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欺負孤兒寡母的曹氏與司馬氏父子讓石勒瞧不起

欺負孤兒寡母的曹氏與司馬氏父子讓石勒瞧不起

欺負孤兒寡母的曹氏與司馬氏父子讓石勒瞧不起

西晉滅亡,東晉南遷,斯時正值北方五胡十六國的亂世時期,而後趙石勒,堪稱此時的亂世英雄了。石勒,字世龍,上黨武鄉(今山西榆社北)人,羯族,十六國時期後趙政權的建立者。石勒擺過地攤,當過奴隸,從戎后以「十八騎」起家,南征北戰,東伐西掠,經過近三十年的沙場拼殺,最終在夾縫中艱難地成為一代帝王,創建了後趙政權。

建平三年(公元332年)正月,石勒在大宴群臣時說,「朕若遇漢高祖,當北面事之,與韓、彭比肩;若遇光武,當並驅中原,未知鹿死誰手。大丈夫行事,宜礌礌落落,如日月皎然,終不效曹孟德、司馬仲達欺人孤兒寡婦,狐媚以取天下也」(見《資治通鑒》,《晉書》),表達了對漢高祖劉邦、光武帝劉秀的讚賞,也表達了對曹氏父子、司馬氏父子「欺人孤兒寡婦,狐媚以取天下」的不屑。

在石勒看來,打天下,建偉業,要靠真本事,應該光明磊落,真刀真槍,憑自己的實力得江山,登皇位,如果靠欺負孤兒寡婦而篡位奪權的小人行徑是不地道的,是要遭人鄙視的。

那麼,曹操、司馬懿父子是怎麼欺負孤兒寡婦,而遭到石勒鄙視的呢?

先看曹操父子欺負漢獻帝。漢獻帝劉協是漢靈帝劉宏的兒子,其母王美人由於受到劉宏的寵愛,被嫉妒心極強的何皇后鴆殺了。劉宏死後,劉協小小年紀就成了孤兒。曹操掌權后,挾天子以令諸侯,把十六歲的傀儡皇帝劉協玩弄於鼓掌之間。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曹操殺掉已有身孕的董貴妃;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曹操逼伏皇后氏自縊,其所生二位皇子亦被鴆殺,把劉協搞得家破人亡。後來,曹操將自己的三個女兒嫁給劉協,有搞好關係的意思,也有監視劉協的意思。曹操死後,其子曹丕想當皇帝,代漢建魏。為堵住悠悠之口,曹丕先派人製造「魏當代漢,見於圖緯」的輿論,接著授意劉協效仿堯舜禪讓,經過「三上書辭讓」(《資治通鑒》),才惺惺作態地即位。曹操父子算是把孤兒劉協欺負到了家。

司馬懿父子欺負孤兒寡婦的手段比曹操父子更甚。魏明帝曹叡死後,其養子曹芳即位,年僅八歲,曹爽和司馬懿輔政。正始十年(公元249年),司馬懿發動兵變,控制了曹睿的遺孀郭太后,奪取了軍權。司馬懿死後,司馬師先是殺死了曹芳的張皇后,接著以「失德」為由廢掉了魏主曹芳,準備另立曹據為皇帝。可曹據按照輩份還是郭太后的叔輩,這麼一來,郭太后的老臉該往哪裡放呢?明擺著司馬師欺負郭太后。幸虧司馬孚從中調和,司馬師才另立曹髦為帝。曹髦登基時年僅十四歲,哪裡斗得過司馬氏兄弟。為防後院起火,二人每次領兵遠征,必挾持曹髦同往,如司馬師在征討毌丘儉、文欽反叛時,讓司馬昭坐鎮洛陽,自己「奉天子征」(《世語》);司馬昭在平定諸葛誕反叛時,索性挾持曹髦和郭太后一同前往,還逼著曹髦下詔「今宜皇太后與朕暫共臨戎,速定醜虜」(《三國志》)。讓皇帝御駕親征還說的過去,可是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寡婦出征,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而且在歷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虧司馬昭真能想得出來、做得出來。後來,司馬昭看到曹髦不是個省油的燈,和自己對著干,於是趁曹髦行動時派人將其殺死,另立曹奐為皇帝。司馬昭死後,司馬炎「皆仿魏初故事」(《資治通鑒》),又依據葫蘆畫瓢,效仿曹丕對付漢獻帝劉協的伎倆,廢掉了曹奐,篡奪了魏國的江山。曹操的後輩讓司馬懿父子欺負得可不輕!《三國志》作者陳壽稱,「司馬氏當魏室未衰,乘機竊權,廢一帝、弒一帝而奪其位,比之於操,其功罪不可同日語矣!」

《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對曹操、司馬懿父子的這種卑鄙、醜惡行徑也有精闢的詩句表述:「昔日曹瞞相漢時,欺他寡婦與孤兒。誰知四十餘年後,寡婦孤兒亦被欺。」

按當時的實力,曹操父子、司馬懿父子如要篡位,可以說易如反掌,乾脆把皇帝殺了或廢了,改朝換代、另立江山不就得了。即使這種廢君篡位的手段殘忍些,但總不失英雄氣概和大丈夫所為。可是曹操、司馬懿父子卻像貓玩老鼠一樣玩皇帝、玩太后,欺負孤兒寡婦」,總是喜歡玩膩了、欺負夠了再下手、再吃掉。這種欺負孤兒寡婦的下三濫的手段,決非男子漢大丈夫之所為,而與卑鄙下流的小人行徑無二,難怪石勒會瞧不起曹操、司馬懿父子。

除了鄙視曹氏與司馬氏父子,竊以為,石勒此語還有別的意思。當時,石勒已立兒子石弘為太子,而侄子石虎自認為戰功卓著,對石弘坐享其成很不滿,於是口出怨言,揚言等石勒死後要殺掉石弘。石勒此時說這話,有借古諷今之意,明擺著是說給石虎聽的,是要警告石虎不要學曹氏與司馬氏父子。

正如大臣們所密奏的「中山王勇悍權略,群臣莫及……陛下在,自當無它,恐非少主之臣也」(《資治通鑒》)的那樣,石勒一死,石虎就開始對石弘動粗。石虎先是「劫太子弘使臨軒」, 用武力劫持石弘即位,並掌握了後趙實權,讓石弘成為傀儡,次年便以「昏昧愚暗,處喪無禮,不可以君臨萬國,奉承宗廟」(《十六國春秋》)為由廢黜石弘,並幽禁石弘及其生母等人。建武元年(公元335年)正月,石虎索性將石弘及其生母殺害,並將毒手伸向了石弘的諸位弟弟,「乃殺大雅及其母程氏,並大雅諸弟」(《魏書》)。

石勒既已看到漢魏皇帝留下孤兒寡母會遭權臣欺負,也察覺到了石虎的狼子野心,但在安排後事上卻不夠周全,沒有除掉潛在的隱患,結果養虎為患,石虎真得成了像曹氏與司馬氏父子那樣欺負孤兒寡母的人。對此,《晉書》這樣評價石勒,「托授非所,貽厥無謀,身隕嗣滅,業歸攜養,斯乃知人之暗焉」。石虎欺負孤兒寡母,唯一與曹氏與司馬氏父子不同的是,他沒玩什麼「狐媚以取天下」的把戲,沒接收石弘的禪讓,而是直接將其廢殺了。

(本篇完)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