅息風之能。臨床運用廣泛,療效敏捷。它可用於虛正,又可用於實證;可用於慢性病,又可用在急症中,既能升陷,又能潛降。它何以有此作用呢?這要從它所屬的經脈和所居的部位談起。它位居巔頂至高點,各經在其下,各穴布其周,有居高臨下之勢,可朝百脈,理諸經;其在經脈上屬督脈,督居八脈之首,與任脈相銜接,兩脈一居前,一在後;一屬陰,一屬陽,陰陽相濟,諸經協調,百病不生;否則,陰陽失調,營衛不諧,臟腑虧虛,疾病生焉。

余曾治一周歲張姓男孩,因發熱9小時許未治療,體溫驟升至41.2℃,神志朦朧,兩目上竄,喉間痰鳴,四肢抽搐而驚風作矣。此乃風熱之邪兼挾痰濁上蒙清竅而然,治宜泄熱定驚、開竅醒神。穴取百會、人中、大椎、曲池、湧泉、勞宮。手法:瀉法。另取十二井穴用****針刺出血。針後患兒神清、痰消、風止,兩小時后體溫下降至39℃。此時再給予針刺百會、大椎、曲池以泄熱,針畢汗出,四小時后熱退身和而愈。蓋小兒驚風一證,熱邪居多。緣小兒為「稚陰稚陽」之體,神氣儒祛,易虛易實,易感易發,且易康復,故一旦感邪即易高熱。因熱風起,因風痰生,因痰生驚。治之欲止其驚,祛痰為先;欲祛其痰,必息其風,欲息其風,首退其熱,所以退熱為當務之急!故取百會為主穴,百會屬督脈,督為陽脈之海,瀉之可平肝瀉火,醒神開竅;配人中調陰陽而醒神速;配湧泉水火濟而降熱快。大椎、風池配主穴而熱邪散,勞宮配主穴而心包清;十二井穴乃十二經陰陽經脈交通脈氣之處,它能瀉十二經之邪熱以平調陰陽使竅開神清。合用之可達熱泄、神清、痰消、驚定、抽搐止。

又曾治一童姓患者,男,61歲,因年事已高,陰不足於下而陽偏亢於上,又因怒氣傷肝,使肝陽暴亢,血氣並走於上,痰隨氣升,氣因痰阻,上蒙清竅而中風成矣。證見猝然昏仆,不省人事,痰涎壅盛,面紅氣粗,兩手緊握,溺赤便結,脈象弦滑,血壓驟升。穴取百會、人中、湧泉、豐隆、太沖、曲池、勞宮,以平息內風,使痰濁降而神志清,共針治20餘次,患者血壓穩定,臨床癥狀解除而愈。主穴百會,瀉之能治諸陽氣血之亢逆;湧泉為少陰之井穴,刺之能滋陰潛陽以平肝為輔穴。兩穴相配,一在上,一在下,一降陽和陰,一滋陰和陽,從而維持了陰陽動態平衡,其餘各穴合用,共奏降痰濁、清神志之功,使肝陽潛藏而愈。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 主管

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 主辦

中醫藥知識 健康養生資訊

零售價:RMB12元

郵發代號:82-654

文章版權歸《家庭中醫藥》雜誌所有,轉載、摘錄請註明出處。部分圖片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所載方葯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本文編輯:半夏

投稿郵箱:jtzyy@126.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