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又一家企業起訴自媒體,「媒體黑社會」明搶中國企業,老百姓買單

又一家企業起訴自媒體,「媒體黑社會」明搶中國企業,老百姓買單

突發新聞,百度已經向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狀告自媒體「GQ實驗室」並索賠500萬。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企業起訴自媒體,可能很多人也就看看熱鬧,但是你可能不知道,這「神仙打架」的背後,卻會影響到每個老百姓的生活。

「越來越貴」的不只公關費,慣壞的自媒體還偷了消費者的錢包

今年2月開始,網上出現大量「塑料紫菜」視頻,拍攝者僅僅用泡和燒這兩種極不科學的方法,就在視頻中斷言這些紫菜是假的。然而經過公安機關調查后發現,他們發這個視頻竟然是為了向企業敲詐勒索。

為了幾萬塊錢的黑心錢,這些人造成紫菜行業受重創,多少人因此傾家蕩產,多少人因此失業,多少家庭前途暗淡。對於消費者來說,誤信謠言短期是少了一道美味享受,長期來看則是生活成本支出的增加。如今日本、韓國紫菜價格不斷創新高,紫菜企業受損失后勢必減少養殖加工規模,以後再想吃只能掏更多的錢了,可以算得是「謠言稅」。

還有一種更隱蔽的「偷老百姓錢」方式,就是發大公司的負面,坐等公關找上門來收錢。可能很多人都會覺得品牌企業財大氣粗,讓他們出點血沒什麼大不了的,還能給他們提個醒以後注意產品質量。但大公司的錢同樣是來自消費者,被這些自媒體吞掉的部分等於給企業增加了成本,還不是消費者給敲詐者付款。再者,有些好企業骨頭硬,被謠言打擊跨了讓不如他們的企業上位,消費者依然是最大的受害者。

「媒體黑社會」成產業,企業已無退路

從企業的角度看,即便被偶爾「敲竹杠「,企業也都希望維護好跟媒體的關係,請來參加個發布會,一口一個「老師」最後還得雙手奉上紅包。像百度狀告「GQ實驗室」這樣大都是被逼上梁山了,現在頻繁發生的媒體起訴自媒體事件,從側面說明了企業的生存艱難,營商環境惡劣到了極致,已經到了必須打一場戰爭的地步。

自媒體時代,傳播信息的門檻大幅度降低,只要一部手機就可以網上發言,一個人一台電腦就能夠經營一家媒體。但是比起辛辛苦苦的做優質內容,發煽動性強的負面信息就容易的多了,隨意編纂大公司和大人物的負面信息容易帶來點擊,造成自媒體「很火」的景象,同時還能快速從企業手中撈到封口費,在某些人眼中這是條「發家致富」的捷徑。

「媒體黑社會」已經成為一條龐大的產業鏈,幾乎每個企業都遇到過類似的敲詐勒索,尤其是大品牌。阿里巴巴、華為、小米、美團、金龍魚、百度……幾乎你能想到的,我們日常能見到的品牌幾乎都遭遇過謠言攻擊。摳腳大叔、阿貓阿狗全都來討個生活費、一言不合就放謠言,再財大氣粗也扛不住啊。而且越是企業去跟自媒體溝通,就越是讓自媒體感覺受到鼓勵,惡性攻擊就會越層出不窮,再不起訴、報警,還讓不讓人活了?

「媒體公信力」受影響,國家要發飆了!

其實很多老百姓,尤其是年紀大一點的老百姓是分不清自媒體和傳統媒體有什麼區別的,以前習慣了「媒體報道的就可以相信」,現在遇到今天造謠明天闢謠的亂七八糟,直接讓很多人懷疑人生,乾脆選擇誰都不信了。失控的自媒體對的「媒體公信力」造成嚴重打擊,影響了社會的和諧發展,這絕不是負責任的政府願意看到的。

國家出手了,國家網信辦頒發的新版《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下稱《新規》)、《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管理實施細則》(下稱《細則》)已經正式施行,新規將各類新媒體納入管理範疇。

其中有「七條底線」和「九不準」的說法,法律法規、信息真實性是其中很重要的兩條底線,像我們前面舉的紫菜等食品安全謠言甚至已經嚴重擾亂了社會公共秩序。包括「GQ實驗室」對百度、「建華wei業「對小米、「頂尖企業家思維」對萬達,則涉及到散布謠言、侮辱誹謗他人等不得出現的內容。

無論是索賠幾十萬、幾百萬、還是幾千萬,對於企業來說都不是最終目的,良好的營商環境才是讓企業更積極的為消費者創造價值的根本,正常的輿論監督可以促進社會進步,但絕不能成為私人牟利的工具。

如果隨便誰都能靠編造謊言「黑大公司」發財致富,那麼別說大企業干不下去,小人物創業的積極性也都沒了,下一個馬雲、李彥宏都不會再出現,企業都心灰意冷只會讓社會出現越來越多的低質高價產品,對於老百姓來說也不是好事。國家發飆整理自媒體亂象是個開始,希望未來我們買的每份商品中,都不再有「謠言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