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位80后也許被低估了 他對大國示硬的底氣在這

這位80后也許被低估了 他對大國示硬的底氣在這

註:雪珥先生是澳大利亞華裔,改革史及戰略史學者。本文首發於華盛頓郵報中文網。

朝鮮官方通訊社朝中社3日晚發表署名評論,題為《不要再做動搖朝中關係基礎的魯莽言行》,點名批評官方媒體《人民日報》與《環球時報》。該評論再度指責:

「對美國隨波逐流的卑鄙做法」,「是對朝鮮自主合法的權利、尊嚴和最高利益的嚴重侵害,也是具有悠久的友好歷史和傳統的善良鄰國露骨的威脅。」「不要再無謂地企圖考驗朝鮮的忍耐的界限,而應當冷靜看待現實並作出正確的戰略選擇。要深思,現在亂砍朝中關係支柱的危險妄動可能帶來的嚴重後果。」

這是朝中社第三次批評。相比前兩次的隱晦,這次則首度公開點名批判,措辭極為嚴厲。

一般認為,是朝鮮在國際上極少數的朋友之一,也是在國際法意義上的唯一盟友(中朝之間有軍事同盟條約)。包括美國在內,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對朝鮮應該有特殊的影響,朝核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沒有儘力對朝施壓。

然而,對朝影響力,似乎並沒有外界期盼的那麼巨大、有效。更令國際側目的是,在自己的國際外交空間幾乎被壓縮殆盡的當下,朝鮮為何敢於一再忽視對半島無核化的呼籲,甚至乾脆對唯一的盟國直接打臉?

朝鮮政權長期表現出一種看似偏執的性格,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國家,往往將其歸咎於「流氓政權」使然,卻往往忽略了以下背景:朝鮮在外表上的「偏執」,或許依然是一種「經濟人理性」驅動下的行為,其背後有著真實而客觀的力量支撐。

這種力量的核心,就是朝鮮經濟正在走出谷底。

悉尼科技大學(UTS)澳中關係研究院(ACRI)創院主席黃向墨教授長期關注東北亞博弈中的經濟因素,他認為,朝鮮對外強悍的最大底氣就是經濟的進步,這種進步既體現在經濟總量的穩步增長,又體現在對外依存度的日漸減少。

黃向墨認為,金正恩執政五年來的主要工作,可概括為「一個中心」——鞏固權力, 「兩個基本點」——恢復經濟、建設核武。外界往往聚焦於其在鞏固權力、建設核武方面的動作,卻忽略了其在恢復經濟方面的成效。

黃向墨指出,基於中朝關係的特殊性,官方相比美國或可更多了解朝鮮國內的真實情況,因此,官方(而非媒體)對朝鮮的判斷要比美國更為理性、現實。不久前,傅瑩女士在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發表關於朝核問題的長文,其中提及朝鮮經濟復甦及其對朝核問題的影響,這在涉及朝核問題的各種討論中獨樹一幟,值得國際社會認真關注。

的確,遍查西方媒體報道及學術論文,以及的媒體報道,對朝鮮經濟的分析十分稀缺。其中緣由,固然是因這個傳統上的「隱士之國」信息封鎖,也因為國際社會長期存在偏見與惰性,想當然地認為朝鮮無非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傅瑩的長文發表后,《紐約時報》在4月30日也發出一篇報道(As Economy Grows, North Korea』s Grip on Society Is Tested),談及朝鮮經濟復甦。該報道指出:

在遭遇長期國際制裁后,朝鮮經濟如今卻展現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活力。金正恩執政五年來,全國各大城市裡商場開始湧現,一個商人與企業家階級正在崛起,方興未艾的市場力量正在逐漸使朝鮮改頭換面。並且,有跡象顯示,朝鮮政府越來越依賴私企。據該報道稱,朝鮮的經濟增長估計介於1%至5%,足以媲美其他沒有受制於經濟制裁的經濟體。

比《紐約時報》更早關注到這個問題的,是《華盛頓郵報》。在2015年3月13日,《華盛頓郵報》曾發出《北朝鮮經濟增長,美國對此存在誤解》(North Korea』s growing economy — and America』s misconceptions about it)的報道,可惜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關注。

傅瑩及《紐約時報》的觀察是準確的,朝鮮的確在走出經濟的困境。

朝鮮的經濟,在金日成時代的中前期好於,儘管兩國同樣推行蘇式計劃經濟。造成差別的原因很多,主因應該是朝鮮小國寡民的基本國情,以及缺乏文革式折騰。到1980年代,朝鮮人均GNP已超過2000美元,成為重工業門類較為齊全、輕工業和農業較為發達的工業國家。但是,其後朝鮮經濟開始下滑,在金日成後期的1990-1998年,連續9年出現負增長。

