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金融傳銷新變種:智商與貪婪的對決

金融傳銷新變種:智商與貪婪的對決

金評媒(https://www.jpm.cn)編者按:隨著經濟的發展,騙子的傳銷手段也開始五花八門,不法分子打著「經濟新業態」、「金融創新」的幌子進行的龐氏騙局,傳銷的產品已經從傳統的化妝品、資源開發、種植養殖等「實體經濟」向眾籌理財、期貨、虛擬貨幣等虛擬產品、「資本運作」的手段進化。

相比「北派傳銷」的暴力脅迫、「南派傳銷」的精神控制,金融傳銷更像是高智商與貪婪的遊戲。噱頭新穎、模式複雜、迷惑性更強。那些騙術直到金融傳銷大廈崩塌的前一秒,投資者可能還蒙在鼓裡。

第一財經記者調查發現,不法分子打著「經濟新業態」、「金融創新」的幌子進行的龐氏騙局,多會用到傳銷手段,再藉助互聯網層級擴張,傳染性極強。而傳銷的產品已經從傳統的化妝品、資源開發、種植養殖等「實體經濟」向眾籌理財、期貨、虛擬貨幣等虛擬產品、「資本運作」的手段進化。

無論是「百川幣」、「3M傳銷」等典型的金融傳銷大案,還是近兩年來非法集資的典型代表「昆明泛亞」、「e租寶」,都具有「互聯網+傳銷+非法集資」的特點。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對第一財經記者稱,金融傳銷就是一種非法集資,只不過集資形式不同,如果底層創新是虛假的金融產品,則純粹是打著創新外衣的非法集資。

披著虛擬貨幣外衣的金融傳銷

金融傳銷手段花樣翻新,其中包括披著虛擬貨幣外衣、搞金融傳銷把戲的騙局。

互聯網上推銷電子虛擬幣的金融傳銷騙局中,名聲最為狼藉的當屬「百川幣」。通過分層級、拉人頭、賺獎勵的方式,福建百川幣網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百川幣公司」)法人代表周運煌只用了不到一年時間,便建立起「百川幣」多級金字塔形傳銷活動王國,範圍涉及24個省區市90餘萬會員,會員層級多達253層,涉案金額21億元。

採訪中,業內人士認為,百川幣之所以可以大行其道,是因為其內部有一套噱頭頗新又極為複雜且閉環的運作邏輯,即按照九級順序組織發展層級,以直接和間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返利依據,以高額回報為誘餌,引誘參加者發展下線以騙取財物。

一位百川幣受害者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百川幣的投資分為靜態收益和動態收益兩部分。靜態收益投資一單百川幣800元。從第二天起,投資者每天分紅18元。其中50%為金幣,10%為購股幣,即1.8元購股幣只能用來購買百川世界股票;3%是購物消費幣,即0.54元,可在百川商城購物;37%是金種子幣,即6.66元,在平台累計800元可自動增加一個賬戶。

無論是金幣、購股幣、百川世界股票、購物消費幣還是金種子幣,都是百川幣傳銷封閉的金字塔中人的自娛自樂,有人不停加入,就是拿下家的錢發上家的工資,所謂的百川幣只在這些會員中流通,出了這個圈子沒有任何用處。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要兌換分紅和收益,靜態收益的模式很快難以為繼。一位投資者告訴第一財經記者,2015年10月左右,百川幣公司開始對投資者收稅,此外,還以收系統升級維護費為由,扣掉原本許諾投資者的「獎勵」。

在2015年10月百川貼吧中,記者看到一個500人的百川幣玩家微信群的聊天記錄顯示,一些投資者其實已經察覺到百川幣的傳銷端倪,「往後感覺靜態扣稅已經掙不了錢了,只有動態才能掙錢,做動態無論怎麼扣稅都掙錢,感覺自己進了傳銷圈子,只能不停的拉人才能掙錢。」

上述投資者所提到的動態收益,在百川幣體系中,則是相比於靜態收益更賺錢的部分。這是靠拉人頭進行的分錢遊戲。通過推薦他人投資可以獲得包括金幣、購股幣、百川世界股票、消費幣、金種子幣在內的多種動態收益。例如,直推一單獎金240元,其中120元為金幣,31.2元為消費幣及購股幣,88.8元金種子幣。

