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境外資產超5萬億 央企加速「走出去」

境外資產超5萬億 央企加速「走出去」

「一方面是出台了對外投資管理辦法,以及一系列辦法;第二是嚴格規範經營;第三就是嚴肅的問責,加強對境外資產監管,對違規責任一定嚴肅追責。」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在本屆兩會記者會上針對央企海外「走出去」表示,在推動央企走出去同時,國資委也在加強監管。

央企「走出去」成為本屆兩會熱議話題。多位代表、委員表示,眾多大型央企都曾經在「走出去」中,付出巨額「學費」。隨著央企「走出去」步伐提速,如何防範風險成為重要課題。

在全國人大代表、五礦集團董事長何文波看來,金屬行業國企「走出去」存在資源瓶頸矛盾突出、海外過度競爭、大企業引領作用發揮不夠等問題。

全國政協委員、華潤集團董事長傅育寧在政協小組討論時坦言,由於基礎設施項目投資周期長,一旦項目所在地國家發生政局變動或法制不完善等,可能會導致項目變數。

記者了解到,近年來,中央企業「走出去」開展國際化經營取得了積極進展,全球資源配置能力和國際競爭力逐步提升,業務分佈全球150多個國家和地區,境外資產規模超過5萬億元人民幣。以高鐵、核電、特高壓為代表,在鐵路、電力、通信、裝備製造等領域建設了一批在當地具有示範性和帶動性的重大項目和標誌性工程。但不容忽視的是,與國際一流跨國公司相比,中央企業國際化經營起步較晚,經驗相對不足,對國際規則的熟悉和運用不夠,對風險的識別和管控能力有待提高,再加上境外投資市場競爭激烈,國別差異較大,投資監管環境不同,境外投資面臨著較大的政治、法律、社會、安全等各類風險。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央企內部人士在電話里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說,必須承認的是,由於企業「走出去」仍處於探索階段,境外資產投資暴露出的問題非常複雜,涉及文化、人才,甚至包括國有企業制度等諸多方面,央企境外資產運營中確實存在風險意識不強、重投資輕管理等問題。

全國人大代表、華菱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曹慧泉向記者坦言,一些法律法規客觀上影響了國有企業股權投資和對接資本的市場競爭力及爭取和把握市場機會的積極性,制約了國有企業通過對外投資兼并和收購相關創新企業,實現轉型升級的途徑。

以核電「走出去」為例,全國政協委員、廣核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賀禹告訴記者,國際核電市場非常大,機會非常好。他同時指出,核電是複雜的系統工程,「走出去」必然受各種綜合因素的影響,包括海外對技術和品牌的接受度、目標市場國家的政治穩定性、融資成本高低等。在他看來,「核電出海」還需要從三方面下苦功。首先是「苦練內功」,如積累國際市場開發經驗、打響核電品牌知名度。他特別談到「公眾溝通」,坦言這是國內核電企業普遍存在的短板。其次是「儲備人才」,即提前儲備具有國際化視野和能力的人才。一方面要自己培養國際化業務核心骨幹,另一方面要招聘目標國當地人才及留學生。第三是「抱團出海」,他建議核電企業、裝備製造商、建造商等同步「走出去」,期待國內企業在對外推廣、品牌塑造和政策支持上形成產業聯盟。

對於央企下一步更好地實施「走出去」戰略,傅育寧建議,國家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時,讓文化先行,讓消費、民生等領域率先進入,用國內知名消費品的品牌效應和影響力打造品牌「軟實力」,助力國內企業「走出去」。

何文波則認為,應儘快培育金屬礦業航母,建立海外資源供應保障體系;建議加強海外投資的協調和監管,研究制訂海外投資法規;建議進一步發揮大企業集團的綜合優勢,建立全產業鏈共享服務平台。(記者 楊燁 實習生 黃可欣/北京報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