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把綉春刀,劈出了武俠電影新境界

這把綉春刀,劈出了武俠電影新境界

我們的微信ID:huacemedia300133

電影《綉春刀·修羅戰場》已於7月19日正式全國公映。截止昨日22:30點,影片已收穫票房3800萬,這一數據為其前作首日票房的5倍多,助力影片拿下當日單片票房、票房佔比冠軍。

《綉春刀》的第一部在2014年上映時,票房並不算高,但是口碑的力量促使它在「如此好片為何無人問津」的爭議下排片量逆勢回升,最後以三千萬的製作成本,獲得了九千多萬的票房,也成為了很多人「最期待看續集的電影

《綉春刀·修羅戰場》在點映時就斬獲了「上座率第一、場均人次第一、好評率第一」的霸氣成績,以8.3分高居某票務平台專業評分年度第一,在一向苛刻的豆瓣也得到了7.6的觀眾打分(公映首日升至7.7)。

傳統的武俠片,武術指導多來自於京劇武行,風格要麼是寫意的,大量輕靈飄逸的吊威亞,看上去和跳舞一樣美,但一看就是花拳繡腿。要麼是寫實的,拳拳到肉的硬派功夫,用長鏡頭表現出真實搏擊,但多少有點暴力有餘而浪漫不足。

而路陽的《綉春刀》系列,走出了武打風格虛實之間的中間道路。

一方面,武打動作特別寫實,全場不用威亞,沒有飛檐走壁的神功,也沒有炸天炸地的五毛特效。另一方面,用大量《諜影重重》式的搖晃手持鏡頭,特寫和快剪把動作剪碎,強化凌厲的戰鬥效果。

武打風格既融合了三池崇史、三船敏郎等導演的日本劍戟片的風格,也有從漫畫、遊戲等其他媒介吸收來的熱血元素。斯坦尼康的第一視角跟拍,和血噴出來時的慢鏡頭,使得《綉春刀》的武打風格兼具了寫實和浪漫。

而這種獨特的武打風格,是完全為劇情而服務的。相比於很多武俠電影里純為炫技而設置的武打場面,《綉春刀》里的每一場武打戲,都是武戲文唱,都承擔著劇情的重要節點。而寫實又浪漫的武打風格,也正與兩部《綉春刀》的人物設置和故事情節相契合。

《綉春刀》開創了

武俠電影人物設置的中間路線

在傳統的武俠電影中,俠因為寄託了太多人們渴望而不能得的精神,因而變得越來越偉光正,俠士在江湖中行俠仗義,快意恩仇,相對的反派則顯得十惡不赦,讓俠的行為動機變得是絕對的正義。

而路陽導演的兩部《綉春刀》,則把俠從英雄的神壇上請下來,讓他復歸為常人,與此同時,他把臉譜化的反派也復原成常人。在《綉春刀》里,沒有絕對的正邪之分,看到的是人性本身,每個人的複雜和糾結都展現出來。

張震扮演的錦衣衛沈煉,在第一部《綉春刀》里心灰意冷,只想備足錢財,讓大哥陞官,給小弟解圍,為自己心愛的女人贖身,同時也是贖去自己做為錦衣衛的原罪,離開京城,退出江湖。

而這也導致了他很不明智的為了錢放了本應該殺掉的魏忠賢,捲入無窮後患,他有後悔,有迷茫,覺得自己的選擇導致了悲劇,直到最後才明白,殺還是不殺魏忠賢,在這個世道,他都只是螻蟻,死活由不得他。

而作為前傳的第二部《綉春刀》,則用更加環環相扣的故事,講明了沈煉由迷茫到心灰意冷的過程。敘事時間前推到三個月前,第一部里陰鬱的沈煉卻顯得躊躇不定得多。相比前作已經完全死心,徹底失望的沈煉,第二部里的沈煉是迷茫的,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

藉此,《綉春刀》開創了武俠電影人物設置的中間路線。武俠電影從人物的非黑即白,黑白對立,到深入到人性複雜幽暗的深處,沒有人是沒有缺陷的,也沒有人是絕對邪惡的,每個人都是在這個世道上,想以自己的活法生存。

《綉春刀》開啟了敘事機制的中間路線

傳統的武俠電影,少有在敘事上玩花活的,因為武打場面本身就佔盡了風頭,人物塑造和故事常常退到次要的位置,而《綉春刀》系列,則罕見的在武打和人物的複雜翻新同時,在故事的敘事上還保持繁複精緻。

第一部《綉春刀》就開啟了武俠與懸疑的類型融合,第二部的《綉春刀》則走得更遠,敘事上更加複雜,從皇上沉船案開始,用郭公公被殺案,總旗慘死案,火燒案櫝庫案,一環套一環,迷茫的沈煉在其中越陷越深,牽涉出殷澄、北齋、凌雲鎧、陸文昭、丁白纓、魏忠賢、信王等一系列性格立體的人物。

國產武俠片的江湖,又有一個人的名字,你需要記住:路陽。《綉春刀·修羅戰場》,當得起新武俠之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