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沈玉成先生:歷史上的大喬、小喬和喬國老

沈玉成先生:歷史上的大喬、小喬和喬國老

曹操欲取江東而得二喬時,她兩人都已年過二十五。按照古人的習慣,這個年齡已經接近於「年長色衰」了。



歷史上的大喬、小喬和喬國老

沈玉成 | 文



大喬、小喬是三國時的美人。《三國演義》里寫諸葛亮說服周瑜聯合抗曹,對大喬是孫策夫人、小喬是周瑜夫人這個事實佯作不知,輕描淡寫地說,只要用一葉扁舟把二喬送給曹操,就可以化干戈為玉帛。而且還故意篡改曹植的《銅雀台賦》,硬給加上了「攬二喬於東西兮,樂朝夕而與之共」兩句。使得周瑜勃然大怒。瑜、亮見面,第一個回合周瑜就敗下陣來。

不過《三國演義》的作者在細節上出了一個漏洞。赤壁之戰發生在漢獻帝建安十三年(208)冬天,而銅雀台的竣工在建安十五年(210),曹植的這篇《登台賦》作於建安十七年(212),諸葛亮怎能未卜先知呢!

根據《三國志·周瑜傳》,二喬應該姓橋,她們嫁給孫策、周瑜的時間是建安三年或者四年,而曹操欲取江東而得二喬時,這兩位美女都已年過二十五。按照古人的習慣,這個年齡已經接近於「年長色衰」。

大喬、小喬的父親,人們都知道是喬國老。小說中此人姓喬名玄,在甘露寺劉備相親中曾經起過決定性的作用。加上馬連良先生的卓越表演,四十、五十年代的人,差不多都能哼上幾句「勸千歲殺字休出口……」

其實,喬玄應該寫作「橋玄」,實有其人,《後漢書》有傳。他字公祖,官居太尉,執掌中央政府的軍事大權,敢於打擊豪強,又善於識拔人物。曹操在20歲左右的時候見到橋玄,橋玄稱許曹操是安邦濟世之才,並且說「吾老矣,願以妻子為托」。橋玄死於漢靈帝光和六年(183),享年75歲。不消說,他不可能在死後20年再在東吳做官,為劉備做大媒和說客,讓吳國太樂呵呵地承認這門親事。他也不可能是大喬、小喬的父親。按照二喬出嫁的時間大致推算,她們出生時橋玄已70歲,這不合於常情。《後漢書》說橋玄是梁國睢陽(今河南商丘)人,而《三國志·周瑜傳》說孫策、周瑜是在攻打廬江皖縣(今安徽潛山)時「得橋公二女」的。於此可見橋玄和不知名字的橋公不是一個人。

不過,要把考據的方法強加於文學,古人謂之「膠柱鼓瑟」,今人謂之「死心眼」,總之是大殺風景。關於大喬、小喬,不但小說如此,大詩人也上過當。杜牧的《赤壁》詩:「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蘇東坡的《赤壁懷古》:「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英雄美人,歷來是詩詞中的絕好題材,兩位大作家藉此抒發思古之幽情,寄託不得志的感慨。如果同樣引經據典,對他們進行「三家村」式的考究批評,那就不僅是迂腐,而且是無聊了。

文章來源:

選自《大喬、小喬閑考》、《周瑜的丈人「喬國老」》,收入《沈玉成文存》(中華書局2006年版),感謝劉寧老師授權。

沈玉成

沈玉成(1932-1995),江蘇江陰人,1955年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1958-1969年,任中華書局編輯;1974-1980,任文物出版社《文物》雜誌編輯;1980-1995,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古典文學專家,著有《南北朝文學史》(合著)、《中古文學家叢考》(合著)、《古代文學家大辭典(先秦漢魏晉南北朝卷)》(合著)、《左傳譯文》等,從事編輯工作期間,參與《文史》雜誌的創刊、編輯,為黃仁宇《萬曆十五年》做了全面的文字潤色。

特別鳴謝

書院文化發展基金會

敦和基金會

章黃國學

有深度的大眾國學

有趣味的青春國學

有擔當的時代國學

文章原創丨版權所有丨轉發請注出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