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依法用兵,伴隨亞丁灣護航征途

依法用兵,伴隨亞丁灣護航征途

來源解放軍報

哪裡有軍事行動,哪裡有潛在軍事衝突,哪裡就有軍隊律師。第25批護航編隊建立健全法律顧問制度支援保障遂行護航任務———

學習海洋及相關法律成為護航官兵的必修課。黎友陶-攝

「請立即停車,接受登臨檢查!」3月上旬,在亞丁灣東部某海域待機候船的第25批護航編隊衡陽艦上,一場臨檢拿捕演練就地展開。面對疑似海盜小艇對商船的高速突襲,艦載直升機迅疾前出,數名特戰隊員搭乘小艇緊隨其後,依法展開檢查。

警戒、威懾、接舷、登臨、取證……演練講評會上,隨艦法律顧問簡家民一一羅列了演練中出現的問題:登臨前取證攝像機推得太近,取證要素不全……據編隊政委楊志亮介紹,自2008年海軍赴亞丁灣、索馬利亞海域執行護航任務以來,軍事法律顧問制度逐步實現在護航編隊的常態存在,並伴隨護航編隊使命任務拓展不斷完善。

法律顧問簡家民指導攝錄像取證人員如何獲取有效的法律證據。黎友陶-攝

隨艦法律顧問全天候提供諮詢建議——

讓護航行動更加有理有據

演練結束不久,衡陽艦與被護船舶順利會合,組成編隊向亞丁灣西部解護點航渡。

作為全艦唯一的專業法律顧問,一旦有需要,簡家民必須在第一時間趕到駕駛室的法律顧問席就位。這不,編隊剛啟航,他就被瞭望更的一次示警「召喚」了上來。所幸目標沒有繼續抵近,隨艦指揮所綜合比對后,很快排除了是海盜小艇的可能。

「如果可疑目標有進一步過激行為,指揮員就要迅速下定決心判明目標性質,這既要依靠經驗判斷,也要有充足的法理依據作支撐。」簡家民介紹說,今年春節,衡陽艦護送3艘中外商船在亞丁灣航行時,就遭遇了兩艘疑似海盜小艇對船隊的襲擾。喊話驅離未取得明顯效果后,衡陽艦迅速出動艦載直升機搭載兩名特戰隊員前出查證。

「說它是海盜船,它卻沒有武器;說它是漁船,它沒帶捕魚工具。」特戰隊員彭龍直言不諱,對疑似海盜小艇直接進行武力打擊易如反掌,但在亞丁灣,「打擊海盜並不是簡單的兵戎相見,而是運用相關國際法與海盜博弈的過程。」

儘管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和1988年《制止危及海上航行安全非法行為公約》等國際條約中,對「海盜行為」「海盜船舶或飛機」都有非常明確的定義,但由於亞丁灣、索馬利亞海域較特殊的政治生態,其海盜行為並不完全同於國際法規定的這些特點,給各國軍艦識別、抓捕、處罰海盜帶來了一定難度。護航編隊往往要結合嫌疑船艇是否懸挂國旗、是否不聽勸告向被護船舶靠近、人員是否攜帶武器、是否使用武器攻擊等具體行為,綜合判定可疑船隻的性質,並採取相應行動。對於何時動用直升機或小艇前出查證、何時使用何種武器進行警示、何時對其進行打擊,編隊都詳細制訂了方案預案。

護航編隊每次行動,法律顧問都會進行法律論證。黎友陶-攝

建立三級軍事法律顧問保障制度——

為黨委決策提供法律支持

「撤僑一方面要考慮選擇最近的航線,另一方面也要注意是否會侵犯別國主權。」即將抵達亞丁灣西部解護點,簡家民的眉頭卻皺得更緊了——他那個完善撤僑方案法理依據的課題如何結論,到現在還沒有太多眉目。而從衡陽艦現在所處位置往東北方向而去,就是大名鼎鼎的葉門亞丁港,2015年3月,海軍第19批護航編隊在這裡執行了舉國關注的葉門撤僑行動。

