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截肢未獲賠、愧疚思鄉、焦灼迷茫 「大滿載號」上25名同胞船員近兩年來的悲與苦

截肢未獲賠、愧疚思鄉、焦灼迷茫 「大滿載號」上25名同胞船員近兩年來的悲與苦

截肢

思鄉

愧疚

「大滿載號」上的悲與苦

2月17日,水運報報道冷凍漁船「DAMANZAIHAO」輪上25名籍船員被拖欠一年多工資被困秘魯的消息發布也引起了社會媒體的重視。

2月21日,水運報記者對船上俊財介紹上船的船員進行了跟蹤報道,對於該公司船員稱右手兩指截肢,保險金至今未到帳,公司領導也不電話,為求證該事,水運報記者致電俊財公司相關工作人員,至記者發稿時,都沒有人接電話。(文後附船長薛迎春對海員滯留國外解決途徑的建議

01

14年在船右手兩指截肢 保險金至今未到帳

45歲的船員如山(化名)來自山東威海,是青島俊財遠洋漁業有限公司介紹到船上工作。在跟如山電話採訪的半個小時里,記者聽到頻率最高的詞就是「好哇!那我聽公司的。」然而,然而被這個老實人如此相信的公司,在處理他受傷索賠的事件上卻讓聽者寒心。據其他船員反映,俊財並沒有給每個船員買保險,而是買一些不記名的保險,誰在船上受傷便由誰頂上這個名額,這種保險賠償金自然高不了。然而就這樣的賠償金,如山至今也沒領到。

2014年3月份底,他在該船上工作時傷及右手受傷,先後在船上、岸上接受了2次截肢手術,當年4月公司安排他回家休假養傷。當年8月,俊財公司說理賠手續已經辦好,保險公司賠3.8萬,保險公司賠款到帳后,財務會計會打到他賬戶上。

「作為家裡的頂樑柱,我右手的兩根手指只值3.8萬元?」老實的如山向俊財公司王總表達異議,王總表示公司會補貼一點,籌個4萬補償給如山。「我心想公司出面,好哇,那我就聽公司的。」領到6個月的工傷工資16500元后,選擇相信公司的如山,隨即按公司安排於2014年12月登上了這趟不知歸期的航次。

就在如山受傷第二年後,2015年8月,俊財公司王總告訴如山,保險公司說如山受傷的照片拍攝不清楚,要本人回來重新拍照片,走完流程才能拿到賠償金。然而此時的如山被困在秘魯回不去,合同期限是從2014年12月23日到16年12月23日,現在已經超期快2個月。

「人回不去,賠償金拿不到,2016年1月至今的工資我也沒領到,老婆又沒有工作,全家人只能靠省吃儉用度日。」想起在家種莊稼的老婆和今年參加中考的女兒,這個堅強的漢子聲音里透出了無盡哀涼。

02

妻子去世 最後一面也沒見到

記者電話聯繫到了船員萊希(化名),萊希今年51歲,出海五年了,也是俊財公司介紹上船。「以前工資按月發放,14年後就沒有按時發放工資了,就有時候一兩個月一次,有時候三四個月發一次,這次出海是2015年12月8日,當時和家裡人說的是去干一年,發了工資就回來。誰知一去又是1年多,兩個春節都沒有回家。」

萊希告訴記者,俊才公司介紹上船的船員沒有失業險和生育險,而恩利公司的船員則可以享受五險一金。以前出海工資月收入5600元,補助3000元,這次上船船舶一直拋錨不出海,補助少了1500元,每月收入7100,扣出三四百元保險,還要繳納個人所得稅。

「2016年1月至今沒有拿到工資,後來我跟家人打電話,還要家人先給我發微信紅包,我才有錢打電話。」說到對家人的愧疚,萊希告訴記者,每年可以回家休假一次。如果不休假,公司會把往來1萬元的機票發到船員賬上,去年8月他妻子去世,公司也沒安排他回去,連妻子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現在既不能回家,也拿不到機票錢,連這工作一年來的工資沒拿到,家裡73歲的老父親,全靠兒子和兒媳照顧。」提到家人萊希也是止不住的愧疚。