每拉一個人,推薦人將成為被推薦人的領導,可以享受公司的「領導獎勵」,獎勵額度為被推薦人分紅的10%,每個推薦人最多只能成為9個被推薦人的直接領導,但是被推薦人又可以逐級推薦下線,頂層推薦者可享受所有下級投資者分紅10%的獎勵。

在此模式下,站在金字塔頂層的人賺的錢是非常龐大的。根據裁判文書網信息,百川公司第一批有九大頭目,此後又發展為十二個人作為第一批九大頭目之一的朱根貴曾擔任董事長周運煌的高級顧問,其向周運煌購買百川幣有10%的返點,自2015年5月至10月底,朱根貴發展百川幣會員69級,共8643人。

利用微信朋友圈及微信發展下線、開辦各類講座甚至成立商學院是百川幣發展會員並給他們洗腦的主要渠道。裁判文書網顯示,多位百川頭目都利用微信朋友圈及微信發展下線。百川幣十二大頭目之一的王某甲,截至2015年10月底,其通過在微信朋友圈及建立的「百川幣精英群」來宣傳百川幣的獎勵模式和營銷模式,積極發展會員,發展下級會員48級,共28586人。

為了提高百川幣會員發展下線會員的能力,百川公司還專門設立了百川商學院,開展百川幣會員培訓及制定百川公司發展計劃。自百川商學院負責人盧某承擔百川幣培訓及宣傳后,百川幣會員從2015年9月份的150餘萬單迅速發展到10月份的450餘萬單。

然而,百川幣、金種子幣、消費幣、股票,百川商城,以及源源不斷被吸收的會員,在一套封閉的體系內,在沒有集中兌付的時候,這套邏輯似乎還能自圓其說。

「百川公司通過先發展會員,再導入積分銷售,植入實體企業與實物對接,最後創造一個綜合性銷售積分的社區店,以及互聯網+大眾營銷的模式。」這類宣傳充斥在貼吧中,從貼吧留言不難看出,部分投資者對這套邏輯十分買賬。

直到「百川幣」網路傳銷案一審,辯護律師還在辯護理由中認為:「百川幣已經成立了多家實體企業,商城已經於2015年7月25日正式上線,會員在商城的消費積分達到800萬,可以看出這個階段也已經基本完成,接下來看出將會進入第三個階段,進入大眾營銷模式。因本案已經發生了,所以第三階段停止。」

法院一審認為,百川公司以及相關被告人行為已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情節嚴重。判決被告人周運煌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千萬元。

尹振濤認為,金融傳銷不符合傳統金融業務的金融邏輯。傳統金融的產品設計都強調風險和收益的匹配。但無論傳銷類的金融產品是何種表現形式,高的離譜的回報率都有悖於傳統金融業務。

靠著金融眾籌的藝術品投資

金融傳銷騙術萬變不離其宗,金融眾籌手段已經延伸到藝術品投資領域。

第一財經記者最近從杭州某律師處了解到,近期,當地一種打著「金融創新」做藝術品、古玩、珠寶眾籌的境外互聯網金融傳銷手段大行其道,大量投資者受騙。

記者調查中發現,一個個標價上百萬甚至上千萬的玉石,被打散成上百份等額標的,掛在互聯網上售賣。每個投資人最少可買5萬份的玉石股份,上不封頂。在一個封閉的區域網上,投資者只擁有密碼和賬號,錢投資進去,即轉變成持有玉石的份額。

雖然每天能看到自己眾籌的項目價格在上漲,但連實體玉石都沒見過,只有平台給玉石拍的照片。一位投資人向第一財經記者稱,所謂的標的藝術品雲石,都由上級傳銷部長保管。

經手該案的杭州律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為了保證玉石平台的可信度和吸引力,該平台會主動創造了退出機會,但把比例控制的極低。除了不斷上調眾籌藝術品價格,以迷惑套牢投資者外,平台還會建議投資者在平台內以相對應的價格轉投資其他產品,例如玉石和藝術品古玩字畫之間的眾籌額度可等比例互相兌換。

上述珠寶金融傳銷在當地分片區活動,每個區片都有總負責人。級別較低的投資者每拉一個人頭有相應比例提成,上一級比下一級提成高3%,連續投5單則另有獎勵。拉5個人,則有部長頭銜,級別越高,返點獎勵越豐厚,從3%到6%。

「這個網站平台設在境外,隨時可以關閉。傳銷的高級別頭目都在境外,一旦案髮根本無法追蹤。」上述律師告訴記者。

一位經手多起藝術品詐騙案的律師對記者表示,金融眾籌傳銷平台發展下家的方式主要還是靠傳銷,傳銷組織正是利用了珠寶、藝術品價格不透明的空子,其中水分極大,給價格不斷上漲製造了想象空間。

