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志願軍老兵流淚憶戰友:犧牲時還咬著敵人耳朵

志願軍老兵流淚憶戰友:犧牲時還咬著敵人耳朵

原標題:志願軍老兵流淚憶戰友:犧牲時還咬著敵人耳朵

「他帶著一個排伏擊敵人不幸犧牲」

「我看到《燕趙晚報》登的志願軍烈士名單中有陳振西的名字,深澤縣人,當時我就落淚了,我們曾經一起戰鬥過。」賈文岐老人手裡拿著3月2日的《燕趙晚報》,指著上面的志願軍烈士名單含淚說道。

「我是衡水深州人,在解放戰爭時期,我和陳振西曾在一個營,一起打仗。」賈文岐老人回憶說,1948年,他們所在的部隊在冀東牽制敵人以配合東北的遼瀋戰役,「陳振西個子高高的,非常英俊,年齡比我大八九歲,當時他是連長。陳振西抗日戰爭時就入伍了,打仗非常勇敢,經驗也比我們多,他非常愛護戰士的生命,每次打仗都特別有戰略,很沉著,儘可能的少犧牲戰士的生命。1948年9月在冀東的一次戰鬥中,陳振西帶領著全連衝出敵人的包圍圈。」

「1951年初入朝作戰後,我們沒在一起打過仗,後來聽我們團的政委說,陳振西在保衛開城的一次戰鬥中犧牲了。當時陳振西帶著一個排去伏擊敵人的巡邏隊,結果和敵人正面遭遇了,打死了十多個敵人,陳振西犧牲時還抱著敵人的一個指揮官,咬著對方的耳朵。一起戰鬥的戰士把這個指揮官打死了。當時知道這個消息,我和團政委都哭了。」

提起往事,這位九死一生的老兵忍不住落下淚來,「在朝鮮時我們都不知道陳振西有沒有結婚,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後代。現在回想起這些一起出生入死的戰友來,心裡會很難過。」

「鐵原阻擊戰我們連只回來7個人」

1951年志願軍入朝作戰時,第63軍為保障志願軍主力部隊完成撤離和重築防線任務,奉命阻擊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在一個叫鐵原郡的地方打響了阻擊戰,短短13天的慘烈戰鬥,近萬名志願軍將士倒在了異國的土地上。賈文岐老人正是這場戰鬥的親歷者。前兩年,央視軍事農業頻道《軍事紀實》欄目拍攝的5集文獻紀錄片《鐵在燒——志願軍第63軍鐵原戰記》,就曾採訪了賈文岐老人。

賈文岐老人指著燕趙晚報上陳振西烈士的名字流下熱淚

「鐵原阻擊戰時我擔任連指導員,當時戰鬥結束,我們連只撤下來7個人,其他人全都犧牲了。戰鬥中,一位戰士受傷了,讓他撤下去,戰士不肯撤,說『我不能打了,還可以幫著壓子彈!』一個小時過去了,你再看,這個剛剛還說話的戰士已經死了。」賈文岐老人眼眶再次濕潤哽咽著說,戰士犧牲了,其他戰士就從他身上撕下一塊布條,用鋼筆在上面寫上他的名字,然後再把布條放回到他的上衣口袋裡,以證明他的身份,好讓人們知道犧牲的是誰。後來犧牲的戰士太多,鋼筆沒水了,寫不出字來了。「當時我們就一個信念,我們是英雄連,我們不能給咱們連丟人,我們決不能怕敵人,要讓敵人怕我們。」

「在鐵原郡有座金河山,部隊沒有吃的,我背上去半袋生高粱米,餓了人們就抓把生高粱米放在嘴裡嚼。有個叫許成計的副營長,石家莊藁城人,當時打得最激烈的時候,他親自打重機槍,結果被敵人的槍炮把牙都打掉了,滿臉是血,連高粱米也嚼不了,兩天沒吃東西,我們勸他撤下去,他就是不撤,打到下午2點多,八十多人都犧牲了。許成計再也沒能回來,犧牲時才24歲。」賈文岐老人說到這,再也說不下去。也就是在這場戰鬥中,賈文岐的左側大腿部位被敵人的炮彈炸傷,被送回國內的醫院進行治療。

常夢到當年戰友不知他們的下落

在國內養好腿傷后,賈文岐要求再次返回朝鮮繼續戰鬥,二次入朝後,賈文岐被安排在師教導隊,沒有去前線,1953年從朝鮮回到國內。賈文岐說,他經常夢到當年的戰友,由於自己歲數大了,有戰友的名字想不起來了,偶爾想起誰的名字,他就趕緊記到紙上,怕又忘了。「謝謝《燕趙晚報》,是你們的報道讓人們記住這些犧牲在異國他鄉的志願軍烈士的名字,還有很多烈士,人們不知道他們叫什麼,他們永遠埋葬在了異國的土地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