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天空城第一絕色樓清心車震艷照門19

天空城第一絕色樓清心車震艷照門19

第三十七章

樓清心看著陸導演,嘴角不經意之間浮出了一絲微笑,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覺得自己快要贏了。

樓清心作勢看了看手錶:「陸導演實在是不巧啊!下一個和我們談到導演在半個小時候到,所以嘛!我們也就是這麼15分鐘可以談的時間了。」

陸導演一聽本來覺得這個小模特可簽約不可簽約的,但是現在轉念一聽怎麼還開始搶了。這一下子可是讓陸導演犯了愁,今個來本來是想這壓一下陸凝思的價錢,畢竟這個片子請了一線的明星,這手中的錢嘛!自然就沒有多少了。

「樓小姐,先坐下,先坐下,咋們慢慢談,做藝人的那個不想火呢!我敢說在法國這個地方,我陸葯拍的片子,就沒有一個不火的。」陸導演拍這胸脯對著樓清心他們開始炫耀。

樓清心疑問的眼神看著陸凝思,誰知這丫的就給了一個肯定眼神,而且還點了點頭,用口語說:是。

樓清心這才為難的拉著陸凝思坐在位置上:「陸導演,你拍的片子大賣的是大賣,可是這藝人,在這段時間裡面也是需要生活的啊!」拿起咖啡勺子攪著面前杯子里的咖啡。

陸導演一聽這個事情還是有希望的:「樓小姐,這個你放心,只要你家的藝人簽約的了我們這個片子,我給你們的片酬是400百萬。」

「400百萬?」樓清心略帶疑惑的看著陸凝思,這口氣還是很疑惑。

陸凝思點點頭,表示可以。

陸導演呢?以為樓清心嫌棄這片酬太低,咬咬牙又伸出一個手指:「樓小姐,最多500百萬,超過這個價錢,我們只能遺憾的放棄這個演員了。」

樓清心立馬臉上蹲滿了笑容:「陸導演,怎麼好意思呢!這不是兩邊都想要互惠共贏嘛!450百萬,一口價!雙方各讓一步好了。」

端起眼前的咖啡:「陸導演,那我們就以咖啡代酒,碰一下,祝我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陸凝思悄悄的舒了一口氣,這件事情總算就這麼結束了。

莫維風因為家族生意的關係來到法國,途經這一餐館的窗戶口,安靜那個滿臉笑容的小女人,眼中不僅浮現了很久不曾出現的那一絲柔和。

莫維風覺得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便沒有叫司機停下來,過了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司機率先開口:「莫總,剛剛那個是樓小姐嗎?「

莫維風一愣:「轉頭,快轉頭,去剛才的那個餐廳。「

「莫總,現在不能掉頭。「司機看著莫維風職業式的說。

「讓你轉就給我轉。「莫維風命令者司機去做這些事情。

「車速加快。「莫維風看著司機掉了頭以後速度還是這麼慢,不禁開口。

司機好不容易才到了餐館,莫維風就覺得好似經歷了一個世紀那麼長,一來莫維風就衝進餐館裡面,四處尋找。

期間服務員有來問過:「先生請問你找什麼?「

被莫維風一把推開:「滾開,要是找不到她,小心我拆了你們的餐廳。「

服務員受到驚嚇,趕緊去稟告經理說著這裡有人鬧事,經理二話不說就撥打了警察署的電話。

莫維風用腦子快速的想著,剛才在外面看見的那個身影是在那個地方吃飯。快步的走向那個地方,一把揪起來坐在位置上的陸導演。

陸導演本來很是生氣,誰這麼沒有禮貌,打攪別人吃飯,一看是莫維風,立馬這臉上恨不得笑出來一朵花來:「莫總,你大駕光臨,怎麼不給我說一聲呢?」

「少廢話,我問你,剛才與你在一起的那個少婦呢!」莫維風對著陸導演就是狂吼一通。

「那個,剛才的兩個嗎?」陸導演還是很不清楚到底是出現了什麼狀況,能讓這位莫總裁這麼瘋狂和失態。

「對!就是哪兩個。」莫維風沒好氣的說著。

「哦~你說的是那個紅模特和她的經紀人啊!」陸導演漫不經心的說這。

「對就是他們,你知道哪裡去了嗎?」莫維風拿起咖啡杯就扔在了地上。

這一摔可是嚇壞了陸導演,以為自己是有哪裡惹到了這位莫總裁,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把投資給撤回去了。

