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的sex治療師

我的sex治療師

我們不是性工作者。

——性治療師

世界上有很多奇怪的職業,我們聽過體臭檢查員、狗糧測試員、公牛精液採集員、高球潛水員、恐龍化石除塵員、陪睡師、酒店試睡員,但是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性治療師這個職業。

《親密治療》是一部真人真事改編,關於性治療、幫助殘疾人解決性需求的電影。在這裡,他們探討性愛、信陽、生死、愛情、救贖等重於泰山的主題。這部電影有點暴露,但絲毫不淫蕩、不色情,反而有點治癒溫馨的感覺。

電影的主人公,馬克六歲患上了小兒麻痹症,半身癱瘓,一輩子靠巨大的金屬呼吸器生活。身殘志堅的馬克還是拿到了伯克利大學英文專業的文憑。

38歲的馬克是一位幽默風趣的詩人兼記者,有一次出版社邀請馬克做一個「性與殘障」的主題報告。他三十多年沒有看過自己的丁丁,也沒有看過女性的裸體,更沒有過自慰等相關的性行為。馬克在採訪自己殘疾朋友的性生活時,難免有些疑惑、更多的是害羞。

在此之前,馬克請了美麗大方、細心溫柔的看護亞曼達。這個新來的看護亞曼達讓馬克燃起慾火,想用自己的雙手擁抱她,撫摸她,親吻她。

馬克認識到自己也有性需求,所以他找了一位性治療師——謝爾。

性治療師,不是妓女

性治療師(sex therapist)會和馬克進行性輔導治療,會進行性行為,來幫助馬克解決性需求,解答性的疑惑,感受性的美好。

謝爾是一個美麗、性感、溫柔又極度保護自己隱私的性治療師,不在治療時間,不會和自己的病人見面。而且她的工作得到自己丈夫的支持與理解,也會和病人馬克表明自己的身份與態度。

性治療,雖然是性交,但不是娼妓,不是一種賣淫行為。

性治療師與妓女的區別是:妓女希望你們再度惠顧,但性治療師不會,她們幫助性殘障人士了解自己的性慾,以便於和自己的愛人或者情人分享。性治療師要解決的有關性的困惑,來自於病人的身心,或者其特殊經歷的性障礙,從而輔導病人如何正確地和自己的性慾相處。

除了性治療師(sex therapist)一詞,還可以用性代理人(sex surrogate),即性障礙治療的替身,等於又是教練又是陪練。而且,性治療師只能和患者治療6次。

什麼是性治療?

性治療的過程有點露骨,但不會讓人想歪反顯真誠。

開始治療的時候,謝爾非常熟練地脫掉自己和馬克的衣服,馬克有點羞赧。作為專業的性治療師,謝爾總是很有耐心地幫助馬克感知自己的性器官,性感受。從撫摸開始,讓馬克說出自己的感受,再慢慢進入高潮部分。

在最後一次治療時,謝爾搬了一面大鏡子照著馬克癱瘓萎縮多年的裸體,一字一句堅定又清晰地說:「馬克,這就是你的身體,是上帝為你創造的身體,沒有什麼是值得羞恥的。

馬克克服自己的缺陷,控制自己的呼吸,對性能力的焦慮漸漸褪去,進行的許多性行為都不太困難。

成功性交,成功破處,馬克很快就把自己的感情移在自己的性治療師謝爾身上,把她當成全能的女性,是媽媽、妹妹、知己、情人。

性,過後是愛。

他們談論愛情,戀人們會寫詩,會上床,會吵架,兜兜轉轉,不是分開就是複合。謝爾鼓勵馬克去追求自己的愛情,馬克也遇到了喜歡自己、自己喜歡的女生。

這部電影,溫柔地跟我們談論殘疾、性愛、人性、生死,這些重大而深沉的人生議題,卻不顯沉重,也沒有輕佻。文藝而又簡單,舒服直白。人生有限,像馬克那樣敢於去面對自己的慾望的殘疾人實屬不多。我們要如何直面自己的人生,擁有更好的自己,這是這部片給我留下的一個深刻疑問。

這部電影,也刷新了我的世界觀。性治療師,一種類似心理醫生的職業,在乃至全世界的的行業狀況是怎麼樣的呢?

性治療師的現狀

在台灣,有一家名叫「手天使」的公益組織,他們是性義工,用雙手專門給重障者提供性服務。

性義工的手合照

在日本,也早有像「手天使」一樣的公益組織,叫做「白手套」,為有性需求的殘障人士提供非侵入式性服務。

在英國美國,也提供各樣包括性教育在內的健康服務,不過是收費的。這些服務全部建立在合法的範圍內,並不構成賣淫嫖娼。美國性教育諮詢治療協會註冊的專業性治療師已接近3萬人。

在荷蘭,國家衛生系統為殘疾人提供了一筆贈款計劃,可以用於支付每年12次的性服務消費。

在,這個職業也悄然興起,但暫未獲勞動、衛生部門認可,缺少行業標準規範。

提起性,人大概都是滿臉赤紅,閉口不談。在古代的道德倫理觀念里,性是一個相當隱秘的話題,有關性的書籍、字畫都被掩蓋在人們的道貌岸然之下。性治療師,卻將人難以啟齒的性事放到檯面之上,當做自己的本職。

有一位叫西蒙的性治療師,因為曾經被性問題所困擾,才決定從事這個職業。她對自己的工作感到滿意與自豪,認為幫助別人找到性方面的快樂,對性生活重拾信心,是一件有自豪感的工作。但她始終難以向家人或朋友啟齒自己的工作性質,在對方未取得自己完全的信任時,她都說自己是一名「瑜伽導師」。

電影當中的謝爾,當她被一位老婦人問起職業的時候,還是有所遲疑,隨便回答「我是家庭主婦」,來選擇逃避這個問題。

我們可以稱讚清潔工人的勤勞雙手給我們的城市帶來乾淨與美麗,我們也會羨慕那些酒店試睡員,睡一覺就有工資拿。

可為什麼?性治療師,可以幫助人們過上幸福的生活,但會因為牽涉到「性」,就會因「性」被誤讀、被歧視、被嘲諷。

結尾,馬克的葬禮上響起一段話:「有人說生命是半杯水,樂觀者覺得半滿,悲觀者以為半空。可誰也沒說水和空氣正好是平分杯子的啊。我杯子里的水剛好能淹過杯子底,可即便如此,也因為你們的存在,讓我獲得最大的快樂。」

希望,性治療師,為那些有性困擾的人帶來快樂,也被那些不認可的人慢慢了解、學會尊重。

- END -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