「此前也抓了一波小蝦小魚,但真正的大魚全部在境外。立案起訴后根本抓不到境外的組織頭目。」上述律師也表示。

騙局迭代,但萬變不離其宗

調查中,第一財經記者梳理金融傳銷案件發現,金融傳銷主要呈現兩種模式。第一,以商品傳銷的形式向投資者推銷所謂理財產品,然後按拉進人頭或金額賺取提成;第二,投資者自行墊資購買「產品」,發展下線后在一定期限獲得逐漸遞增的「返利」。而兩種模式與商品傳銷的金字塔結構並無二致。

多個金融傳銷案例顯示,以「互助」、「慈善」、「複利」等為噱頭,無實體項目支撐,無明確投資標的,靠不斷發展新的投資者實現虛高利潤。以高收益、低門檻、快回報為誘餌,利誘性極強。

例如,全球最大的龐氏騙局,「騙完俄羅斯騙」。2016年初,一個叫MMM的金融互助社區在迅速躥紅。這個從國外傳來的「MMM金融互助社區」宣稱月收益30%、年收益23倍的高額收益,投資60元~6萬元,滿15天即可提現。這一違反基本常識的高額回報吸引了龐大的貪婪的投資者。

2016年1月18日,銀監會網站發布銀監會、工業和信息化部、人民銀行、工商總局聯合風險預警提示(下稱「風險提示」),稱「MMM金融互助社區」及類似金融互助平台和公司未經工商部門註冊登記,系非法機構,具有非法集資、傳銷交織的特徵,廣大投資者要高度警惕。

風險提示稱,「MMM金融互助社區」等打著「金融互助」旗號的網路投資平台頻現,不少投資群眾參與其中。此類平台以高額收益為誘餌,吸引廣大公眾參與投入資金或發展人員加入,擾亂金融市場秩序,損害社會公眾利益,具有極大風險隱患。

風險提示顯示,據俄有關部門通報,2007年4月28日,「MMM金融互助社區」創始人謝爾蓋•馬夫羅季通過MMM公司實施違法犯罪行為,被俄羅斯當局指控犯有詐騙罪,並判處4年6個月有期徒刑,后刑滿釋放。后又重操舊業實施詐騙,應引起投資人高度警惕。

「MMM金融互助社區」便是創新之下,金融工具變異、金融傳銷升級的最典型案例。早期的金融傳銷龐氏騙局還都是欺騙金融保護意識薄弱的老年消費者,到了現在,舶來品的目標轉向了年輕時髦的互聯網新青年。而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傳銷組織的國際也正在變得模糊。

2017年4月,由最高法、最高檢、人民銀行、銀監會等14家國家機關部委召開了處置非法集資部際聯席會議(下稱「聯席會議」)。人民銀行在防範和處置非法集資法律政策宣傳座談會發言材料中指出,涉案方「多頭在外」躲避監管打擊。近年來,國內不法分子紛紛仿效國外非法貨幣盈利模式包裝,採取藏身境外、租用境外網路集資平台開伺服器、將涉案資金轉移至境外等方式躲避監管部門打擊。部分外籍人員甚至依託境外伺服器,搭建傳銷網站,在境外遙控指揮國內犯罪分子,並利用外籍人員身份在境內開立臨時賬戶,用於接收和轉移資金。

有業內人士稱,「MMM金融互助社區」分散式架構和對人心的把握可謂開創了新型的旁氏騙局先河。

無論是早期正宗的龐氏金字塔,還是新近的百川幣傳銷,金字塔騙局中都存在一個虛構的盈利點作為支撐,所有的資金先集中於此,再從集中點分發回報。但「MMM金融互助社區」是一個分散式的平台,平台本身只負責配對,不負責收錢和發錢。

「您聲明願意提供幫助(在您的用戶中心點擊「提供幫助」,之後,您的賬戶將被記入馬夫羅(系統內部的貨幣)。馬夫羅的數量將開始增長,從存款那一刻每月利率30%。(每周二和周四上午8點(北京時間)馬夫羅利息被計算)。這一筆馬夫羅的金額您可以請求協助。」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在MMM社區上借貸,不需要房子車子抵押,只要提款權——所謂的「請求協助」,而這個提款權就來自於之前的投資。

