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基金子公司第一案始末:驚險追款48小時 犯罪人終獲刑

基金子公司第一案始末:驚險追款48小時 犯罪人終獲刑

由於金融機構的及時報案,被詐騙的10億元成功追回。如何防範?金融機構需要進一步加強風險管理工作,建立專業、完善的風控、合規體系

日前,自報案起歷時兩年多的基金子公司第一案在上海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審判,兩名被告深圳吾思基金負責人李志剛和雲南楚雄地產開發商李銳鋒因合同詐騙罪,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並處罰金500萬元和十年有期徒刑並處罰金300萬元。

而依照刑法關於合同詐騙相關法條規定,無期徒刑對私募基金管理人李志剛來說無疑於「頂格」的刑罰。案件的定性判決消散了市場先前對交易的種種猜測和疑雲,也為報案機構諾亞控股有限公司(下稱「諾亞財富」)和萬家共贏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萬家共贏」)帶來了曙光。

據《投資者報》記者獨家了解,本著追查到底的原則,萬家共贏對深圳吾思基金等相關涉案單位已提起民事訴訟。而隨著萬家共贏景泰基金一號至四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下合稱「景泰計劃」)風險事件所涉的刑事案件終審的審結,相關民事訴訟程序也即將恢復。

作為基金子公司短短髮展歷程中標誌性的風險事件,景泰計劃的報案結果成為市場關注的熱點,多家媒體先前對犯罪分子犯案過程的描述也較為詳盡,但除了獲悉報案,很少有人知道與案子相關的金融機構在這當中都經歷了什麼?在本次刑事案結案后,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也接受了《投資者報》記者的獨家採訪。

為什麼會被騙?

「相關產品投資人利益已經得以維護,投資人均無異議;詳細情況已報備證監會。」採訪中,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向記者表示景泰事件在雙方的共同努力下,已得到妥善解決。

可是,「為什麼會被騙?」成為近1000個日夜裡縈繞在景泰計劃發行方萬家共贏和銷售方諾亞財富頭頂上一塊揮之不散的烏雲。作為經證監會批准成立的萬家基金子公司,萬家共贏是國內首家由公募基金和第三方專業理財機構聯合設立的資產管理公司,註冊資本6000萬元。而作為紐交所上市公司,諾亞財富不僅手持證監會與香港證監會業務發展相關金融牌照與資格,還在海外擁有信託牌照與公司,2016年,產品募集量和資產管理規模雙雙突破1000億元人民幣。

相比之下,李志剛控制的深圳吾思基金僅是一家2012年成立,2014年6月才獲私募基金管理人備案登記的小公司,註冊資本1億元也只是認繳而非實繳。而李銳峰所控制的楚雄佳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佳泰地產」)和楚雄潤泰置業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下稱「潤泰置業」)在工商登記中的股東及出資信息中也只是吾思中央公園一期、二期和三期的基金,且從企業信息公示系統看,這些信息在2014年事發前幾月不停地發生變更,潤泰置業的實收資本由1000萬變成了零,而查看詳情可見佳泰地產2015年所獲的當地開發資質也只有四級。

看似天壤之別的實力懸殊,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卻被被告方聯手詐騙了近10億元資金,這看起來不可思議,但在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看來,他們一直認為打交道的對手是銀行,而資金的用途是購買有確定現金迴流的銀行資產包。

二李以小博大的要點在於手持與銀行雲南省分行簽訂的基於住房按揭過橋貸款的收益權轉讓協議。「一般住房按揭貸款的發放有一個流程和時間,在此期間內企業若急需用錢,可藉此找其他金融機構做一筆臨時或短期的借款,待按揭貸款下來后,銀行在封閉運行的情況下把錢發給開發商,再轉回借款賬戶。」在北京、深圳的採訪中,多位信託和銀行人士表示,此類產品模式本身沒有問題,市面類似的產品也很多,包括現在交易所發行的ABS(資產證券化的簡稱)中也有以購房按揭貸款收益權為基礎資產的,但如果產品本身虛構或存有蓄意欺詐行為則另當別論。

據悉,李志剛拿著與銀行的這份合作協議在市場尋找資金,並最終敲定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但該項目後來也被銀行總行和監管部門注意到,銀行總行要求雲南省分行重新審批再報批,後者於6月10日暫停了與李志剛方面的合作。

遺憾的是,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方面卻沒有接收到相關的通知。6月17日,中行雲南省分行個人金融部正式向景泰一期發函告知合作協議暫停,而在此之前,打款已經開始,資金由萬家共贏景泰計劃的賬戶轉向李志剛實際控制的景泰一期,遺憾的是,李志剛不僅沒有第一時間告知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協議暫停的事情,而且急切催促萬家共贏至完成最後一筆打款。