03

為還報答母愛出海 借款還貸愧對母親

父親很早去世的船員小章(化名),從小就希望靠自己的雙手報答母愛。為了讓兒子早日成家,在小章20歲時,母親便花光家裡所有積蓄為小章湊到房子首付,為了還房貸,小章選擇了出國當海員。

2016年1月8日,經俊財公司介紹上船,這次是小章第二次出海。沒想到這次出海卻讓小章的壓力越來越大。「因為當時船上有船員合同到期,公司給我打電話說人手不夠,讓我上船交接班,說好出海每個月5500元,我去年1月上船至今船一直在拋錨,工資只拿到過1700元,想到房貸都壓在母親身上,我每天睡覺都不踏實。」

據小章介紹,船上很多船員都有房貸壓力,公司一直拖延,剛要罷工的時候公司給的消息就是這幾天會發或者等幾個星期,一而再再而三,後來想罷工公司卻說工資不想要了可以不幹。一路等下來,沒想到等到有些船員合同到期,公司也一直不安排他們回國,那些沒有壓力員工,都對公司失去了信任。

04

95后小船員 壓力致使脫髮

「公司一拖再拖的找理由,我害怕再這樣下去就不是待二十幾個月而是三十幾個月了,再拖幾個月就到了夏天,我想念天朝、想念家鄉的人、我想故鄉的海 。」95后的船員帥帥(化名),算是記者在受訪船員中最樂觀的一個了,如此樂觀的他告訴記者:「當初都說海員鍛煉人會讓你快速成熟起來我就出來了,沒想到跟想象的一點不一樣,目前為止我發現成熟的只有我得臉和蒼老的心。海上生活太枯燥了,就那麼幾個人幾百米的活動範圍,大家的心情都不怎麼樣,現在洗頭一抓一大把頭髮掉下來,我覺得自己再不樂觀點真的會抑鬱死掉。」

「現在公司到底是什麼情況我也不了解,因為公司方面給的回復每次都不一樣,有時候說沒錢發工資,前幾個月又說讓秘魯給我們發工資,我已經幹了二十五個月了,這就要第二十六個月了公司還不安排我們回國,弄得現在跟被拐賣了似的都不敢跟家裡打電話了,每次打電話都問什麼時間能回來,我們總是有苦說不出。」帥帥告訴記者,現在大家都盼望著結清工資回家與家人團聚,畢竟回國后討薪之路就更難走了。

05

【航海夢碎變噩夢 小船員深夜發來求救信】

2017年2月17日 00:54 水運報官方微博收到一名籍船員的求救消息。求救信稱冷凍漁船「DAMANZAIHAO」輪上25名籍船員被拖欠一年多工資,9名船員連續在秘魯工作2年多,其他船員也連續工作1年左右,合約到期公司也不安排回家。

【船員悉數辛酸淚 水運報多方聯繫尋出路】

2017年2月17日 09:30 聽取船員的悲慘遭遇后,水運報立即成立報道小組,一方記者通過社交軟體語音、視頻採訪船員;一方記者前往青島,對船員所屬公司青島恩利國際船舶代理有限公司進行採訪,同時線上聯繫船員辦證單位開展調查求證該信息的真實情況。

【擔心信息曝光惹是非 化名處理再刊登】

2017年2月17日 12:52 經過多方採訪核實,確定新聞真實性后,並得到恩利公司承諾月底解決船員工資及回國事宜后,水運報官方微博、水運網刊發獨家新聞《25名船員被欠薪一年多 多名船員被困秘魯2年 外派海員權利如何保障?》船員實名求助信發出后,猶如重磅炸彈在社交媒體上傳開,業內微信好友同情船員遭遇之時,紛紛表示要幫船員呼籲維權。