所以,MMM社區上不在乎借錢的人是否會跑路,借錢人的投資是否會有30%的月回報,因為這根本不是一對一的借貸關係。MMM社區上不存在需要「借錢」的人,也不存在還款機制,借錢的人實際是靠「投資」完成提現的人。

例如,在MMM社區上,要「借出」,即「請求協助」)100元,先要自己投資80元,換言之,要進場,先要「投資」填上家的坑,然後等下家來接你的盤,這是標準的金字塔騙局。

這種分散式架構,使得MMM金融互助社區無需傳銷,沒有下線。它的下線提成的機制從整體上保證MMM社區更快發展、更慢崩盤,但是對具體用戶,不拉下線也能在MMM社區上「過的很好」。

這是因為,MMM社區的下線是所有上線共有的,所有上線都可以從新的下線接盤過程中或多或少得益,而所有上線的全部收入都來自新的下線。用戶在「借錢」的時候是上線,到「投資」的時候又變成新的下線。

所以,在MMM金融互助社區的傳銷中,幾乎看不到鮮明的上下級關係,以及利用親戚、朋友、同鄉等關係網路進行欺騙等特點,更不存在脅迫和綁架等傳統傳銷中常見的特徵,但一個龐氏騙局金字塔已經在「互聯網+傳銷+非法集資」中儼然形成。

「互聯網也使得新型的金融傳銷向平台化演變。傳銷分子通過成立一個類似超市的平台,容納琳琅滿目的項目,製造投資的假象,相當於把以前孤立的金融詐騙搞成集團化,規模更大,更為集中。」北京巡迴律師事務所主任曹晉義律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曹晉義稱,金融傳銷把傳銷作為發展購買者、投資者的方式,將傳銷模式與金融產品嫁接,金融互助、股權計劃、信託基金、虛擬貨幣等形式不勝枚舉,涉及諸多法律問題和犯罪概念。比如以傳銷的方式非法集資,可能涉及非法集資罪或集資詐騙罪;假如銷售的是證券,可能涉及非法發行股票罪;如果傳銷分子作為中介機構來推薦產品,可能涉及非法經營罪。

監管治理,還有很大改進空間

2017年4月,聯席會議上公布,全國新發非法集資案件5197起、涉案金額2511億元,同比分別下降14.48%、0.11%。

雖然去年非法集資案件同比出現「雙降」,但花樣翻新,監管治理還有很大提高空間。

尹振濤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金融傳銷就是一種非法集資,只不過是集資形式不同。從監管角度看,需要綜合管理方法,最重要的是法律層面。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印發《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進一步加強金融審判工作的若干意見》,對於以金融創新名義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集資詐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尹振濤稱,出現金融傳銷后,舉報線索暢通,及時處理快速偵查以及判決,可以嚴懲犯罪者,提高法律震懾力。

最近,國家開始對傳銷進行重拳出擊。8月14日,國家工商總局、教育部、公安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四部門聯合印發《關於開展以「招聘、介紹工作」為名從事傳銷活動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決定自8月15日至11月15日開展為期三個月的傳銷活動專項整治行動,嚴厲打擊、依法取締傳銷組織。

尹振濤認為,法律是底線,很難起到預防、預警和預控能力。所以需要金融部門監管和行政力量預防。然而,非法集資與金融傳銷涉及的機構一般並非正規金融機構,監管能做到的有限,存在監管遲滯,需要法律法規政策體系形成框架,其次監管牽頭的多部門聯動與信息共享也能起到一定的預警作用。

針對前期「MMM金融互助社區」非法集資風險,工信部配合銀監會等部門研究起草風險提示,並通過工信部官方網站、微博、微信等向社會公開發布。此外,指導國家計算機網路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建立了以「互聯網金融安全」為主題的官方網站,加強在行業動態、互聯網金融企業輿情、網安評級等方面的信息披露,積極開展金融投資者教育,提高其風險防範意識,並取得較好的宣傳效果。

此外,央行在聯席會議上也表示,將積極開展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中發現問題的清理整頓工作。目前,各部門、各地區已基本摸清互聯網金融風險底數,正穩妥有序開展清理整頓工作。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不改變、不替代非法集資現行處置制度安排,對於在專項整治過程中發現的通過互聯網開展的非法集資活動,由各地移交處置非法集資工作機制進行查處。

曹晉義建議,目前監管主要是事後監管,因此效果和力度不大,應該建立事前監管機制,並進行相應的立法及建立專門執法機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