6月18日資金全部到賬后,6月19日,李志剛安排財務人員,將3.36億元划入潤泰置業銀行賬戶用於吾思一、二、三期的還本付息;又將5.9億元划入吾思十八期,準備提前歸還金元百利募集的資管計劃本息。另有290萬元划入李志剛控制的銀行賬戶作為顧問費,1455萬元划入景泰基金用於支付管理費,1277萬元打給萬家共贏作為預分配款。

本應多方監管的賬戶卻在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不知情的情況下以各種形式被支付出去。發現后的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第一時間報警立案,隨後景泰事件進入法律程序。

驚險追款48小時

「你為什麼要報案?1年後產品才到期,到時候我不就還你了嗎!」據知情人士介紹,當李志剛在上海被警方控制后,仍不敢相信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會報案,畢竟金融機構自爆被騙,這事關聲譽,而李志剛賭的也是兩家不敢公開。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李志剛畢業於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先後就職於招商局集團、招商地產、上海柏森投資和中融信託。而即便是在與他打過交道的人的眼中,李志剛也是一位思維縝密、具有較高智商和文化水平的高才生。

「上海的公安辦事非常講證據,如果沒有充足證據到了時間就要放人。」周末報案調查並控制嫌疑人,周一完成涉案贓款凍結工作,回首驚險追款的48小時內,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應急小組裡的每個人至今心有餘悸,「我們自己對事情發生的過程很清晰,但是公安部門要的證據和我們想象的不一樣,例如公安需要一個能夠證明李志剛犯案是『事前有預謀的』的證據,當時的時間非常緊,這決定48小時后是否能繼續控制嫌疑人,也事關投資人的資金能否被追回。」

「追款,查封,沿著打款路徑一路封下去。」據內部人士介紹,事發當天,萬家共贏緊急成立應急工作小組,在報案的同時,第一時間向各股東、監管部門彙報,股東也第一時間飛到北京向證監會彙報,「總經理和團隊六天六夜沒合眼,後續的處理過程也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困難,好在現在終於判了!」報案和追款的過程在萬家共贏創始員工的眼裡至今歷歷在目。

據悉,由於報案及時、追繳到位,被騙取的9.5億元,有1億元當時就被追回,近6億元凍結在吾思十八期的賬戶上。「在公安的支持下,被查封的贓款也很快退回了。」上述人士說。

「由於涉案金額大,案情複雜,從立案偵查、提起公訴、法院一審、二審,歷時兩年多也是比較正常的情況。尤其金融類刑事案件,罪與非罪的界限比較模糊,對偵查、取證的要求也比較高。」 資深金融律師、金誠同達(上海)律所高級合伙人許海波對《投資者報》記者說。

繼續追究民事責任

「按司法程序,先刑事後民事,刑事終判日前剛結束,民事訴訟已開始啟動。」據記者了解,隨著刑事案件終審的審結,萬家共贏對深圳吾思基金等相關涉案單位的民事訴訟也已恢復。

毋庸置疑,深圳吾思基金等相關涉案機構和人的行為對萬家共贏同樣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和相關成本的增加。「萬家共贏發起民事訴訟很正常,刑事是公安在辦案,公安辦案順著贓款路徑調查、凍結和查封,但不能動與贓款無關的資產以及犯罪嫌疑人的個人財產,而民事起訴時要繼續追討相關責任主體和責任人的民事責任,賠償損失。」華南的一位基金法律人士解釋道。

而李志剛實際上通過借新還舊和類似的行為已聚集起巨額的財富。據悉,李銳峰通過李志剛融資成本也高得驚人。僅吾思一、二、三期募集的資金支付給李志剛的顧問費用就近4000萬元,2億元用于歸還各類借款本息,實際投入中央公園項目的不到1億元。而吾思十八期的4.9億元到賬之後,又以各種名目支付給李志剛近7000萬元,支付前期借款本息3.4億元,實際投入寶華寺項目的不到1億元。

受風險事件的影響,萬家共贏2014年8月受到了監管部門的點名批評,並被採取責令整改、暫不受理公司業務備案等監管措施。

據知情人士陳述,鎖定諾亞財富和萬家共贏的李志剛在犯案之前已經過縝密計劃,「通過離婚轉移了資產,避免案發後自身資產受到損失,甚至還聘請雲南一家律所為其出具了法律意見書,專門論證其詐騙行為的合法性,企圖逃避法律責任。」

「李志剛一賭諾亞財富和萬家共贏不敢報案,二賭這是民事糾紛,不會追究刑事責任。如果金融機構擔心聲譽不敢報案,私下談條件是李志剛最樂觀的想法,但藏著捂著到最後就是扯不清的民事關係,畢竟作為當事方也默認了他的這種胡來的行為。」 據知情人士透露,李志剛在羈押期間仍在鑽研《刑法》,尋求減輕、逃避刑責的途徑。