實名報道可以增加新聞的可信度,確會對船員在以後的工作、生活造成影響,在和求救船員商量過後,冒著被網友認為是假新聞的情況下,水運報將原版報道刪除,將人名等再發出,並在隱去公司名稱后刊登上報紙。

【報道后公司核對工資明細 被困船員重燃希望】

2017年2月18日 08:43 據被訪船員反映,17日記者聯繫過恩利公司后,該公司便召集該船船員核對工資明細,並承諾近日將安排人員回國。與此同時,25名船員滯留秘魯船上的消息發布也引起了媒體同行的重視,之聲新聞縱橫、新京報、北京青年報、南方都市報、半島都市報等社會媒體紛紛對被困船員、家屬、代理公司展開進一步採訪報道,公司的回應、社會的關注使被困海外思鄉情重的船員們又重燃起歸家的希望。

【船員信息被曝光 無良人士詐騙焦急家屬】

2017年2月19日 20:58 當記者再次對被困船員進行回訪時,被訪船員告訴記者,由於有些媒體報道時不慎泄露出部分船員信息,現在有些無良人士給船員家屬打詐騙電話,謊稱船員已經到達深圳,騙取家屬匯款。

海員滯留國外解決途徑

薛迎春

每一次航運低谷都會暴出大量海員被棄現象,拖欠薪金、船東跑路大量發生,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后的幾年就發生過很多起,近幾年隨著國際海運市場的持續低迷,呈越演越烈之勢,特別是最近暴出的聯合女神(MV UNION DEMETER)23名海員滯留印度,以及加工冷凍船「大滿載號」25名海員滯留秘魯外海2年多,均令人扼腕,也引起了高級領導的重視。

於1984年5月就已加入《1926年船員遣返公約》,的《船員條例》也明確規定了船員的遣返權利。實務中船員的遣返費用和派其他船員的替換費用是由船東互保協會承攬的入會船的承保範圍。的《海商法》第22條也規定,船員遣返費用的給付請求可為船舶優先權擔保[1]。有這麼多法律保障,海員遣返不應成為問題。

綜合來看,難以處理的原因不外這兩點:1、船舶滯留地的政府為使船舶不致成為影響安全的因素,拒絕放任海員離船;2、海員強行撤離后,前面所工作的薪金將更難以討要。歸根結底,這些都是錢可以解決的問題,當然,世界上沒什麼民事糾紛不可以用錢解決,問題就是沒足夠的錢。

1、海員的遣返權必須有硬約束保障

領事館沒有解決海員遣返的預算,當然世界上沒哪個國家的領事館有這方面的預算,這也就決定著政府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但是任何一位海員的遣返權受到侵害時,可以申請領事保護,協助其遣返,若應其申請,發生領事館墊付的機票等費用,應由海員所在地的政府向其本人、勞務派遣機構或船東保賠協會索回,拒絕賠付的進入民事司法渠道。

海員的遣返權必須得到硬約束保障,否則海員的孤獨無助會嚴重影響的國際形象。同時也避免各利益相關方利用海員的長期得不到遣返來給利益相對方施壓以謀取利益。

2、充分發揮民間社團的作用

社會主義法制國家要求政府的服務必須法無授權不可為,政府的服務必須是被動的,這決定著對於很多跨國的勞務糾紛政府是難以主動介入的,事後也難以採取措施予以追償。比如困於印度的聯合女神輪,一度傳出地方政府出資30萬美元協助將船解除在印度的扣押,筆者堅決反對這樣做,這樣會助長越來越多的人之間的民事糾紛到印度扣船尋求解決,政府將救無可救。而且一旦政府墊付了這筆錢,可以預見政府難以雇傭專業人士通過行使船舶優先權在事後進行追討,或者向船東保賠協會追討。因為這涉及到政府預算、司法風險、政府的惰性、被動性。官辦的海員建設工會也面臨著類似問題。

