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多款經典遊戲發售 遊戲業現懷舊掘金熱潮

多款經典遊戲發售 遊戲業現懷舊掘金熱潮

我們對於現在遊戲市場上掀起的懷舊風應該早已不陌生。單單在過去的兩周里,就有多則Xbox初代遊戲將要登陸Xbox One平台的新聞,還有將世嘉經典遊戲帶到智能手機平台的Sega Forever(「永遠的世嘉」),以及時下非常暢銷的迷你SNES。

迷你SNES在英國任天堂商店開售僅僅23分鐘就銷售一空

這並不是什麼新興風潮。在過去的十年間,經典遊戲的重製發售已經是一種慣常的標準做法。但是這種風潮大行其道則是始於眾籌平台Kickstarter和獨立遊戲的盛行。

該趨勢成為主流做法則是在索尼的PlayStation誕生20周年的時候,索尼將眾多PS1平台上的遊戲重新翻新利用。現在,這種懷舊風情已經成為了電子遊戲界的一種風氣。看看今年的發售陣容:《索尼克:狂歡》(Sonic Mania)、《尤卡萊莉大冒險》(Yooka-Laylee)、《超級炸彈人》(Super Bomberman)、《反重力賽車》(Wipeout)、《古惑狼三部曲》(Crash Bandicoot)、《草木公園》(Thimbleweed Park)、《微型小小賽車》(Micro Machines)、《銀河戰士2》(Metroid II)……就連《鐵拳》(Tekken)、《馬里奧賽車》(Mario Kart)以及《生化危機》(Resident Evil)也都找到重新亮相的方式(雖然這些作品從來沒有真正遠離過我們)。

不僅僅是軟體公司,附件公司、硬體製造商以及周邊商品生產商等也都加入了懷舊大軍的陣營。小編上周甚至還在報刊亭上看到了一本專門講N64的雜誌。這就是我們現在這個產業的現狀。

《古惑狼》和《生化危機》、《反重力賽車》以及《鐵拳》一同成為了2017年復古大軍的一員

這種懷舊風以多種不同的方式向我們證明著它的存在。有重新發布的(比如Xbox Original、Sega Forever、NES迷你機、Rare Replay等等)、也有完全的更新重製(比如《古惑狼三部曲》、《最終幻想7》、《生化危機2》等等),再加上各種續集和前傳,以及在一些現代作品中所使用的老派遊戲元素,這種懷舊風幾乎可以說是泛濫成災。

這種風氣並不局限在遊戲領域,電視領域中亦是如此,比如《雙峰》(Twin Peaks)、《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以及《X檔案》(X-Files),還有在電影院里捲土重來的《捉鬼敢死隊》(Ghostbusters)、《海灘救護隊》(Baywatch)和《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這種情況在電影圈和電視圈早就習以為常,因為這兩種媒介誕生的時間都比較久了。而有這種懷舊需求的受眾大多是年齡在30歲以上的人。電子遊戲還是一個相對較為年輕的產業,因此未來我們或許還會看到更多這樣的情況出現。

如今的遊戲界中懷舊風如此盛行或許還因為現在的遊戲體驗和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時的遊戲體驗已經大不相同。無論是工藝、畫面、遊戲類型還是數據網路,電子遊戲產業都取得了飛速的發展。我們現在不會再看到像《古惑狼》或者《反重力賽車》這樣的作品誕生,這或許是人們對這些作品的渴求進一步加深的原因之一。

這種現象是否會一直繼續下去?還是說這些老遊戲會成為遊戲產業中的另一個有待開採的金礦?現在還很難說得准。懷舊遊戲不像MMO網路遊戲或者科幻未來的射擊遊戲,它不是一種遊戲類型,它只是某一群人的某種情懷,一種對過往的美好傷感的懷念。從理論上說,老遊戲的陣容只會越來越大。再過十年的時間,那些在DS掌機和Wii主機陪伴下長大的人就該步入30歲的而立之年。他們也會懷念在Wii Sports和Viva Pinata上度過的日子。而這種懷舊的風潮又會再次掀起。

儘管如此,我們仍要從改變消費者的預期開始,他們不會迎合每個想要復活經典IP的眾籌項目(比如《啪啦啪啦啪》製作人松浦雅失敗的項目《Project Rap Rabbit》),也不會容忍罵聲一片毀童年的懷舊項目(比如《強力9號》)。缺乏熱情又三心二意的製作只會讓冬粉們加速遠離,值得學習的榜樣應該是將《星際火狐2》納入迷你SNES的任天堂、收錄眾多經典的《Rare遊戲合集》以及為《反重力賽車》新作加入獨特PS1風格的索尼。這就是遊戲行業,品質差的作品自然無人問津。

《強力9號》證明僅僅懷舊無法保證成功

當然,大公司不可能只靠翻新老作品生存。任天堂不可能只靠著不停地賣《超級馬里奧世界》(Super Mario World)來建立自己的商業王國(雖然有時候任天堂似乎有這樣的打算)。這些老作品所帶來的風格常常是轉瞬即逝的。難道清掃一下《古惑狼大冒險》上的灰塵,把殘舊的畫面重新上上色就能讓這部作品重回主流了嗎?這並非是不可能的,但發生的概率很小。多數情況下會出現的是某一群玩家共同回憶著一去不復返的時光,而某部作品則會讓他們重溫當年的美好。可是這些捲土重來的音樂劇通常都是很短命的,重新翻拍的電影也很少能夠得到認可。

時不時還是會有一些特例出現,比如BBC的經典電視劇《神秘博士》(Doctor Who)在時隔16年之後重新殺了回來。還有去年的《精靈寶可夢Go》,在保留原作特色的同時又融入了新的技術,並且創下了這個系列自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以來的巔峰。

有人說懷舊是一個充滿了誘惑的騙子,讓人們相信記憶中的東西總是比現實中美好許多。但是想要在當今的商業社會中取得真正的成功,則需要讓這種幻想中的東西變成現實,所以必須創造出一些看上去和聽上去都像是來自一個不同時代但是卻又能在這個時代完美實現的東西。

事實上,懷舊並不總是局限在過去,也可以通往未來。其中一個特別的例子就是任天堂的《塞爾達傳說:連通世界的林克》(The Legend of Zelda: A Link Between Worlds)。任天堂改變了傳統《塞爾達傳說》遊戲所使用的套路,以1991年的《四支劍與眾神的三角力量》(A Link To The Past)的遊戲世界為基礎重新設計,給玩家們增添了不少的樂趣。這樣的做法非常有效,並且成為了新作《塞爾達傳說:荒野之息》(Breath of the Wild)想要逾越的標杆。

從迷你SNES的熱賣中我們可以知道,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那些老古董放到現在仍然很有市場。只要開發商和發行商好好地將上個世紀的產品代碼保存至今,就有很大的機會從中再次獲益。

不過,除了翻新老遊戲以外,市場上還有很多其他的機遇。復活舊作品,喚醒老遊戲是一種機遇,但是想要讓這些老品牌重新煥發生機更需要更多的創新。

from:騰訊遊戲頻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