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些老年人為何暴走公路?詳解「暴走團車禍」法律責任

一些老年人為何暴走公路?詳解「暴走團車禍」法律責任

點擊藍字

關注我們

調查動機

最近兩天,發生在山東省臨沂市的「暴走團遇車禍」事件引起社會高度關注。此事看似一起交通事故,背後卻涵蓋了健身公共場所不足、老年人健身需求等一系列社會治理新問題。對於這些問題,社會是怎麼看的?《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一死兩傷。

這次事故的親歷者一定不會忘記發生慘烈事件的那個早晨。

事發地山東省臨沂市交警部門通報稱,7月8日5時22分許,駕駛人董某駕駛的計程車沿臨沂市蘭山區涑河北街由東向西行駛至臨西十二路交匯東50米處時,與正在晨練的「山鷹涑河黎明健跑隊」隊員發生碰撞,致使丁某、王某、商某受傷,商某經搶救無效死亡。

據臨沂交警支隊回應,健跑隊行人分別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一條和第六十一條規定,即未經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佔用道路從事非交通活動;行人應當在人行道內行走,沒有人行道的靠路邊行走。計程車司機同樣存在違法行為。

生命的代價不可謂不慘痛。然而,《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不顧生命危險的健身者不在少數。

暴走人士時常「惹事」

「天啊,這不是我以前住的那個小區嗎!搬走半年多了,現在是什麼情況都不太了解,但是當時這個所謂『老年人暴走團』就非常紅火了。」山東省青島市市民金琴口中的「老年人暴走團」,便是今年6月被媒體報道的「主角」。

據媒體報道,這些「老年人暴走團」每天早上6點后在街上暴走健身,走的路線是位於馬路中間的超車道。團隊里有人高舉著旗幟,昂首向前邁步。一些車輛只能慢慢跟在「暴走團」後面行駛。這些「老年人暴走團」有二三十人,主要由中老年人組成。一些大爺大媽掉隊后,為了追上隊伍,會不顧紅綠燈一直向前,不看來往車輛,造成交通安全隱患。

金琴通過微信告訴記者,她以前住的小區是青島市郊一個村子的集資建房。「以前,每天晚上7點半,一大群老年人會準時準點浩浩蕩蕩繞著小區里的路暴走。老年人暴走妨礙小區行車就不說了,最要命的是領隊腰間的那個喇叭循環播放歌曲,非常擾民,我在家裡都能聽得清清楚楚。我們家搬家也有這個因素,沒想到他們最近都走到馬路上了」。

「一些暴走團少則幾十人多則幾百人,呼喊口號並肩行走在機動車道上,甚至有的逆向步行。還有一些暴走人士不注意天氣,選擇在有濃霧的清晨或深夜步行。」金琴告訴記者,近段時間,青島的「老年人暴走團」異常火爆。

作為土生土長的臨沂人,周先生告訴記者,「『廣場舞團』的問題只不過是佔地盤和擾民的小問題,佔地盤和擾民一般到不了肢體衝突或威脅自己、他人生命安全的程度,而且確實有益健康,不多做評價。『暴走團』佔地盤擾民比廣場舞厲害多了,在臨沂市最大的廣場,八一路下穿以東的東區夜夜被『暴走團』霸佔,暴走人士還會背著一個超高分貝的大喇叭放歌。有些『暴走團』更是毫無交通安全意識,佔用機動車道暴走是常有的事情,任你怎麼按喇叭都沒用,甚至有時候會在機動車道逆行而且還是在單行線逆行」。

老人為何愛組團暴走

為什麼暴走能在中老年群體中流行呢?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不妨先看看什麼是「暴走」。在北京市從事健身行業的李俊雨向記者介紹說,暴走與跑步不同。跑步更偏向於私人,即便是約上同伴或者加入跑團,也並未有多少儀式感。暴走則有整齊劃一的服裝、色彩鮮明的旗幟、節拍明快的音樂、鬥志高昂的口號,參加暴走的人排列整齊,行進速度比跑慢、比走快,類似競走,「厲害的隊伍能這樣連續走1個小時」。

按照專業人士的說法,「暴走團」顯然不是鬧著玩兒的鬆散團體,要達到大規模,必須組織嚴密,結構清晰。

當重新梳理「暴走團」的定義后,也許人們或可理解一些退休在家的老年人為什麼會扎堆加入其中,並樂在其中。

「人口老齡化加劇,子女遠在他鄉,離退休老年人雖然年齡大了,但他們同樣有社交需求,同樣需要交朋友。」在北京市西城區月壇社區從事心理健康以及健康督導的張麗對《法制日報》記者說,另外,廣場舞對技術要求更高,並非所有人都能學會,無法學會就沒有參與感,而參與感恰好是鼓勵老年人走上廣場舞動起來的最初動力。「暴走團」則不同,人人都會走,人人走的都一樣,相較於廣場舞,它能更簡單地滿足老年人的社交需求。

正因如此,「暴走團」的參與者總量逐漸攀升,甚至能與廣場舞並駕齊驅。同時,單個「暴走團」的規模也越來越大。

在張麗看來,相關部門在規劃城市過程中沒有考慮到人口老齡化加速問題,沒有留出足夠的公共空間。當訴求不同的兩方人共同出現在相同的公共空間時,矛盾必然出現。比如,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廣場舞大叔怒揍籃球少年。然而,如果後者退讓,就會出現「暴走團」佔領機動車道的情況。「作為城市管理者,地方政府一方面要引導暴走鍛煉者遵守交通秩序、注意自身安全,另一方面也可以考慮開闢專門的步行通道,為市民健身提供安全的場所。如果有專門的城市人行步道,相信在機動車道上暴走的人群會大幅減少」。

