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太偶然?一艘輪船的擱淺,竟然導致了大清帝國徹底崩盤

太偶然?一艘輪船的擱淺,竟然導致了大清帝國徹底崩盤

在回顧一些重大的歷史事件時,我們往往發現,一件改變甚至世界歷史的大事件,有時候通過是一些極其偶然的事件引起的。

比如我們熟悉的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是因為斐迪南大公在薩拉熱窩遇刺事件,

還比如吳三桂原本是準備歸順李自成不料李自成手下大將劉宗敏睡了自己的女人陳圓圓。

我們都無法去判斷如果沒有這些偶然事件的發生,會不會有接下來的那些歷史大事件的發生。

同樣,104年前,在四川,有一宗今天看起來極其微小的事件,同樣改變了歷史的命運。

104年前發生的歷史大事件實在是太多,所以今天的史學家和歷史看客們在回顧1911辛亥年時很少有人去關注這件極其微小的事件。

這是什麼事呢?

確實不是一件大事,當時四川官商合辦的川江輪船公司通行重慶至宜昌的唯一一艘客運輪船蜀通號輪船在忠縣意外擱淺了。

川江是指從湖北宜昌到重慶宜賓之間的水道,全長1050公里,是四川與外界溝通運輸最重要的水道,自古都以木船運輸為主,到清末,川運開始了現代化進程,1898年英國人利德駕駛利川號輪船成功由宜昌到重慶,最初川江航運全由外國輪船壟斷,後來經過四川官方和川籍民族資本家們的努力,終於在1908年成立了官商合辦的輪船公司川江輪船公司。

如果看官們想更多了解這段歷史,夜狼建議大家可以看看重慶作協副主席王雨先生的長篇小說《開埠》。

川江公司成立伊始,萬事開頭難財力有限,只購置了一艘輪船,即蜀通輪。

蜀通輪每月往返宜賓重慶兩次,坐蜀通輪從湖北到四川,只需要65小時,而在川江輪運未開展之前,從湖北宜賓到重慶,無論水路陸路最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1911年,大清帝國山雨欲來風滿樓,而全國上下鬧得最凶的,是四川人的保路運動席捲全省,四川總督趙爾豐雖是名能吏,但也直呼吃不消,於是請求湖北的新軍入川支援。清政府也意識到四川保路運動這場火燒大了,於是命督辦粵漢川漢鐵路大臣端方率鄂省新軍精銳——湖北陸軍步隊第十六協第三十一標全標(團)及三十二標之第一營(缺兩隊)官佐,共約二千兵力,於1911年9月15日起程武漢,入川救火。

但就在端方率兵入川的關鍵時刻,蜀通輪擱淺了,走不了。用木船運兵,那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將這2000配備齊全的新軍運入川中。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端方向朝廷打報告,請求用外國輪船運兵。

這個報告很快被否決了,借外國人的輪船運兵,北京紫禁城裡的君臣們有心理陰影,1894年的那場中日甲午戰爭,就是清政府用了英國人的商號高升號運兵,日本人沒給英國人面子不說,事後還聯合起來訛大清帝國的銀子,再加上八國聯軍的教訓,清政府對外國人是不信任的,還是覺得需要用自己的客運輪船運兵才安全,那怕慢點也行。

清政府的決策者們沒有想到晚上半個月,四川的保路運動會就把大清帝國的天給捅漏了。

最後,瑞方率領的二千新軍精銳只能通過老辦法坐木船入川鎮壓保路運動,二千人馬9月15日啟程,結果10月13日才到了重慶。花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

這一個月,足以讓四川的保路運動更為星火燎原,更重要的是也給了武漢的革命黨人足夠的時間空間,在兵力空虛的武昌組織領導了後來的武昌起義,敲響了大清王朝的葬鍾。

如果當時沒有這蜀輪通的擱淺,湖北新軍迅速入川到位,或是武昌起義后湖北的新軍又能迅速的回位(有無可能就不用勞北洋袁世凱的大駕),歷史的車輪會是另一番怎樣的轉動呢?

《憑欄觀史》特約撰稿人:夜狼/文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