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資本揚鞭共享充電寶,還沒學好賺錢已衝上戰場

資本揚鞭共享充電寶,還沒學好賺錢已衝上戰場

「共享充電寶」融資火速,有行業人士提出這很可能是繼共享腳踏車之後,下一個「新風口」。目前行業當中較為突出的有「來電」「街電」「小電」「Hi電」等,他們進入行業較早,而且均獲得資本巨頭關注。《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親身體驗發現,「來電」和「街電」這兩種「機櫃式」充電寶租賃產品,在操作模式上並沒有太大區別,而場景則越發成為各家的「必爭之地」。「來電」創始人袁炳松坦言,並不清晰的盈利模式,導致一些行業公司以給商戶「補貼」的方式來搶佔市場,在當前備受資本熱捧的情況之下,價格戰恐怕不可避免,「已經做好打一場惡戰的準備」。

聯想創投執行董事顧正斌認為,「共享充電寶」是否適合VC投資,能否形成獨角獸以上的公司,還有待觀察。

記者體驗:模式大同小異

4月12日晚8點至9點,記者在深圳市福田區商場Coco Park定位發現,附近1公里範圍內可借到「街電」充電寶的網點超30個,基本上都是一些飯店、甜品店、網吧、酒吧等店鋪。相比之下「來電」的覆蓋率相對較低,相近範圍內可借到「來電」充電寶的網點約為「街電」的一半,並以大中型商場為主,一個商場約有3~5台機子。而「小電」和「Hi電」的產品則難覓蹤跡。

記者先後體驗了「來電」和「街電」兩款產品。「來電」的機櫃並不好找,記者在商場一層走了兩圈都沒有發現,最後詢問保安才知道機櫃放在了室外。「來電」使用的是立地式機櫃,每個機櫃容納40個充電寶,押金100元(若芝麻信用分達到600或以上免押金),使用的第1個小時免費,超時后1元/小時,10元封頂。

除了超時收費,數據線也需要購買。「來電」的定價是10元/條,系統說明上寫的是「長度約15cm」,首次購買五折優惠。數據線做這麼短是為了節省成本?「來電」創始人袁炳松表示,「這是特殊材質做的,為了充電快。」

記者在一家咖啡廳裡面找到了同樣是「機櫃式」的「街電」,面積遠比「來電」的機櫃要小,被擺放在收銀台顯眼位置,容納了12個充電寶,使用前半小時免費,超時后1元/小時,押金同樣是100元,並配有數據線。

從產品來看,兩者只是在外觀、大小、收費上有所差別,但模式並沒有本質區別。

「場景」爭奪戰正展開

「來電」和「街電」的本質區別,在於「場景」的不同。以太資本高級投資經理孫菡浥認為,「場景的核心意義是搶佔設備的流量入口,共享充電寶的場景又區分為大場景和小場景。」

大場景指高鐵、機場、捷運,大型酒吧、商場和景點等人流量較大的開放場景;而小場景即醫院、小商超、餐廳、KTV等客流量較小的封閉場景。「來電」一開始切入的是「大場景」,而「街電」搶佔的是「小場景」。

孫菡浥分析,從布放門檻來說,小場景的布放相對容易,由此帶來的競爭態勢也會快速陷入白熱化,伴隨幾個主要玩家的集中發力,小場景會在短期內廝殺成一片紅海。

袁炳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強調,大場景的布放需要與企業端客戶進行難度較高的合作洽談,且一般會簽署3~5年的合同,因此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和進入壁壘。無論是大場景還是小場景,都是「來電」要布局的入口。

各家「明爭」的火藥味愈發濃烈。「來電」透露,其目標是兩年之內鋪設10萬台大機櫃、50萬~80萬台小機櫃。據媒體報道稱,「小電」在近期融資后曾宣布今年將在全國鋪設360萬台共享充電寶,而「Hi電」則計劃今年在全國鋪設1000萬台共享充電寶。

投資價值仍待觀察

袁炳松坦言,共享充電寶目前的盈利模式並不清晰,儘管有廣告、數據線、超時收費等收入,但整體還是很難賺錢的,「失敗了就當作公益唄」。巧合的是,這句話摩拜腳踏車創始人胡瑋煒也說過。

由於無法快速盈利,一些行業公司以給商戶「補貼」的方式來搶佔市場。袁炳松認為,在當前備受資本熱捧的情況之下,「價格戰」恐怕不可避免,「我們已經做好打一場惡戰的準備」。

「共享充電寶」如此火熱,與資本的助推密切相關。聯想創投執行董事顧正斌就談道:「如果不是資本進入,我們很可能不會如此早地討論共享充電寶。資本的力量在創業中逐漸大過模式、技術創新本身,這是一件比充電寶租賃更大的事。」

松禾資本業務合伙人張海春對記者表示,去年年初就考察過多個共享充電寶項目,但最終沒有出手投資。他認為:「投的意義不大,充電寶租賃為技術門檻較低、模式容易被複制。這是一門生意,但不容易做大。」

顧正斌分析,充電是剛性、高頻需求,如今線上流量枯竭,一些低成本、可快速鋪量的線下「重資產」項目反倒成了流量入口。但共享充電寶是否適合VC投資,能否形成獨角獸級別或以上的公司,仍待觀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