唯一解決辦法是海員自己成立工會組織,現在海員的工會組織實際上是缺失的,特別是外派海員,海員工會無從談起,權益受到侵犯時,找不著娘家。可以由上船的海員每個月自願交納一筆工會會費,主要用於海員維權的法律費用,聯合女神號事件,若有強有力的工會介入,絕不會久拖不決。至少不可能發生幾十天了,當地的律師都沒有介入,船員薪金的債權也沒有登記。船舶所有人、抵押權人、債權人擔心一旦海員強行撤離,船就會失去控制,被送給印度人,但他們又都不願意出面解決問題。一旦海員工會出面,將海員的薪金優先權登記好,再強行撤離海員,其他相關利益方就可能會主動出面解決問題。西方的經驗,船東與船舶管理公司會非常慘的,讓其不敢違法。

3、現行法律下,不應存在海員薪金拖欠問題

船東的海員薪金拖欠越演越烈,甚至拖欠半年都很常見,很多海員寧可工資低一些,也願意上台灣、新加坡等海外船東的船,為的薪金有保障。

其實是的船東及船舶管理公司普遍性違法所造成的!

《2006年海事勞工公約》規定:所有海員均應根據其就業協議獲得全額工作報酬,間隔期應不超過1個月。顯然一個月領不到薪金,即已構成工資拖欠,海員即有權向海事法院起訴。任何一個法制完善的國家,船東是不敢拖欠薪金的。這也是海員願意到海外船東服務的原因。

若需扭轉此種局面,民間的海員工會組織適合擔此重任,加入工會的海員,一經發現薪金拖欠,工會組織的律師即代表海員發起訴訟,將矛盾消滅在萌芽狀態,也避免了船東為挽救船舶作出非理性的或者違法的事情,比如借高利貸、惡意騙取運費、惡意欠薪等。

海員薪金問題,只有依賴私力救濟,或者私力申請公權力介入,直接由行政機關救濟,會面臨諸多困難,前幾年海事局積極介入海員薪金問題,現在多也不敢了,因為個別船東乾脆把船扔給海事局,而海事局又肩負著安全重任。斷不敢接手船舶,接手也無權處置,因為真正的船舶所有人常不是名義上的船東,而是貸款銀行或者金融租賃機構。通過私力救濟則簡單得多,不會有那麼多顧忌,必要時可申請將船舶拍賣。

4、強力扭轉人的糾紛到國外解決的趨勢

有一些國家扣船不需要反擔保,司法審查也不嚴,加之以司法程序冗長拖沓,解決爭議談不上,折騰船東倒是實實在在的,印度是典型的這一類國家。數年前,煙台有一船東的一艘船被扣在印度達2年之久,其間船舶價格暴跌,申請人與船東都坐不住了,和解了結,最終發現兩敗俱傷,唯有印度人是賺錢了。

這種局面必須扭轉,除一方面增強的司法公信力,吸引爭議雙方都到解決爭議,另一方面,堅決維護海員的權益,扣船狀態下,只要發生薪金拖欠,立即進行司法救濟,合同期滿不願繼續服務的立即遣返。讓扣押申請方或者被申請方承擔冗長拖沓的司法過程中的扣船費用。

5、嚴防外國勢力干預

民間社團在現有社會環境下,堅持自辦的原則,避免成為境外某些組織的代理人。

我們要相信海員的智慧,在現有法律框架下,完全有能力自行處理好海員的維權問題,每一個遠洋船長,都是一位有著國際視野,有著國際化思維的的管理者。讓他們自行組織起來,有利於將很多矛盾化解在萌芽狀態。

[1] 《船員勞動權益與社會保障》P285陳剛、郝勇著,武漢理工大學出版社

感謝閱讀,這裡是海大航運視界

歡迎您將新聞、爆料、建議、合作等發送至weixin@yinghaikeji.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