警察署的來了,那位服務員帶著警察指著莫維風用法語說這:「就是他,就是他,聚眾鬧事。」

莫維風根本沒有空去理他們,又揪住陸導演的衣服:「你說他們住在哪裡?」

三名警察署的人聯合將莫維風抓住:「請你跟我們回一趟警察署,錄一下口供。」

現在的莫維風哪裡有時間去聽他們說什麼,一心都是樓清心的下落。

警察署的人,看見莫維風這麼的不配合,極其的不高興,對莫維風采取了武力的制服,押回警方。

就這樣,莫維風還是對著陸導演吼著:「他們住在哪裡?」

陸導演這會兒膽小的哪裡還有時間,關注莫維風在幹啥。早就鑽到了桌子底下,尋求庇護,要不說有人家要不都是瘋子,要不都是膽小鬼,越有名的人,越是怕死。

「這位先生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警方將莫維風帶著,可是嚇壞了司機,立馬像莫家回報,莫家的人馬上去了警察署,將莫維風保釋出來。

好巧不巧,也就是這麼一會兒時間,樓清心和陸凝思早已經駕車離去了。對於這裡發生的事情基本是一無所知,也不知道曾經莫維風為了找她還進去過警察署,也不知道,莫維風為了她背叛了對樓家許的諾。

兩個人一直都是在不斷的錯過,這一場愛情的豪賭中,也不知道誰贏誰輸,但目前為止,樓清心和莫維風都是輸的一方。

過幾日樓清心手上的案子結束了,律師行也準備接受樓清心,畢竟這個案子的難辦指出在於委託人都是人,而法國的律師不具備功課委託人的心理,這一足夠了,這個案子做到現在這樣子,以及是很好的結局。

陸凝思也如願的去拍了這部電影,時間啊!一晃眼六個月就過去了。

第三十八章

這幾個月過得啊!總的來說樓清心的每一天都還算是安寧。

趙天藍倒是對於這個永遠積極向上的女人,而又與蘇姐和陸凝思有一些同的樓清心漸漸的吸引。

不過作家到底是作家,表達愛意的時候也是這麼的委婉,生怕樓清心知道了就會怎麼樣。

樓清心因為肚子越來越大,不得不的給律師行遞交了請假書,自己在家接一些小案子或者諮詢問題的案子,來掙一些小錢。

有一天在家閑著也是無聊,樓清心與趙天藍便在一起談天說地,說起了過去的事情。

本來趙天藍對於樓清心過去就是越來越感興趣,恨不得她的過去他都想要參與。所以樓清心對著趙天藍說著過去,趙天藍很是開心,給兩個人一人泡了一杯咖啡座在一起,開始談著以前。

樓清心說的時候,趙天藍很是認真,想要將樓清心的過去都參與一邊,哪怕曾經沒有參與,至少現在這不是正在參與她的點滴嗎?

樓清心說的很實在,甚至一點點都沒有遺漏,身邊也是太久沒有這樣子的傾聽著里,放在誰那裡,誰都願意敞開心扉的談一談,這一次樓清心以為再一次說清莫維風的時候,還是會遺憾,甚至是自愧不如。

這一次出奇的沒有這些,只不過是少了一些不一樣的情緒,更多的是希望莫維風和自己的小妹樓煙雨過得幸福,畢竟自己離開不就是為了他們能夠幸福嗎?帶著自己破舊不堪的內心,來到了法國。不過這期間值得慶幸的是,莫維風留給自己一個寶貝,一個任何人都沒有辦法拿走的東西。

樓清心對著趙天藍講著自己的過去,從來也沒有想到還會有這麼一個人會和自己一樣的感同身手。

有時候覺得趙天藍就是自己的知己,就是那很久未曾碰見的知己。

只是樓清心的情商很低而已,看不出來這就是趙天藍對於自己的那一絲絲愛意而已。

「清心,你的故事好感人,我好喜歡,我能不能將它寫在我的書里。」趙天藍越聽越是激動,這樓清心的故事就像她人一樣迷人。

這樣的故事要是寫成小說肯定好多人喜歡,說真的,趙天藍在自家的心中肯定的說著。

樓清心拿起咖啡,站起來向著樓台走去:「趙天藍,你看天空這麼藍,這麼純凈,一切都是這麼的美好,罷了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趙天藍聽著樓清心這個丈二和尚摸不清頭腦的事情,很是疑問,自己想不通便撓了撓自己頭。