1998年金正日上台後,朝鮮經濟在1999-2005年實現緩慢復甦,其中主因有二:一、以中韓為主,國際社會加大了援助;二、其內部進行一定的經濟改革。自2006年朝鮮開始進行核試驗,國際社會對其進行制裁,朝鮮經濟進入了負增長階段。2011年底,金正日去世,留給金正恩的是一個爛攤子。

迄今為外界所普遍忽略的是,自金正恩執政以來,朝鮮經濟扭負為正、連年增長。根據韓國相關機構的分析,朝鮮經濟增長率年均在1%左右。這一數據僅包括朝鮮的公有制經濟,若將非公經濟因素包括在內,則實際年增長率可能超過5%。顯然,這是個驚人的數據。

類似的分析並非空穴來風。更多針對技術細節的研究表明,朝鮮經濟中更具有指標意義的糧價及外匯黑市價格,這些年來基本趨穩。

朝鮮經濟走出谷底,固然有大力援助的外因,更在於金正恩實行低調改革的內因。

在上台的第一年(2012),金正恩將經濟工作放在首位,表示「再不能讓朝鮮人民勒緊腰帶」,提出要注重經濟建設,實現強盛之國建設中的決定性轉換;抓好農業和輕工業,集中精力解決好人民的吃飯問題。

在2013 年的新年講話中,金正恩提出: 「當前達成社會主義強盛大國偉業的最重要任務是建設經濟強國」,提出發展經濟的一系列措施和重點方向。

在2013 年勞動黨的會議上,金正恩提出「從當前形勢和革命發展的要求出發,實施『經濟與核武并行』的戰略路線。」金正恩指出:「加強發展核武力使國家防衛成為銅牆鐵壁,同時,下大力氣進行經濟建設使人民盡情享受社會主義富貴榮華,是建設強盛國家的戰略性路線。」「新并行路線不增加國防費用,用較少的費用進一步強化國家防衛力量,並在經濟建設和人民生活提高上付諸更多努力。」 「在經濟建設和人民生活提高的鬥爭中能集中資金和勞動力的有利條件已形成,所以要在經濟強國建設上集中全部力量,以爭取決定性的轉變。」金正恩的「經濟與核武并行路線」,與其祖父金日成1960年代提出的「經濟與國防并行路線」相比,重點在於經濟。

在2015 年的新年講話中,金正恩將建黨70 周年的口號定為「就算粉身碎骨也要解決人民生活問題」。

在2016 年的新年賀詞中,金正恩強調要把一切力量集中於經濟強國建設,在國家經濟發展和改善人民生活中帶來新的轉變。.

2016 年5月,朝鮮勞動黨召開第七次代表大會,這是時隔36年後的第一個全國代表大會。金正恩提出今後要「加快社會主義強盛國家建設步伐,鞏固政治軍事強國的地位,將勝利紅旗插在科技強國、經濟強國和文明強國高峰上」,要將七大作為建設社會主義強國的「歷史分水嶺」。金正恩認為,七大以前朝鮮已確立政治軍事強國的地位,但經濟強國地位還遠未達到。七大首次提出了2016-2020年國家經濟發展五年戰略,「旨在搞活人民經濟,助推經濟均衡發展,為國家經濟可持續發展奠定基礎」。

這五年來,金正恩不僅在說,也在做,悄悄實行了改革,比如

擴大企業自主權、試行農業家庭承包制、 發展服務業、發展電力,以及增加經濟特區數量、給予外資優惠、對外貿易多元化、大力發展外向型旅遊業、增加勞務輸出……這一些列的舉措,對於朝鮮經濟的復甦,發揮著緩慢但堅定的作用。

在巨大的國際壓力面前,金正恩不僅敢對美國說不,也敢對說不,這種底氣主要就是來自於朝鮮的經濟發展水平。值得中美兩國及國際社會注意的是,金正恩對於經濟上的自力更生十分重視,大力推進所謂的「自強力第一主義」,這不僅是對其祖父的「政治上自主、經濟上自立、國防上自衛」為基礎的主體思想的發展,更是在根本上減少對經濟依賴的舉措。

五年來,朝鮮半島的博弈證明,無論美國還是,都不可小覷金正恩這位年輕的領導者。川普最近放出可與金正恩會面的信息,或許正是美國開始更為務實的表現。而在中朝兩國日益加劇的相互不滿中,的戰略利益及戰略定力,都在承受著更為嚴峻的挑戰。▲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