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ICKA YI | 用異次元的方式還原生命本真

ANICKA YI | 用異次元的方式還原生命本真

Anicka YI

2017年4月,古根海姆美術館為美籍韓裔藝術家Anicka Yi舉辦了最新個展「Life is cheap",這也是對她獲得2016年Hugo Boss 獎的獎勵之一。

在去年YI剛剛獲得Hugo Boss獎時,大多數人還對她和她的作品一無所知,包括在藝術界,因為她的實驗確實處於大多數人的經驗之外,非常大膽——與各領域的科學家跨界合作,她正在把嗅覺做成裝置。

YI的大多數作品往往超越了視覺,尤其與嗅覺有密切的聯繫,她用自己的創作身體力行,對人們對視覺經驗的過分依賴表示了充分的質疑

藝術專欄作家博·魯特蘭德(Beau Rutland)就曾對YI的作品評價道:你會先聞到YI的作品,然後才會看到它在牆角烹煮,或是從一邊的牆上滲出。氣味變成了一種干預,一種諸多不可預知的觸發點的匯總,它喚起你的某種感覺,而這些複雜而真實的感覺在我們已有的美學領域中往往被忽略掉了。」

《Immigrant Caucus》2017

這次在古根海姆的新展,延續了她一貫的創作思路——將感官與當下社會的現象,以及人的心理相結合,通過對觸手可及的日常事物以及各種生物(細菌、植物、動物)前所未有的組合方式,來探尋人的民族身份與政治文化的關係、高科技給人帶來的興奮與恐慌、網路時代的普遍心理之類的命題。她試圖通過被人們忽視的感官感受諸如嗅覺,來重新定位人與人、人與物、物與物之間的關係,同時也是對目前過分強調視覺感受的文化環境的一個應激性回應

來自哥倫比亞大學的一組年輕藝術家協助YI完成了這次新展,與她之前相對簡陋的作品相比,"Life is cheap"的科技含量明顯增加,但同樣需要調動你所有感官和思想去理解。

《Lifestyle Wars》局部

在展廳入口處,一個被命名為《 移民組織 》(Immigrant Caucus)的組合裝置被「隨意」地擺放在地板上,三個噴霧式銀色金屬瓶靜止地立在那兒,不斷釋放出某種獨特的味道,而在它旁邊的標籤上標註著「亞洲女性和木螞蟻的氣味」。

不論是直接還是間接,螞蟻應該是此展覽中最頻繁出現的元素和線索。整個展廳像是一個與螞蟻有關的小型博物館或者高科技蟻巢,而且作品與作品之間隱秘的聯繫都在靠「螞蟻」維繫。

不特別留意的話,觀眾們也許很難發現,《移民組織》的氣味其實被注入到了另一件裝置《生活方式的戰爭》 (Lifestyle Wars)之中,而這件裝置同時還使用了活螞蟻、閃爍的路由器、人工冰塊、電線和形形色色的各類模型。在另一邊,YI製造了一個巨大的電路板模型掛在牆上,螞蟻群在沿著電路四處遊走。

《Force Majeure》 2017

細菌是展覽中的另一個重要命題,《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是一個封閉的房間,陳設簡單,只有兩把椅子,從牆壁,地面到椅子的表面都布滿了YI從韓國城和城裡搜集來的黴菌,在生物學家提前設好的冷藏系統里,它們可以不斷地蔓延生長,包括你在參觀展覽的時候。

如同在《移民組織》中,無法直接領會易所製造的特殊氣味和「亞洲女性」與「木螞蟻」之間的關係一樣,她的其他創作從一般的角度來看也是晦澀的。

《Sister》 2011

諸如《姐妹》(Sister),如果想要對它有一個的準確、完整的了解,需要將它置於一個陌生的環境中,從純粹的視覺中超脫出來,才能激發出你真實的想法和豐富的情緒。事實上,YI最擅長的並不是表現嗅覺,而是給嗅覺和材料賦以心理、政治和文化內核,並且通過她的作品扭轉和顛覆人們對現實世界的固有的僵化認知。用油炸過的鮮花來展現一件富有質感的「觸覺」裝置,又很難真的去觸碰它——YI在每一支花的頸部都塗抹了雞蛋麵糊和麵包屑,然後把它們放在鍋里進行油炸。

