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媒體:除了廣場舞 「樓邊歌」也成了無解難題?

媒體:除了廣場舞 「樓邊歌」也成了無解難題?

小區外,緊靠樓下,是一條臨街的馬路。一幫大爺大媽最喜愛的自娛自樂項目是,傍著樓邊吹拉彈唱。

每天上午8點到11點。每天準時像上班一樣,他們都會在那邊廂拉開架式,咿咿呀呀練將起來。不管什麼歌,都會唱出穿雲裂石,衝上雲霄之勢,當然,高分貝的音響是他們必備的神器。

這樣一來,至少我們住在小區前面幾棟的住戶,就必須每天享受這個「音樂盛宴」。顛來倒去就是那麼幾十首老歌,似乎連順序也不變一下,每天必定會從頭唱到尾。

作為一種自娛自樂活動,我就不評價他們的水平了。畢竟是業餘的,又無高人指點,哪怕每天再怎麼曲不離口,恐怕還是跟真正的歌唱藝術隔著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

關鍵問題是,他們選擇的地點、唱歌的時間,以及使用的擴音設備,對別人的生活構成了不利影響。這麼說吧,對於我們前幾棟的住戶來說,幾乎相當於有人在你家客廳里K歌。

這好玩不好玩呢?我們可是已經犧牲了傍晚兩個多小時時間的人。因為每晚7點到9點,那是雷打不動的廣場舞時間,多支廣場舞隊伍在樓外那一塊同場競技,進行高分貝轟炸,對於這個時段噪音,我們已經無奈地認栽了。試想,不認栽又能咋的?能指望大媽們不跳廣場舞嗎?能寄望她們用耳麥嗎?

不敢指望了。

現在,「樓邊歌舞團」轟然崛起,又向我們索取上午安靜權,哪怕時間、空間受得了,我們的神經恐怕總有受不了的時候。

前兩天,我終於有些扛不住了,站在陽台上,對著「樓邊歌舞團」方向沒素質地狂喊起來:莫唱了,吵死了,我們想靜靜!

連喊兩遍之後,你猜怎麼著?他們暫歇了幾分鐘,照唱不誤。接下來,他們繼續按照既定的節奏、音量、曲目表唱了下去。

看來,跟廣場舞一樣,「樓邊歌」再次上升為一個無解的難題。

說起來,我們似乎已經進入了一個過於迷戀歌舞藝術的時代。這要拜社會進步、技術進步之所賜,人們更有錢有閑了,為把精力投向歌唱領域,提供了條件。於是許多電視台,都競相要上「歌手選秀」、舞蹈競技之類的節目,無數的少男少女盼望著一舞驚人,一唱成名。流風所及,過了年齡的廣大吃瓜群眾,自然要到KTV里一展歌喉,尋找當歌手的感覺。至於大爺大媽們,除了廣場舞之外,他們所能想到的最經濟的辦法,無疑是「樓邊歌舞團」了。

不過,凡事都怕過頭了。人們過於沉溺於歌舞藝術,一定是哪方面出了問題。

我們通常對一件事「算總賬」,不外乎算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以熱愛歌唱藝術為例,或許全民歌唱水平也歷史性地有所提高,但這並不算是問題的全部。我們到底出了多少對時代對社會有用處的歌手?還有,我們的歌曲在世界流行音樂、藝術歌曲榜單上有著怎樣的地位?

恕我孤陋寡聞,從世界流行音樂、歌唱藝術的總體情況看,我們的成就,恐怕與我們的投入,與我們「歌唱大國」的地位不那麼相稱。

這就難免要說到「算總賬」的欠賬環節了。

不用說,越是迷戀歌舞藝術,越是存在著噪音污染。

從前看到過一則軼聞。說是一個歌唱家與一位表演藝術家相鄰而居。歌唱家嘛,總是要吊吊嗓子的。任你是天籟之音,天天吊,對鄰居的安寧權也是一種打擾。就為這種事,最後兩位成名成家的人兒,直接鬧到拳腳相加,然後各自搬家不歡而散。

試想,連職業歌唱家吊嗓子,也可能讓人不忍卒聽,更何況不知道如何掌握氣息、音量的業餘愛好者呢?

說到「唱歌污染」,也與我的工作有關。我們的同事常年會接到關於KTV擾民的投訴或者問責,人們熱愛唱歌,商家熱衷賺錢,這明擺著是一個治理難題。放眼城鄉,哪個地方沒有個KTV一條街?哪個KTV一條街會不放出噪音污染?哪個釋放噪音污染的KTV,你有理由讓他停業關門?

我看我們的同事的辦法是,除了一次又一次臨時性地去警告一下,然後不厭其煩一篇又一篇地向上面寫回復回告之外,基本上沒有什麼好的治理辦法。

難道有許多事情真的現實無解,需要時間來解決嗎?

不是說式歌舞社交、歌舞娛樂、歌舞養老、歌舞休閑、歌舞文明毫無用處,但「樓邊歌舞團」之類,偏不肯找其他的替代辦法,比如在家裡唱,到山野去唱,或者布置一個隔音效果好的室內歌廳之類,偏要天天轟炸小區的人們,除了剝奪人們的安寧權之外,至少還會影響孩子的學習和成長,會影響喜靜者的身心吧?

OK,不管你承認不承認,我們事實上已經進入了一個過於迷戀歌舞藝術的時代。眼下恐怕還是得正視現實,既然我們連廣場舞都認了,又有什麼理由不接著忍耐「樓邊歌」呢?(完)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