海軍護航艦艇編隊代表走出國門,是展示軍隊形象的一個重要窗口,黨委的每一項重大決策,編隊每一次重要行動,都必須有法可依。目前,海軍護航編隊已經建立起「護航編隊—海軍藍盾指揮所—軍地法律機構」三級軍事法律顧問保障制度:護航編隊組建法律服務小組,海軍在藍盾指揮所設置法律服務台位,聯繫軍委、交通部以及有關院校法律機構,提供護航行動可能涉及的法律諮詢服務。

「如果在護航過程中,我海軍護航艦艇遇到颱風或遭受損害管制需要到他國避險,合法嗎?」制訂護航方案預案時,編隊參謀長姜克田拋出了這個海軍執行護航任務以來從沒發生過、但必須面對的問題。

「按照慣例,軍艦享有緊急避險權,有在緊急情況下進入外國領海、港口避難的權利。」通過法律顧問保障制度向後方專家諮詢后,編隊法律顧問小組結合實際情況進一步明確:由於目前不承認他國軍艦有緊急避險權,因此在護航任務中,在未徵求領海國同意的情況下,海軍護航編隊艦艇一般不進入他國領海活動,如果遇到緊急情況需要進入他國避險,需及時請示報告通過外交渠道解決。

據了解,第25批護航編隊總結歷次護航經驗,結合國際國內法,制定完善了《制止海盜行動的武力使用原則》《登臨或扣留可疑船隻注意事項》《軍艦進入外國港口應遵循的原則》等1000多種法律方案預案,為護航編隊臨時黨委科學決策、依法指揮護航行動提供了有力支持。

攝錄像取證人員進行法律取證。黎友陶-攝

依法依規做好攝錄像等取證工作——

給法理鬥爭提供事實證據

「×××艦,這裡是海軍衡陽艦,我航向×××,航速××節,你將影響我航行安全,請遵守《國際海上避碰規則》,與我保持安全距離。」解護后不久,衡陽艦信號兵姚佳佳通過國際頻道向附近通過的各類艦船喊話。亞丁灣每天川流往來的船舶數以千計,軍艦這類特殊的航行器也必須遵守各類航行規則。

而對於那些進入警戒範圍,過於抵近的「誤闖」船舶,更要注意措辭。「喊話或者警告的任一單詞,都必須嚴格對照相關法律反覆推敲。」當天在駕駛室擔負值班任務的副政委龔毅告訴記者,攝錄像取證人員會完整記錄下每一個喊話過程。

「法律工作的基本原則就是『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所以我們特別重視取證工作。」簡家民介紹,護航是一項涉外性、涉法性很強的非戰爭軍事行動,一旦有爭議發生,能使事實真相大白的唯一途徑就是使用客觀、全面的證據說話。為此,第25批護航編隊廣泛開展了護航普法活動,各級官兵結合崗位人人學法知法用法已成為常態。

夜幕降臨,警戒更、錨更按時上崗。點點星光的映襯下,簡家民打趣地將衡陽艦形容為一艘引人窺探的「玉舟」。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他告訴記者,編隊玉林艦在靠泊吉布地休整期間,同一碼頭的某國軍艦就曾以訓練為借口,企圖用蛙人對玉林艦實施偵察。玉林艦在積極做好防護的同時,隨艦法律顧問曹永指導艦員加強攝錄像取證,並通過我駐吉布地大使館向吉布地政府反映事情經過,吉方立即派出人員對該國行為進行制止。

「8年前,海軍邁出了走向深藍的關鍵一步,隨艦的法律顧問前輩面對未知領域、未知風險,勇於挑戰、為國爭光,為這一步提供了堅實的法理支撐。」漫步在衡陽艦的起降平台上,簡家民感慨,接過接力棒,他更掂量出了肩上的責任,「如今,海軍兵力運用、遂行任務越來越常態化、多樣化,對依法決策、依法行動提出了更高要求。在籌劃和組織實施軍事行動中,真正幫助官兵做到守法、用法和執法的高度統一,才是我們軍隊律師的使命與擔當!」

直升機依法前出查證。黎友陶-攝

依法喊話驅離。黎友陶-攝

依法對疑似小艇進行驅離。黎友陶攝

學習相關法律法規。黎友陶-攝

為護航官兵開展法律諮詢。黎友陶-攝

利用小艇前出查證。黎友陶-攝

法律顧問簡家民指導攝錄像取證人員如何獲取有效的法律證據。黎友陶-攝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