「趙天藍,你寫我的故事,記得不要用真的名字,我不希望他的名字被那麼多人叫,哪怕我現在已經和他沒有關係,我這點的自私,請你一定要幫我。」樓清心一口氣喝完了杯子中的咖啡對著趙天藍說。

「我說!你們這兩個人!你不知道自己懷孕?不知道不能和那麼多的咖啡?」蘇問梅一上天台就看見,兩個人在這裡說著話,大口大口悶著咖啡。

「蘇姐,你回來了。」樓清心甜甜的叫著。

蘇問梅給了樓清心一個大白眼,對著趙天藍就是一頓噼里啪啦的教育,看著蘇文梅教育趙天藍,樓清心很不負責任的笑的很歡。

趙天藍被教育的抓耳撓腮,最後豎起三根手指,對著天發誓,蘇問梅才放過她。

「清心,你來一下,我看你肚子逐漸的開始顯了,你現在就不要穿這種衣服了,你來下面,蘇姐給你量一下,給你做兩三衣服吧!「趙天藍一聽蘇問梅要給樓清心做衣服,這赤裸裸的嫉妒了。

「蘇姐,可是鼎鼎有名的設計師,這給你做孕婦裝,算是私人定製了!「趙天藍哪裡說完這句,真箇天台透露著無比的酸味。

「你個臭小子,蘇姐我一天給你做的少了嗎?「蘇問梅抄起一個抱枕朝著趙天藍砸了過去。

「蘇姐你看你怎麼這麼叫真,我這不是就是多嘴一說嘛!「趙天藍感覺狗腿子的對著蘇問梅一陣的跨。

蘇問梅被誇的,那笑得都叫一個花枝亂顫。

「走吧!別理這小子,油嘴滑舌的。「蘇問梅拉著樓清心就往樓下走。

樓清心回頭看看趙天藍,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趙天藍一般都是一種紳士風度,唯獨到了蘇姐這裡就是變得油嘴滑舌,難不成他對蘇姐的感情和對她們的感情不一樣嘛?

樓清心第一次進入蘇問梅的房間,這房間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的設計室,你看看要什麼有什麼簡直是一應俱全。

「清心啊!你現在也是懷孕有六個月了吧!你看肚子都開顯出來了,你記得以後有些東西該忌口就要忌口,你在上個月先擇回家辦公,這就很好,起碼不用那麼緊張的去開車或著怎麼樣傷到孩子。」蘇問梅一邊給樓清心丈量這個尺寸,一般給樓清心說著家裡家長。

「清心,你可別嫌棄蘇姐嘮叨啊!你現在還是太瘦了,你看看你現在,如果從背面看哪裡看的出來你是一個孕婦啊!你這可真是只長肚子不長四肢啊!你這一天天就好好養胎,什麼都不要想。」蘇問梅量完以後,對著樓清心又是一頓的嘮叨。

「蘇姐,我知道了。你這幫我做衣服會不會打攪你的正常工作。」樓清心懂事的笑了笑,並點頭。

「不會,我幫你做孕婦裝,順便下一季度我就將孕婦的潮流推出去,一舉兩得,這樣過去應該也有3個月了,到時候我就在家裡設計3個月,陪你坐坐月子。」蘇問梅一邊記錄一邊對著樓清心隨意的說著。

「蘇姐,不需要了,我自己就可以……」樓清心急忙說,不希望自己的事情打攪到了別人的正常生活。

「沒什麼,我們住在一起就是需要互相幫助的不是嗎?」蘇問梅不等樓清心說完,就打斷她的話。

「蘇姐,你們這樣對我,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們了。」樓清心感到的眼淚都下來了了。

「傻瓜,誰都沒有個難處,我們住在一起這就是緣分。」蘇問梅說著。

書名:《戀戀成癮:總裁的天價嬌妻》,微信公眾號言情大表姐即可查看全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