「我們平日所見的金融詐騙案往往到爆發時已損失巨大或很難控制,金融資產難以追回,考慮金融事件多數會造成群體性的連鎖反響,如果金額不是如此巨大,性質不是如此惡劣,金融機構對是否報案可能會審慎再審慎,甚至有些時候會過於隱忍和軟弱,犯罪分子其實也是抓住了多數機構藏著掖著的心理。」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資深信託人士表示,是否報案一般當事各家會根據具體情況再去權衡,如果人關起來,錢也得不到追償其實是兩敗俱傷。

嚴懲以警示後來人

然而,不論是犯罪分子的作案心理和犯罪設計,還是金融機構的交易過程和後續處理,基金子公司第一案的結案留給行業更多的是深思與警醒。

「是前期盡調沒做好嗎?」面對本報記者的質疑,諾亞財富介紹公司風控流程:首先是產品部門不同項目經理的產品進行PK,優秀項目進部門立項會,通過立項會的產品進入評審會,相關資料與項目經理由相關部門評審,通過後進入集團風控會。風控會議每個禮拜一下午2點雷打不動,七委員一票否決權。

「每個項目一定有盡職調查,在景泰這個項目上,我們也不例外,每個產品項目團隊必須進行盡調,隨後會抽樣聘請第三方律師團隊進行獨立盡調。對首次合作產品供應商,會有第三方律師獨立盡調,景泰項目即屬於此類。」諾亞財富負責人表示,如此防範周密,但仍無法避免人為的精心設計的騙局。

「很難防範,制度在那,人有故意是最有問題的,主觀行為就是欺詐。」道德的不確定成為多位受訪人士口中金融鏈條里最難防範的死結,畢竟所涉機構,還有機構里的人。

如何痛定思痛?「事件發生后,公司進一步加強風險管理工作,建立了專業、完善的風控、合規體系,特別是收緊了房地產項目融資業務,並逐步淡出了非標債權業務。同時,積極推進業務轉型,重點發展資產證券化業務和證券投資業務。以業務方向調整為抓手,成立至今,已與百餘家銀行等金融機構展開深入合作,目前公司整體經營狀況穩定,所管理項目運行良好。」萬家共贏相關負責人表示。

據悉,被暫停新業務后,萬家共贏經過三個月整改、提交整改報告,后通過監管部門檢查也恢復了備案並決定轉型。

在案發至今,兩年多的浴火重生中,萬家共贏總經理伏愛國告訴《投資者報》記者最深的感觸就是「要有一顆堅強的心」。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2月底,以資產證券化業務為突破口,萬家共贏公開掛牌的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規模達168.098億元。在基金子公司中名列第2位,在全部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中排名第10位。

「二李及其控制的涉案基金單位為填補自己的不可逆之『債』,虛設『接力寶』項目,設法利用銀行平台,騙取被害單位信任及投資金額高達9.699億元,該案從立案、起訴直至判決,不僅給金融從業者提個醒,必須牢牢守住『八條底線』,突破界限必定承擔法律責任,同時也給投資者提個醒,投資需謹慎,入市有風險。」一位司法界人士在自己的朋友圈提到。■

記者手記:

這個案子引人發醒的內容還有很多,是過度迷信權威?還是防不勝防?縱然,即便是金融機構也難逃精心設計、有預謀有接應的騙局,但市場就是這樣變幻莫測,大家默認在千絲萬縷的設計和關係之中金融有其無奈之處,即便是目前看來較為完備的防範工作。

如果沒有確鑿的證據和詳實的資料,相信警方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立案破案並進入司法程序,這當中或許還有我們看不到的很強的博弈,畢竟萬家共贏和諾亞財富只是最後一站,而非最初,可能李志剛也想不到嫻熟的操作與充分的實戰經驗在這兩家較真的機構面前犯了「怵」,而它的重判是給到整個鏈條裡面所有機構和人最大的教訓和警醒!

可是,是誰給李志剛們這樣操作的能力和信心的呢?李志剛又是如何成為李志剛的呢?立場不同,大家對李志剛的看法也不同,採訪中,即便是被他騙的人對他這樣的教育背景做出這樣的事情仍感到很惋惜,如此高智商高背景的李志剛聰明反被聰明誤,結局對所有涉事機構和人都是沉重的!這些年我們看到了太多太多,「蘿蔔章」隨手可見,儲戶存款會不翼而飛,機構之間扯皮不斷,內神通外鬼屢見不鮮,借新還舊早都不是什麼新鮮事了,還有那麼多不了了之……雪球越滾越大,窟窿越補越難補,是否會爆只是時間問題。是時代變了嗎?還是當初立志做金融的我們變了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