不過,在法律界人士看來,公共健身場所不足不能成為「暴走團」走上機動車道的理由。

北京律師鄒航對記者回憶說:「我上大學時,學校有個輪滑社。有一段時間,輪滑社成員覺得學校里空間太小,於是半夜出去掃街。他們戴著頭盔、護肘、護膝,半夜在中關村北大街和北四環上滑輪滑。半夜沒車,十多米寬的馬路多爽啊,有不少輪滑社成員覺得自己成了馬路之王。結果有一天,來了一輛滿載的大挂車,出了車禍,有同學喪生。這起事故發生后,輪滑社再也不敢上街,只在學校里活動了。很多時候,只有出現血的教訓乃至生命的代價,大家似乎才知道遵守規則。」

專家詳解

「暴走團遇車禍」事件法律責任

對話人

北京市律師協會交通專業委員會秘書長黃海波

交通運輸部交通幹部管理學院教授張柱庭

記者:7月8日,山東省臨沂市一支由中老年人組成的晨跑團,出發22分鐘后,在距離終點約30米的路段,遇到一輛計程車衝撞。事故導致一人死亡,兩人受傷。對此次跑上機動車主路的行為,涉事運動協會的許會長說:擔心與「徒步隊」的活動場地產生衝突所以選擇了位於蘭山區的北岸,但北岸的輔路因為施工不能走,晨跑的人才跑到機動車道上。至於當地政府修建的專門健身步道,不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

黃海波:我認為這個理由是不成立的。那個路段修路,參加健身的人可以到其他可以鍛煉的場所去鍛煉,為什麼一定要到機動車道上鍛煉呢?

張柱庭: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一條規定:行人應當在人行道內行走,沒有人行道的靠路邊行走。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七十六條規定:行人列隊在道路上通行,每橫列不得超過兩人,但在已經實行交通管制的路段不受限制。事發的這條路,如果有人行道,參與健身者沒有在人行道行走,這屬於有過錯。我們不能因為其有鍛煉身體的動機而否認其違法的事實。從媒體報道看,事發地有人行道,因此晨跑團人員或者其組織者有一定的過錯。

司機責任視調查結論而定

記者:臨沂的這起事故發生后,涉事司機已被刑事拘留。然而,很多民眾認為司機不應負全責。比如,很多民眾認為,如果晨跑團不上機動車道,悲劇可能就不會發生。

張柱庭:雖然這個案件引起公眾關注,形成熱點問題,但我們還是應當用法眼來進行「冷」思考。首先,這個案件還在偵辦當中,計程車司機是故意還是過失,需要等待查明事實后再進行判斷。如果是故意,就應當按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處理;如果是過失,則屬於交通肇事案件。其次,假設是交通肇事案件的話,計程車司機構成交通肇事沒有爭議,因為不論晨跑團是否有過錯,對司機依法定罪處罰無異議。

黃海波:晨跑團的成員在機動車道上鍛煉的行為,本身就是一種交通違法行為,是事故發生的原因之一。這名司機沒有盡到謹慎駕駛、安全駕駛的義務,她對事故發生也有過錯,所以也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我個人也認同一些網友的評論。不過,對於這名司機,她最後會不會被追究刑事責任,我覺得還要看交管部門最終的調查結論,然後再來看她要不要承擔刑事責任。

另外,晨跑團組織者明知道這種活動可能出現危險的後果,但是還這麼去實施,組織一些違法的活動,所以從責任角度來講,組織者也有一定的責任。

晨跑組織者也應承擔責任

記者:就像您剛才提到的,此次晨跑團的組織者負有一定責任,那麼死者家屬能否起訴晨跑團組織者,雙方是否具有法律關係?按照涉事的臨沂山鷹運動協會的會長介紹,這個在2009年由民間個人創立的協會屬於公益性的組織,沒有所謂的會費,全部都是熱愛運動的民眾自發加入的。

黃海波:賠償責任是與最終的責任認定相關的。調查完成後,交警部門會出具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其中會有明確的責任認定。

我個人認為,組織者雖然現在解釋是公益組織,但是組織者畢竟把人帶到了機動車道上行走,而且這個行為本身就是違法的,組織者應當要承擔一定責任。我覺得,如果死者家屬要找組織者索賠,組織者有可能要承擔一定賠償責任。

依據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規定:「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如果能證明活動組織者在路線選擇、安全提示等方面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那麼組織者同樣需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也就是說,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管理人或者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在此案中,晨跑團屬於一種群眾性活動,而其組織者應當對晨跑團的參加者盡到一定的安全保障義務,更不能帶領他們進行危險而違法的活動。所以,對於這起事故所造成的後果,晨跑團的組織者也應當承擔一定的法律責任。

張柱庭:是否起訴組織者,這是家屬的權利,家屬可以行使權利,也可以放棄。

記者:我們調查發現,一些民間自發組織的「暴走團」「夜跑團」「晨跑團」佔據機動車道鍛煉的情況時有發生,交管部門也多次提醒市民要遵守交通規則,注意道路安全。

黃海波:交管部門可以制止這種行為,對這種行人交通違法行為可以進行處罰。目前,個別行人之所以敢「橫行」於機動車道,我覺得只能用「任性」這兩個字來概括。本來是機動車道,有些人卻非要在這個地方鍛煉。試想一下,在公路上鍛煉能健康嗎?公路是機動車最密集的地方,也是廢氣排放量最多的地方,在這樣一個場合鍛煉能有好處嗎?

這樣的晨跑以及相應的健身行為必須要停下來,要吸取這個教訓。無論怎麼講,你做任何事情都不能以違法作為前提,你說為了健康,但健康也要守法。這個死者雖然非常不幸,我們也同情他,但是我們也可以以此為契機,要吸取一些教訓,今後就別再做了,希望組織者也能夠明白,吸取教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