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人民幣保衛戰勝利,美元霸主位置被人民幣攻破!

人民幣保衛戰勝利,美元霸主位置被人民幣攻破!

此前,國際範圍內用人民幣結算的還是「少數」。業內人士稱,一類是外匯儲備不夠,所以想選擇人民幣作為替代美元的結算方式,另一類是資本市場不開放或者半開放,由於自己國家的限制,所以只認定某一種貨幣,比如以前傳統的俄語國家第一結匯的是盧布。

「現在有了SDR這麼一張 門票 之後,可能不需要政府,只需要企業和對方企業約定好用哪一種貨幣作為投資的結算,這種約定背後有國際經濟組織這樣一個超國家的准入制度。」這將給類似航企、油企這樣的大型對外結算帶來便利。

對於經濟的「內憂」我們要徹底認清當前的形勢,不能過度放縱對某些領域肆意加槓桿的行為,逐步有效地清算才是解除危機的關鍵。而對於經濟的「外患」,我們更要認真分析導致人民幣貶值和資本外流的根本原因,從當前自身經濟的發展態勢探究背後的真理。我們知道,由於當前經濟的逆轉,美聯儲的第二次加息和川普大搞製造業迴流導致美元的強勢回歸,人民幣匯改之後新定價公式的影響,多方面造成人民幣兌換美元的貶值,而對於這些恐慌因素貨幣管理部門常常採取短期的應急手段,這樣的做法只會治標不治本,造成的結果就是並不能在短期內改變貶值預期和趨勢。所以人民幣貶值是2017經濟必須解決的一大難題。

我們知道三十年前沙烏地自從石油貿易中全部採用美元結算以後,結算貨幣一直未變。 沙烏地和阿聯酋是海灣產油國的首腦,在他們的帶領下,未來會有更多中東產油國使用人民幣結算石油。這代表著三十年來,美元在中東石油結算核心地位的不滅金身被人民幣攻破。

我們再回到剛開始討論的話題,關於「外患」中資本外流這一關鍵性的甚至可以引發系統性風險的重大問題,這一點正如許多專家老師所說,資本外逃的本質對經濟的信心不足。所以它反映的是綜合信心指數,我們不能只是單單關注外逃的資本,更需要認清的是一些可以創造價值的高端人才也隨之離開,帶走的是希望和未來。也可以說2017年能否有效遏制和解決資本加速外流的難題就是我們能否打贏經濟攻堅戰的關鍵。我們必須高度重視資本外流的危機,用堅決的手段予以抵制,我們也不能像往常一樣面對亟須處理的難題而臨時抱佛腳,採取一些「簡單粗暴」的限制方式,那樣只會與政策預期背道而馳,甚至陷入「為淵驅魚,為叢驅雀」的尷尬境地,所以對於資本外逃我們應該更加理智地去看待這個問題,用智慧的措施逐步去改變趨勢,為經濟的攻堅戰開闢一條嶄新的大道。

的確,從長期來看,經濟未來的發展空間依然很大,就經濟的長周期而言,經濟的上升周期遠遠沒有結束,只要我們踏踏實實地不斷深化供給側改革,的許多行業勢必會迎來更多的發展機遇,經濟也將呈現出新的繁榮景象。

作者:財經專欄作家,金融分析師,黃金分析師。

作者唯/鑫:昆少論金(KSLJ525)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