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殺破狼·貪狼》:情感比動作更暴烈|荔枝娛評

《殺破狼·貪狼》:情感比動作更暴烈|荔枝娛評

和前兩部《殺破狼》電影相比,《殺破狼·貪狼》在風格上產生了明顯變化。影片中的動作戲依舊保持了拳拳到肉的暴烈血腥,但它並不是一部為燃而燃的動作爽片——甚至可以說,這是一部讓人完全「不爽」的電影,它的故事太過沉重和壓抑。遠離浮誇,這是《貪狼》最大的優點,但就一部商業動作片而言,其一竿子插到底的虐心程度,又顯得有那麼一點「不合時宜」,在「狼」字輩電影笑傲暑期檔的當口,此片無情地考驗著觀眾的承受力。

影片進行到約15分鐘時,林家棟扮演的泰國某市市長幕僚登場了,他的一通電話,讓人開始擔心《貪狼》的故事是否會就此走向崩壞。畢竟,中年父親隻身跨國營救失蹤閨女的故事,早已被連姆·尼森的《颶風營救》系列演繹到極致——古天樂就是尼森扮演的驍勇老爸,他和女兒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但在危難之時,父女必然會重新擁抱在一起——但當你以為故事會按照這一套路發展下去時,編劇卻用殘酷現實掐滅了一切希望,這種反常規(反商業片)的劇設,讓人十分吃驚,極易讓人想起以色列電影《大壞狼》真相到來的最後一刻——世間哪有那麼多的Happy Ending。

《貪狼》並不是那種依靠強大懸念來驅動的電影,從影片的第一組鏡頭——夕陽下,海浪拍打著沙灘開始,導演葉偉信就勾勒出了一種無奈氣息,緩慢,陰沉,直至晃動的DV鏡頭中出現古天樂和女兒開心地玩在一起,才有了那麼一點活氣。這些畫面暗示的信息非常明確:美好早已成為過去,危機即將出現。影片的敘事節奏似乎被刻意放緩,幾組人物的故事不急不徐地鋪陳著,所有的能量在女孩的去向水落石出時才凝聚成一個爆點。

但在情節推進過程中,影片的重點似乎從沒落在女兒的去向問題上,而是在冷靜地窺探一個父親在失去妻子之後,還將如何面對女兒凶多吉少的心理。令人玩味的是,葉偉信並未拘泥於古天樂一個角色的遭遇,而是將吳樾扮演的泰國警察及其岳父、女兒的男友等角色一起拉入故事旋渦,為影片增添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宿命感:父親逼迫女兒墮胎,未曾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而另一方面,他的生無可戀也造就了撲向黑暗的強大力量,讓吳樾有機會迎接一個新生命的到來。在這個輪迴中,沒人可以敵過複雜而詭異的命運。

本片是古天樂繼《一個好爸爸》贏得金馬獎和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雙提名后,又一次因父親角色而為人矚目。歷經十年的演技歷練,古天樂在《貪狼》里的表演說服力,要遠超《一個好爸爸》。像連姆·尼森那樣變成一個渾身是膽、劈翻眾敵的神勇老爸,對古天樂來說其實只完成了角色的一半,另一半才考驗其功力。影片中,古天樂兩次出現在認屍現場,但表演方式卻迥然不同:第一次,這位父親似乎有足夠的承受力去迎接當頭一擊,他的面部強烈抽搐,瞬間掀開白布,在發現屍體並非女兒后立刻離開現場;第二次,他的心理顯然產生了微妙的變化,他希望這一次也不會是自己的女兒,卻又強烈地預感到災難的來臨,於是他先把白布緩緩地掀開至屍體的眉宇間,而後再走向崩潰。這兩場過硬的精彩表演,足以讓古天樂收穫更多肯定。也正因有古天樂的出色發揮,《貪狼》變得更加血肉豐滿。

《殺破狼·貪狼》其實是一部很挑觀眾的電影,尤其是對於那些被《殺破狼》前兩部帥哭的觀眾來說,《貪狼》里的古天樂並不是那種所向披靡、招式奇詭的動作硬漢。全片缺乏一場真正能給觀眾帶來視聽高潮的動作戲。這對於動作片迷來說顯然有些「玩賴」。好在,這部不以動作戲為唯一賣點的電影,也突顯出了非同尋常的特質,結結實實的情感力度讓那些有了孩子的觀眾,完全無法輕易忘掉這部電影。一部動作片能達到如此效果,也挺讓人意外的。

荔枝銳評:lizhirp

理性不偏激,溫和有鋒芒

長按圖片並識別二維碼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