「我想讓這一簡單粗暴的過程變得微妙,展示出材質的易碎性以及形態轉化的過程,並儘可能地表現它從新鮮到腐敗再到完全變質的整個流程。」易解釋說,「增加表面麵糊的量,會讓花束有種輕飄感,鮮花本身含有自然,美麗,純潔的意味,但它們需要被弄『亂』,使之呈現出其它的品質,從而解釋它們純潔、美麗同時又易逝、衰減的問題。」

Escape From The Shade 3, 2016

在幾次訪談中,YI本人都曾經解釋過其實她生活中沒有任何烹飪經驗,但對於富有挑戰性的前衛技術卻有著很高的熱情。在她看來,油炸手法是一種味覺實現的基礎形式,其中包括了其他許多迷人的材料屬性——質感、觸感、氣味、聲音、溫度,還有疼痛和脆裂,過程簡單粗暴,卻有著強烈的戲劇性。人們會用72個小時的過程將食物真空密封製作起來,通過特定的技術來實現預想的「限定」味道,同樣,人們也常常會被某些精心設計或者隨機的味道所吸引。

Search Image》2016

哪一種味道是顯得和當下的空間格格不入的?觀眾又如何用感官來評價這些氣味?這些話題對她來說,都格外地具有深意。

因為材料之間組合的奇異性,人們往往會誤以為YI在做素材選擇的時候,是經過了特別的考量,但她其實更在意的是物質本身的美學屬性,以及語言與社會中的事物、視覺表達之間的三角關係。在《一條光輝道路上的凸突雙型撥號器》(Convex Doub le Dialer of a Shining Path)中,她將過期奶粉、抗抑鬱葯、棕櫚樹精油、海虱、TEVA橡膠粉末、韓國熱粘土,進水的Swatch手錶,這些東西一起放在電燃器里,以表現來自不同地域和時間的向量。所有看似毫不相干的元素又混合在一起,最後塑造出一種別具意味的情境。

Convox Dialer Double Distance Of A Shining Path》2 2011

「我很喜歡這種狀態,當這些貌似沒有絲毫聯繫的東西匯聚在一起,它們會變得樸實而廣博。我的作品由語言來構建,語言則代表了某些元素。舉例而言,在我的一個裝置中,一個大的金屬碗盛著味精——『你應該選我,因為我在你的名單上留了一個吻』——為什麼要選擇味精?味精可能永遠只是一粒粉末,但它也可以是別的東西,它究竟意味著什麼,則取決於如何構建這個語言,這裡沒有唯一的答案。我當然可以選用味精作為材料,因為在我工作室樓下就能買到,還有一點理由是,它是一種亞洲很常見的廚房作料。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物質本身的美學屬性。我將『Shining Path』用作標題,也是因為我在考慮時空,抹掉過去,讓未來更加順其自然。」 YI對自己的創作意圖這樣解釋道。

Our Brand Is Crisis, 2016

而業界對於她,曾授予YI2016年最佳藝術家獎項的Hugo Boss委員會評價她:「她在拓展人類視覺藝術之外的感知經驗上,體現出了獨特的勇氣和耐力。」

與其他大部分藝術家不同,易的每一次材料和創作過程都是不可預測的,也是不可控的,因為她經常被容易消逝的材料所吸引,這些材料的特性使得對於如何長久地展示和保存面臨嚴峻的挑戰。在進行嫁接、浸漬、烹調的過程中,製作者受傷的概率也很高。但是易並不打算因此終止自己的實驗,而是希望擁有更豐富、多樣化的表現語言。為了求證某一個結果,她會不斷地重複實驗,直到材料被準確地感知。

《Fever and pear 》2014

在一次採訪中,易提到:后啟示性的科幻小說是她藝術創作過程中重要的靈感來源,她的作品也往往因此被冠以「世界末日崇拜」的標籤,實際上,她的作品是極具延展性的,不僅涉及到生物學、醫學、經濟學等學科,還與人類的情感和感官密切相連,正是通過這些開拓性的前衛實驗,安妮卡·易闡釋了「味道」與眾不同的概念,也拓展了人類認識生命的邊界。

該視頻來源於古根海姆博物館

Video courtesy of Solom R. Guggenheim Museum

《庫藝術》十年抽象研究文獻圖書現正火熱發售中

  • 十年積累,涵蓋批評家與藝術家抽象文獻內容

  • 300多頁特種紙全彩印刷,帶來極佳閱讀感受

  • 內頁含影像內容,通過掃碼觀看藝術家現場訪談

  • 購買可得「以抽象的名義」青年藝術家作品畫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